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科技執法帶走了熱情,我說比賽公正更重要|邁向下一個十年(1)

思歪Stadium 於 30/12/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邁向下一個十年》第一彈,先講一下近年引起不少討論,而實際上的確會對賽果造成莫大影響的科技執法,當中自然少不得讓球迷又愛又恨的視像裁判系統(VAR),「有片有真相」成為了新時代的判決思維。

引用 「十年悄然過去,世界又走過了一個年代,電視機前面的我們,對足球的愛依然沒有半分減少,希望她在未來帶給我們更多感動時刻。思歪Stadium特別安排《邁向下一個十年》小特輯,點出足球世界在2010年代裏頭得以發酵的主題,寄望球迷踏入2020年代後能夠繼續關注它們,讓足球在新的時代有更好的發展。」
- 思歪,2010年代末

  在不能追究皮球有沒有過白線的時代,作為忠實英粉的你,會為2010年林伯特那支冷箭不斷喊冤,痛斥旁證看不到這個明顯不過的楣底入球,也怨恨當刻若無其事的紐亞只顧快開龍門球;在不能當場翻看錄影片段的時代,球證只能透過的糊塗的眼晴,信納腦中僅存的記憶,張伯倫與基比斯的影分身之迷,方得以成為英超傳頌百世的大笑話。
  但哨子吹了就是吹了,即管電視鏡頭角度影得多麽清楚,當刻球證的判決就是一切。球例上沒有讓英格蘭事後討回一球的機制,被當作張伯倫的基比斯,也只能默默地背上用手阻止進球的罪名,垂頭耷耳步出球場。

  再把時間推前一點,2002年的南韓黑哨風波,歐聯最著名的「北京電視機」一役,以至2014年洛賓在死亡時間的插水十二碼,都是沒法為受害方討回一點公道的顯赫例子。尚有更多冤案記在青史,一筆一墨未能盡錄,統統都是要為科技執法背書的例證,只為確保類似事件在日後可以減少發生。
  很可惜,鑑於約二十年以來的掌權者不肯擺脫老舊思維,以及不想既有的利益如煙散去,邁向球場公正的道路遍地碎石。

  前國際足協主席白禮達(Joseph Blatter)一句「誤判是比賽的一部份。」,讓高科技執法遲遲未能在球場普及起來,儘管上文所述的冤案歷歷在目,足球世界一如現實世界的某個角落,公義無法得以彰顯。2014年世界盃的門線技術,已經是國際足協前朝最大的讓步。
  比起白禮達「堅守傳統」的思維,現任國際足協主席恩范天奴對科技的態度,是張開雙臂去歡迎。現時的足球比賽,門線技術和近幾年慢慢普及起來的VAR技術,不斷發揮出對判決影響力。VAR系統的覆蓋面亦不斷增加,繼世界盃、德甲、西甲等比賽,幾季以來因未有引入VAR而廣受批評的英超聯賽,今季終於見到這項新的執法系統。

  新時代推進,新思維出現,新爭議出現也無可厚非。高科技補上了球證的肉眼盲點,但,老是常出現的那句「DECISION PENALTY」、「DECISION NO GOAL」的確好煩,也讓球員在慶祝進球的時候要心掛掛,生怕自己犯上陳芷菁式的自信錯誤,但無非不過為了比賽的事實能夠不被誤判所蒙蔽。
  退一萬步來說,如果對真相的過份追求,影響到你睇波的那份熱情,那麽在球場上那個小黃人,自帶哨子影響清靜,跑來跑去有礙觀瞻,是否不要出現會比較好一些,讓球場上面22個人隨心踢球就可以了。就算出現了甚麽爭議和問題,也不用每次都拿出球例斟酌,以免破壞看官們的高昂情緒。

  凡事無絕對,場上球證也不過是區區凡人,失誤不可能100%完全杜絕。但如果因為明知無法做到百分百完美,而放棄這一條讓比賽更美好的前路,那足球的魅力就只流於感性氾濫,而缺少必要的理性判斷。

  很多事情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儘管現時的足球信奉「有片有真相」,爭議還是不斷的出現。但若果因為不斷出現的小挫折,而放棄追求更遠大的目標,在情在理也說不過去。眼下邁向21世紀第2個十年,足球的發展會繼續下去,希望我們在下一個十年,能夠迎接一個更美好的明天,一起高聲暢論更公正,更美好的足球。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