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得來不易、比結果更重要的入球》

紙上談兵工廠 於 17/12/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如果季前阿仙奴球迷得悉,愛隊於主場跟修咸頓打成平手,可能會若無其事或為未能全取三分而感到失望,但於此時此刻,阿仙奴在這輪聯賽,於少打一人的情況下取得1分,攻入近九場的第2個入球,進攻表現又終於有起色,或許球迷們期待已久的谷底反彈快將來臨。

1) 重用勝利方程式
受到戰績差勁的壓力下,阿迪達亦逼於無奈地改變戰術,大部分時間都排出三中堅,跟過去兩個月的不同在於:泰亞尼防守時會更靠入中路,減少後上助攻及前場進攻的頻率;小將薩卡擔任翼衛,防守站位較後,進攻時間中與隊長奧巴美揚換位,在邊路、Half Space、甚至中路之間遊走,部署跟上季贏下足總盃時的一樣,只是人腳上稍有不同。
縱使這章法已被不少球隊破解,但或許修咸頓領隊哈辛赫圖沒料到阿迪達變陣,今仗客隊的右路防守有不少犯錯,首先右閘獲加彼得斯並不擅長防守,右翼禾確特跑動積極,但偶有未能提供足夠防守支援,例如阿仙奴攻入扳平的一球,禾確特在薩卡接球後是明顯地失位,對防守球員來說,從後追趕持球球員,更謂將主導權交出,若薩卡向前盤球,可以利用身體擋住禾確特的攔截,來保護皮球,同如薩卡突然急停回頭,正向前衝的禾確特無法急停轉向,只會被薩卡成功擺脫防守,而最後信心十足的薩卡突破三名球員後傳球,是入球的最大關鍵。

相對於過去幾仗傳中次數,今仗終於回復正常水平,阿仙奴只得11次,而頭鎚攻門只得一次。至少球員看似是知道如何跑動和執行指令,不像上仗般迷惘,即使在中路持球亦要刻意把球分球到邊路傳中,同時幾名進攻球員在禁區內無動於衷。
奧巴依舊利用無球走位牽引對手,他和薩卡在邊路配合較有火花,原因是二人均具有持球威脅,邊路空間有限,但偶然能夠突破過人,或傳球予Half Space/禁區附近、位置更佳的隊友,正正是泰亞尼沒有的球員特性,故泰亞尼減少上前進攻,以球員配置來說是更合理。

2) 施巴路斯的作用
這場比賽絕對是這名皇馬借將的代表作,充滿活力地滿場飛,依舊發揮中場控場能力,利用穩定傳球質素,維持球隊控球權,偶有攔截及截下對手傳球,但最滿意是他的進攻參與度和表現。
筆者曾建議讓技術更細膩,持球威脅更大的中場球員,有更多前場持球機會及跑位後上入楔,而施巴路斯在比賽的第36分鐘,跑到禁區邊緣,如一般的西班牙球員有更出色的足球智慧,留意到比比吸引兩名守衛注意,他就即時跑到守衛身後,而比比意會到後亦交出恰到好處的傳球,使施巴路斯在離門十碼左右的位置持球,造成極大防守威脅,可惜他在埋門前的處理欠冷靜,導致最終未能起腳或交出助攻。
幾分鐘後,施巴路斯決定投桃報李,找到四名修咸頓守將之間的小縫隙,傳球予在禁區內埋伏的比比,後者有足夠空擋即時選擇燙射,可惜角度不夠而被門將末收。

相信施巴路斯是繼奧斯爾後,陣中最具創造力和串針引線之人,如阿迪達增加他在前場進攻的參與度,對解決進攻問題有一定幫助。另外,比比和施巴路斯之間看似頗有默契,比比會否就是施巴路斯的最佳拍擋呢?

3) 總結
簡單而言,阿仙奴處於低潮的最大原因是球員配置錯誤,要求不擅攻的球員成為進攻點,防守和攔截力欠佳的球員作為阻擋反擊的關鍵之一,今仗改用舊套路收到成效,也只是把球員放到合適的位置,而且修咸頓此料不及,獲加彼得斯更是經常成為防守缺口。
可喜的是,阿迪達終於願意作出改變,而不妨重溫一下奧巴入球後,阿仙奴球員慶祝的神情,比贏下比賽更為高興,確實作為支持者,亦相當了解球員的心情,過程流暢的入球對今季的槍手真的來得不易,希望這個入球就是阿仙奴重返正軌的起點。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