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動球壇,深入探討拜仁慕尼黑的隊醫風波

原文轉自張力的「隊醫走人風波」:


上周六拜仁作客和賀芬咸的聯賽,後備席坐在體育總監森馬身邊的,已經不再是從1977年就開始為拜仁慕尼黑工作的神醫梅拿-禾法治,而換成臨危受命,原本負責拜仁青訓梯隊醫療工作的白耐安博士(Dr. Volker Braun)。就在周四的晚上,72歲的梅拿-禾法治特突然宣布令整個德國足壇感到震驚的決定,他和自己的團隊(包括兒子基利恩等三名助手)立即結束在拜仁的工作。梅拿-禾法治發佈的官方解釋是:“在歐聯輸給波圖後,醫療部因為無法解釋的原因,被認為要對於失敗負主要責任。醫療工作所需要的信任關係,已經長時間受到損壞。”

顯然,這是梅拿-禾法治單方面的說法。德國傳媒披露,其實在周三晚上輸給波圖後的晚餐敘會上,和哥迪奧拿及路明尼加同坐一檯的梅拿-禾法治看來還很平靜。周四回到慕尼黑後,梅拿-禾法治和物理治療師Bianchi同乘一輛車從機場回到市內,了當天還在診所開了一次會,據說主要內容是關於法國球星列貝里過去幾周的傷病。

《圖片報》報導,拜仁董事會主席路明尼加和梅拿-禾法治周三賽後,在更衣室內就有過討論,路明尼加批評了拜仁本賽季傷員過多,茅頭指向梅拿-禾法治領導的隊醫團隊,這或許成為梅拿-禾法治最終決定離開的導火線。和波圖的首回合比賽,拜仁有包括列貝里、洛賓、舒維恩史迪加、艾拉巴、馬天尼斯和賓拿迪亞在內的6名主將因傷缺席。尤其是列貝里在和薩克達的歐聯十六強次回合比賽受傷後,本來的說法是只需要休息2、3天,現在卻已經傷出超過1個月。
這件事也許讓梅拿-禾法治下定決心要結束在拜仁的工作,直到快要公佈決定的時候,他才打電話給路明尼加以及球會主席賀夫拿(Karl Hopfner)通知此決定。因此這可以解釋,為什麼拜仁公關部在周四晚上表示並不清楚梅拿-禾法治的聲明,因此無法第一時間作出回應。

根據梅拿-禾法治和拜仁的合約,神醫的確有權單方面宣布解約。但為什麼在球季進入了關鍵階段,梅拿-禾法治才採取這樣的行動? 這還是引起人們的猜測和討論。德國傳媒在周五一早來到梅拿-禾法治位於慕尼黑市中心的診所,但他的態度是:“我遲早會詳盡解釋因由,但現在還不是時候。”


森馬和哥帥極力否認梅拿-禾法治公表示隊輸波後怪罪隊醫的公開聲明。但哥帥之前處理泰亞高-艾簡達拉的膝傷,可見他對梅拿-禾法治的不信任;他一向對梅拿-禾法治的醫療中心設在慕尼黑市中心而不是在球會也非常不滿,甚至是公開的秘密;這次,和康復期不斷延遲的列貝里有關嗎?



毫無疑問,人們很容易想到梅拿-禾法治的離開,和他與哥迪奧拿之間的矛盾有關。記載了哥迪奧拿執教拜仁第一個球季的《哥迪奧拿先生》一書就披露過,兩人的關系從哥迪奧拿剛來到慕尼黑就不和諧。2013年夏天的德國超級杯,隊醫部門認為列貝里和紐亞有傷不能參賽,因此他們被留在慕尼黑,最終拜仁2比4不敵多特蒙德。
但就在賽後不到兩日,兩名球員已經可以在大雨中正常訓練。這讓哥迪奧拿很不高興,因為隊醫之前的決定有些過於小心,而哥迪奧拿執教巴塞時的習慣做法,便是將有傷不確定是否可以參賽的球員也帶到比賽場地,到最刻一刻再作出決定。

哥迪奧拿還對於梅拿-禾法治將診所開在慕尼黑市中心,球員們每次都需要去那裡接受診斷治療感到不滿,哥帥認為診所就應該設在球會內。拜仁的西班牙中場球員泰亞高-艾簡達拉(Thiago Alcantara)在2014年春天膝部受傷後,他沒有接受梅拿-禾法治的治療,而是去巴塞隆那找熟悉的醫生Cugat,這也讓哥迪奧拿和梅拿-禾法治之間的矛盾惡化。
幾個月後泰亞高-艾簡達拉再一次傷及膝關節內側韌帶,哥迪奧拿因此第一次承認:“我們非常信任Cugat,但或許這是一次嚴重的失誤。”不過哥迪奧拿依然強調,由始至終都在和包括梅拿-禾法治在內整個團隊努力尋找正確的解決方法,“誰也不知道畢斯度巴或是泰亞高為什麼再次受傷,但更重要的是球員得到正確的治療。”

本來在聖誕節的時候,哥迪奧拿和梅拿-禾法治有過一次長談,雙方的關系有所改善。梅拿-禾法治還特意安排自己的兒子基利恩-梅拿-禾法治每天到球會工作,從而解決診所沒有設在球會內的問題。當時哥迪奧拿還稱讚說,這是最好的解決辦法。但隨著球季進入了關鍵階段,雙方的矛盾再次惡化。在列貝里的治療方案上,哥迪奧拿和梅拿-禾法治意見不一致。該法國球星的恢復情況一直不理想。德國杯8強,賓拿迪亞正選上陣結果再次傷出,哥帥衝著到後備席鼓掌三次來諷刺隊醫和體能教練。


拜仁在周五終於發表了官方聲明:“球會遺憾地接受梅拿-禾法治博士的辭職決定,他和團隊在過去這些年為球會和球員完成了一流的工作,在這裡表達我們的由衷謝意。” 目前暫時頂替梅拿-禾法治的白耐安博士,診所就在拜仁球會內,這正是哥迪奧拿一直希望的。白耐安或許會在拜仁一隊工作到球季結束,而目前還兼任慕尼黑1860隊醫的藍貝克(Rembeck),被認為是未來拜仁隊醫的熱門人選。

一向負責青訓隊醫工作的白耐安,是現時頂替梅拿-禾法治的人選。兼任慕尼黑1860隊醫的藍貝克,則是拜仁長遠的理想人選


同一日的賽前記招,拜仁慕尼黑公關部提醒台下記者不要就隊醫風波發出提問,原因是這記招是就拜仁對賀芬咸的賽事以舉辦,隊醫的問題將另作安排。哥迪奧拿卻自己主動表態:“這是梅拿-禾法治的決定,我表示尊重。球員受傷不是教練,也不是隊醫的責任。”對於德國杯向隊醫鼓掌的傳聞,哥迪奧拿對此作出否認,強調當時只是表達自己內心的失望情緒。
哥迪奧拿還明確表示了一點:“輸了球賽完全是我的責任,和董事會或是醫療部門無關,我也不會將球員受傷作為輸了球賽的原因。”體育主管森馬在拜仁和賀芬咸賽前接受天空台採訪,也極力否認梅拿-禾法治之前公佈有關球隊輸球後怪罪隊醫的聲明。但除此之外,森馬也不願意再過多表態,畢竟周二和波圖的生死戰就在眼前。

梅拿-禾法治反面離開拜仁的更多原因和細節,由於當事人目前保持沉默,我們暫時無法得知太多。但梅拿-禾法治和哥迪奧拿之間的意見衝突,早已經不是秘密。這也不是梅拿-禾法治第一次和拜仁說再見,當年奇連士文執教拜仁的時候,也曾發生過類似的事情。
梅拿-禾法治在1975年到1977年間曾經是哈化柏林的隊醫,從1977年4月開始來到拜仁工作。在1996年之前,梅拿-禾法治幾乎在每一場拜仁比賽都坐在教練席,之後他就負責整個拜仁的隊醫部門,只在個別重要比賽會親自隨隊出征。
2008年11月,梅拿-禾法治一度離開拜仁,當時的官方理由是因為他沒有精力再跟隨隊去每一場比賽。但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在2009年4月奇連士文被解僱後的第二天,梅拿-禾法治就在漢尼斯的勸服下回到拜仁。從1995年開始,梅拿-禾法治也兼職為德國國家隊的隊醫。今年3月曾一度傳出,梅拿-禾法治或許會在不久的將來離開德國足協,原因是年事已高,36歲的拜仁籃球隊醫Hahne被認為是德國國家隊的繼任人選。

梅拿-禾法治的診所就在慕尼黑市中心,佔地1600平米,得到賀芬咸大股東賀普的贊助。梅拿-禾法治在全體育界都享負盛名,除了馬勒當拿和C.朗拿度等退役或現役足球名將為他的客戶外,NBA傳奇球星高比拜仁和米高佐敦、牙買加飛人保特、德國網壇名宿碧加等都是他的顧客。在梅拿-禾法治宣布離開拜仁後,保特還公開表示會繼續支持神醫,在退役前都會繼續接受他的治療。當然,德國名宿馬圖斯和梅拿-禾法治也唸熟,他在1999-2001年間更和梅拿-禾法治的女兒Maren拍拖

梅拿-禾法治在全體育界都享負盛名,客戶不止足球界,而且光顧的都是超級巨星


其實馬加夫、雲高爾和軒歷基斯等執教過拜仁的教練,也曾經對梅拿-禾法治有過不信任,甚至其中有人試圖帶著熟悉的醫生來到拜仁。但是神醫說過:“我們至今為止讓每一名教練都感到信服,相信對哥迪奧拿也會如此。”《體育圖片》雜誌在2013年8月刊登了一份歐洲足協的調查報告,拜仁醫療水平依然是歐洲球會的第一位,球員在一個球季裡傷病最少,肌肉受傷後接受治療康復的時間和同受到同類型傷患缺席的時間都最短。

梅拿-禾法治向哥迪奧拿解釋過為什麼自己留在診所,而不是每天都來到球會,“我們將無法進行日常工作,醫生也需要每天接受訓練,只是坐在球會看球隊訓練,對於專業能力不會有幫助。”但問題在於,哥迪奧拿和梅拿-禾法治兩人都是性格剛強的一類,雙方的茅盾兜兜轉轉都未能化解。

疑問只是在於,為什麼矛盾會在和波圖首回合比賽後徹底爆發,令梅拿-禾法治那麼急於下決定離開的導火線究竟是什麼?德國科隆體育學院的Froboese教授則對於這場風波並不感到意外,因為哥迪奧拿是現代思維的教練,更看重數據,梅拿-禾法治則強調自己的豐富經驗,兩種思維的衝突才是雙方矛盾的原由。

兩位共事過的拜仁名宿,前隊長艾芬堡和前教練希斯菲特就拜仁的隊醫風波有不同意見。希斯菲特認為球會應繼續支持哥迪奧拿的理念;艾芬堡則認為拜仁不應給予哥迪奧拿太大自由度。梅拿-禾法治辭職後的影響不只是醫療方面,內部氛圍的影響更大。


在拜仁輸掉和波圖的歐聯8強首回合比賽,即將在今天迎來次回合的生死戰之前,梅拿-禾法治的離職風波對於球會顯然起了不利的負面影響。因為和絕大多數隊醫不同,梅拿-禾法治本身就是明星,他已經在球會花了38年的時間成為拜仁的象征人物。正如《踢球者》雜誌所評論,拜仁因為梅拿-禾法治的離開,失去了一些傳統和特性。

顯然,不只是球會高層,拜仁球員們起初對於梅拿-禾法治的決定也並不知情。在聯賽上一輪對賀芬咸時表現出色的中場洛迪賽後承認:“我們所有人都是從傳媒中得知這件事後感到震驚,這對於拜仁以及球員們來說,都是不小的損失。”曾執教過拜仁的希斯菲特認為:“這肯定是個艱難的決定,但球會現在必須站在教練一方,而不是隊醫的另一方。”上周五的記招,哥迪奧拿強調下季仍會繼續在拜仁執教。

拜仁名宿艾芬堡意見卻和希斯菲特不同:“這件事對於球會影響很大,梅拿-禾法治和球員們的關係一向非常好。拜仁慕尼黑不應該給哥迪奧拿過大的權力,不應該讓他來決定隊醫的人選,這對於拜仁的未來可以很危險。”艾芬堡的這番話可以說得上是一針見血,梅拿-禾法治離開對於拜仁來說,醫學專業的損失遠不如對於球隊內部氛圍的影響更大。

洛賓曾表示拜仁的醫療水平是他在2012年續約留隊的一大原因。歐洲足協的調查報告指出,拜仁的醫療條件依然是歐洲球會的第一位。梅拿-禾法治也是當年拜仁會引入洛賓的一大原因


今年3月,《圖片報》就曾報導過這樣一個細節:漢尼斯在2009年夏天決定收購傷患史不斷的洛賓之前,就問過梅拿-禾法治是否有信心保証洛賓的身體狀況。在對洛賓完成體測後,梅拿-禾法治讓漢尼斯吃下定心丸。2012年洛賓願意和拜仁續約,很大程度上也是看重了拜仁的醫療條件,可以幫助自己保持健康的身體狀態。

很多拜仁球員都信任並熱愛梅拿-禾法治,這可能會對於接下來的比賽產生微妙影響。紐亞在和賀芬咸比賽後表示:“Mull(梅拿-禾法治的昵稱)還是國家隊隊醫,我都認識他很多年了。我也是國家隊成員,未來肯定還會繼續找他治療。”艾芬堡更表示,哥迪奧拿不可能阻止球員去找梅拿-禾法治療傷。
不過紐亞也強調,隊醫風波並非是自己最關心的,現在要把全部精神放在周二對波圖的比賽,“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觀點,但我們現在沒時間再去想這件事。”中堅謝路美保定也有相同意見,“我的話題應該是波圖,但梅拿-禾法治的確是一位出色的醫生,有著和普通醫生的不同之處。背後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也不清楚。”

梅拿-禾法治辭職後對於拜仁究竟會有什麼的影響,目前還難以評估,拜仁當務之急是應付今夜主場對波圖的比賽。因為腸胃不適缺席聯賽的隊長拿姆,以及周六安全起見提早被換出的貝拿治,上陣應該沒有問題。哥迪奧拿對於小豬復出的問題,給出的答案是“也許可以”,但"Robbery"組合要上陣則毫無機會。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