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仁慕尼黑的前主席漢尼斯,終於由監獄回到拜仁工作,這次是負責被忽視多時的拜仁青訓部

盡管拜仁慕尼黑將放假到1月7日,但是在上周五(1月2號),一個熟悉的身影回到了安靜的塞貝納大街,這就是拜仁前主席漢尼斯。距離漢尼斯因逃稅入獄的整整7個月後,他終於恢復了一點自由。漢尼斯現在可以在日間參與拜仁慕尼黑的青訓工作(到一隊工作卻不獲法院批准),但是晚上必須回到監獄報到過夜。


漢尼斯入獄後一直表現良好,《圖片報》報導說,按照德國其他州的法律,像漢尼斯這樣初犯而且已經償清所有稅款的囚犯,從入獄第一天就可以在日間繼續工作,但巴伐利亞州的要求更嚴格。按照巴伐利亞州規定,犯人必須服刑滿半年,而且距離出獄時間不到18個月,確認他不會再次犯罪情況下,才可以獲批准該犯人在日間出獄工作。漢尼斯當初被判罰入獄三年半,但按照規定可以在服滿一般刑期便出獄,因此如果一切順利,入獄最早可以在2016年春天出獄。

漢尼斯因逃稅而入獄,離開球會時在記招灑下男兒淚


之前漢尼斯有過幾次在日間離開監獄,晚上再回去報到。直到平安夜和聖誕節這兩天,漢尼斯才獲准回家過夜,2014年最後一個晚上同樣可以在家裡渡過。德國傳媒還拍攝到漢尼斯夫婦2015年第一天一同散步的照片,漢尼斯的確在監獄裡消瘦不少,但精神狀態不錯。

本來關於漢尼斯何時回拜仁工作,一直沒有明確結論。其實拜仁慕尼黑早已準備好合約並獲得司法機關許可,但問題在於拜仁在1月初放假,因此傳媒一度以為至少要等到漢尼斯1月5日過生日當天才回到拜仁。最終漢尼斯提前回到拜仁,1月2日早上8點先是保安人員出現在拜仁總部,9點漢尼斯亮相並回到他過去的辦公室。

拜仁的真正"巨人"回歸,雖然晚上還要回監倉報到

漢尼斯在今個週一將可以在家裡慶祝63歲生日,漢尼斯的從前的女秘書已經在過去半年裡退休,她的房間現在屬於技術主管雷施克,他剛好也是和漢尼斯一樣負責青年軍和球探工作,可以和漢尼斯交流,漢尼斯回到自己過去的辦公室。從事青訓工作其實也是漢尼斯本人的意願,他對於新工作非常重視(儘管他從前只負責一隊的管理),當天就和趕來的同事開會。漢尼斯對於拜仁青年軍過去這幾年的成績並不滿意,預備組或"二隊"已經兩次未能升班到德丙,U19青年隊上一次贏得全德冠軍已經是2004年,去年德國贏得U19歐國盃冠軍,陣中也一名拜仁球員也沒有。拜仁現正準備投資3500萬歐元建造全新青訓中心,漢尼斯將大有發展空間。

在上周五漢尼斯回歸的一天,拜仁董事會主席路明尼加也趕來和漢尼斯見面,拜仁名譽主席碧根鮑華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我很高興,烏利(漢尼斯)邁出了重回自由的第一步。”甚至連曾經因為吸毒風波和漢尼斯關係交惡的道姆,都表示漢尼斯理應獲得第二次機會。當天的下午17點34分,漢尼斯坐上車,由司機送回到距離拜仁總部大約37公里的監獄,這監獄的條件比之前半年已經改善了不少。據說再過段時間,漢尼斯有望換到慕尼黑市內的監獄,這樣交通就更加方便。

漢尼斯一向負責拜仁一隊的管理,這次卻是負責重建一向被拜仁忽視的青訓部。今年便引入卻治,洛迪和甘米治等德國新星,態度很積極

日常情況下,漢尼斯將無法在服刑期間去現場觀看拜仁比賽,除非他選擇在休假時前往。如果拜仁青訓隊伍在周末有比賽,漢尼斯無法及時回到監獄,必須提前遞交申請。按照巴伐利亞州的規定,漢尼斯這樣的犯人每年有21天假期。當然無論什麼時候,漢尼斯作為犯人都不得飲酒,休假期間也不得駕車。漢尼斯亦不能接受採訪,但是拜仁考慮在日內舉辦記者招待會,漢尼斯能否開口還得是法院決定。
漢尼斯在拜仁從事青訓工作期間,司法機關會隨時來抽查,之前拜仁的巴西中堅賓奴(Breno)因為縱火入獄,也一度在拜仁青訓部門工作過。《世界報》報導說,漢尼斯以犯人身份在拜仁工作的收入暫時不能全數交給他,監獄每個月只會發給漢尼斯100歐元,當然這對於財雄勢大的他來說並不重要。但只要漢尼斯回到拜仁,無論他從事怎樣的工作,他的辦公室在哪兒,他的影響力都會不可低估。

漢尼斯的工作能力一向給予人信心,也許這次在拜仁的青訓部門工作,能帶給已經沉淪多時的拜仁青年軍一番新景象。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