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水式進攻,衝不破聖占士兩道圍牆|紐卡素 1-0 車路士 賽後感

思歪Stadium 於 19/01/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完場前的絕殺一球,聖占士公園球場叫得轟天動地,但這一切一切的基礎,都得歸功於紐卡素全場的防守策略夠穩健,讓作客的車路士無計可施,一個入球三分全取。
  對比快車期3場失9球的漏水表現,紐卡素近期防守開始回穩,近3次比賽每場僅失1球,讓車路士要在進攻上加多幾錢肉緊。藍軍排出4-3-3陣式,正中場蒙治、簡迪往前推進,屢屢跟韋利安、阿巴咸和赫臣奧代平排,潮水式衝擊紐記的5-4-1防守陣。唯一長期留守中場的佐真奴,擔任二次進攻的出波點。

  但拉闊前場人數的做法,讓車路士的進攻欠缺立體,當攻門失效之後,無法馬上在前場獲取最佳的二次進攻機會,這一點於34分鐘簡迪(N’golo Kanté)埋門後表露無遺。作為右邊Box-to-Box的他,當時接應列斯占士(Reece James)的傳球形成單刀,射門被杜巴夫卡(Martin Dúbravka)擋出後,皮球掉往禁區右邊頂角。當時這個位置是無人地帶,只要有一名車路士球員站在這一點,就是一個輕鬆的射門。

  而本該負責這個位置的,正正是簡迪本人,負責補位的蒙治(Mason Mount),在這個play裏頭慢了一步,錯失先開記錄的良機。
  論後防,奉行五後衛的紐卡素始終蘊含天然優勢,中場和防線輕輕一夾,一個大巴簡易完成,單憑人數就把車路士的潮水式進攻無效化,是全場守下零封的關鍵所在,讓林伯特(Frank Lampard)精心設計的攻擊戰術吃白果。
  也許林伯特太注重培訓年青人,赫臣奧代(Callum Hudson-Odoi)、列斯占士近日取得不少正選機會,讓車路士長年右路雙子,今仗再一次調到左路去,某程度上讓這條路的進攻打了折扣。
  相比下,艾斯比利古達(César Azpilicueta)曾有過主職左閘而奪冠的經驗,換回右閘前的表現沒太大問題。倒是慣常打右翼的韋利安(Willian),站在左路顯得相當彆扭。53分鐘的反擊機會中,持球的韋利安與阿巴咸在禁區形成2v2局面,紐卡素球員識趣地盯防其右腳,讓他失去內切和傳球的選項,只得用非慣用的左腳射門,非常勉強。

  主隊教頭布魯士(Steve Bruce)看得出這個弱點,在防守陣地戰之時刻意放空這條路,右閘卡夫(Emil Krafth)、右翼艾米朗(Miguel Almirón)站位靠中間,寧願專心應付車路士的中路人潮,右邊可稍稍放過,等韋利安拿到球再去迫也不遲。
  完場前失掉角球確是冤枉,但比起紐記費盡心思的防守策略,車仔的防守務輕鬆簡單得多。紐卡素以左翼球員聖麥斯文(Allan Saint-Maximin)作發動反擊的第一控球點,其他隊友快速前跑,為聖麥斯文提供直線傳球的選擇。車路士不跟紐記球員鬥跑速,選擇把防線壓縮,每每在第一時間就把攻勢折斷,讓阿列沙巴拿加相對清閒。

  但足球是講比數的世界,任車路士攻得多積極,沒進球就是沒進球。防守設計有道,機會把握得宜,就是紐卡素贏得比賽的重點。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紐卡素  車路士  布魯士  林伯特  韋利安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