四強首回合局勢極差的原因 壓迫出錯?

紙上談兵工廠 於 01/05/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歐霸四強首回合的賽事,阿仙奴嘗試反客為主,採取主動地在前場施壓,但在戰術細節上出現問題,反過來使自己走到接近崩潰的地步,上半場完全失勢加上下半場曾一度少踢一人,對手維拉利爾有不少入球機會下,阿仙奴有賴對手失機才能只失兩球,偷下一個重要的作客入球,就真是幸運不已。

1. 維拉利爾的破壓迫和進攻
前場防守與破壓迫是影響今場比賽走勢的關鍵,是了解一下維拉利爾的部署。主隊後場組織時,經常排出2-4的企位(參考圖一),即是左右位走前,與兩名中場平排下形成一條四人中場線,留下中堅Albioal和Pau Torres在後方,協助門將Rulli在後場分球。維拉利爾在比賽中充分表現出後場用球的信心,兩名中堅即時在對手施壓時,持球時非常冷靜,仍能交出準繩傳球予隊友,特別是Pau Torres和門將Rulli,留意到遠方隊友無人看管或佔據一個較佳的接球位置,及後就交出一記長傳,在上半場二人出色的傳球質素,為維拉利爾好好地維持控球,讓攻勢延續下去。

圖一:
中場球員Capoue、Parejo、Trigueros的分工清晰,今場早早打開記錄的Trigueros在進攻參與度較高,但也不時靠在左路協助左閘Pedraza,以及成為其中一個後場球員的傳球選擇。Capoue和Parejo主要負責中後場組織,留意二人位置經常處於「一前一後」的狀態,甚至站在同一水平線,形成一個更合適控傳的環境,減少位置重疊的情況。不得不讚Parejo今場的發揮,可謂完美地將組織梳理後,特別需留意一下,當門將或中堅在被對手逼近下,Parejo即時跑位現身,給予持球球員一個絕佳的傳球選擇,後者接球後又能順利避開對手攔截,或沒有多餘動作下,快速地把球傳到另一邊或具空擋的球員,於阿仙奴球員壓前的情況下,數次成功地把進攻節奏推快,包括第一個入球中,他在中場傳球予右閘Foyth。

以短傳組織為戰術主軸的球隊,進攻的第一階段是後場組織,第二階段就是如何攻進對手的前場位置。維拉利爾在明顯佔優的時間,Trigueros和西班牙國腳Moreno負責在阿仙奴中場身後的位置接球(Space between line,看圖二),前者不斷在該位置左右跑動,嘗試擾亂阿仙奴中場的判斷,希望吸引對手的注意,改變他們完整的防守線站位,從而露出更多的防守空間;後者亦不時後徹接球,Moreno的全面技術和能力,能成為前場的停球支點、具備出色分球能力、跑位機動性高,肯定是艾馬利在執教阿仙奴時,最渴望擁有的球員。加上右翼Chukwueze一對一的能力優秀,加上埋門冷靜的射手Alcácer,使維拉利爾的前場擁有不同特點的球員,為進攻帶來更多變化。

圖二:
2. 阿仙奴的防守問題
至於阿仙奴在上半場主動壓前,亦甚少成功破壞對手組織,關鍵在於阿迪達沒有好好針對兩閘,並讓出空間使他們有足夠時間思考,然後突破阿仙奴的中前場防守。上半場不斷重複見到的畫面,就是門將向左閘Pedraza交出長傳(如圖三),在對方準備接球時,張伯斯與對手的距離仍很遠,不足以搶下皮球或遮擋其向前傳球的路線,而在這個情景中,Pedraza往往能找到Trigueros後跑前助攻,皮球已經落到中圈線的位置,使阿仙奴的前場壓迫如同虛設。張伯斯故然有一定責任,但其實他同時守住Pedraza和Trigueros,絕不是易事,防守中場湯馬士柏亦提理應協助張伯斯,守住Trigueros並指示張伯斯放膽對Pedraza施壓。確信阿迪達在半場休息時下了指示,因張伯斯和格列沙卡在下半場變得更主動地上前攔截,避免整個壓迫執行得不夠徹底,反被對手利用中後場的空間進攻。

圖三:

與此同時,兩名中堅分別浮現一些防守問題和犯錯,賀定多次跟隨對手進攻球員到中圈,企圖破壞對手組織,但大多攔截都是失敗收場,是他在今季表現最差的比賽之一。馬里也遇有這問題,並在第二個入球需負上更大責任,這次的角球防守分成兩部分(圖四),小禁區外的球員以人盯人的形式防守,位於小禁區的馬里、賀定和格列沙卡,以區域防守的形式,分別負責把小禁區的前中後三點守好,這個失球中,或許馬里受到維拉利爾球員跑到身前,影響到他的判斷,讓出空間而沒有給予Moreno壓力,導致阿仙奴失下第二球。另外,施巴路斯單單在上半場,先後三次被Foyth用速度突破,亦逼不得已地用職業犯規擋住他,為他被罰離場埋下伏線。

圖四: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