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仁球迷抗議所為何事?賀芬咸班主賀柏50+1來龍去脈事件簿

認真睇波球旗講 於 02/03/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星期六晚的德甲出現離奇的一幕,拜仁慕尼黑作客賀芬咸大炒6:0,但拜仁球迷在比賽期間不斷滋擾球賽,又舉起侮辱對手班主賀柏(Dietmar Hopp)的標語,拜仁職球員介入調停,但球迷未有收斂,令球證被迫多次中止球賽。球賽恢復後,拜仁和賀芬咸兩邊球員大打默契波,互相傳球十多分鐘直至完場,表示對球迷行為的羞恥和對賀柏的聲援。到昨日柏林聯對禾夫斯堡的聯賽同樣出現針對賀柏的標語,再次打斷比賽,接二連三被其他球隊的球迷辱罵,究竟賀柏和他們有甚麼深仇大狠呢?



要知道何解賀柏犯眾憎,首先要知道何謂50+1條例。在德國的足球歷史和文化中,球迷是最重要的組成部分,在1998年之前,所有德國的球會都是會員制,作為非牟利營運,不容許私人擁有。在1998年10月,德國足總容許球會改制成公眾或私人公司,但球會必須擁有超過50%的投票權,以維持球會的歷史和傳承,確保球迷代表在改建主場、改換隊徽和主場球衣配色,以及替換球會高層等重大決策時,可以保留否決權。


50%以上的投票權自此成為德國足球的特色,所有德甲和德乙的球會都必須遵循50+1條例,才能申領球會牌照。不過德國足總就容許條例有例外情況,假如某人或某公司連續為球會注資二十年,就不會受到50+1條例的限制,可以擁有球會的控制權。此例外情況最廣為人知的例子是利華古遜和禾夫斯堡,第三就是賀柏入主的賀芬咸。

和賀芬咸不同的是,利華古遜和禾夫斯堡本來就是一支企業球隊,因此他們不受50+1條例限制,是理受當然的事,而又沒有爭議的。利華古遜在1903年成立的時候,就是由拜耳集團(Bayer)的員工組成,類似是現代工會的球隊,後來一直發展到今日的地位,到今天會徽上仍有拜耳集團的字樣。至於禾夫斯堡在1945年成立之際,同樣由福士汽車(Volkswagen)所創立,最先的球員都是福士汽車的員工。而球會主場所在地狼堡,亦因為興建福士汽車工廠和員工住所才大興土木,慢慢發展成一個城市。兩間球會的歷史悠久,在德甲成立前已由企業全資擁有,加上球會自主營運,而非靠母公司注資,自然可獲得50+1條例豁免而不受質疑。



至於RB萊比錫引起的爭議,就和二十年注資無關,因為球會在2009年才成立,獲得紅牛集團注資。事實上萊比錫並無違反50+1條例,只是「走法律罅」,即使紅牛公司擁有球會99%的股權,球會大部分的投票權由球會的會員持有,萊比錫在成立初年只有9位會員,而且全部都是紅牛公司的高層,50+1如同虛設。到近年他們擴大會員制度,開放普通球迷入會,但普通球迷並無投票權,因此萊比錫的投票權實際上全由紅牛公司持有,令萊比錫成為其他德國球迷最討厭的球會。


說回賀芬咸,他們的掘起全靠賀柏的財力支持,賀芬咸早在1899年成立,成立多年一直在業餘聯賽打滾,稱不上一間有規模的球會。直至1989年,曾經在賀芬咸受訓,後來轉戰商界的大富豪賀柏衣錦還鄉,以旗下公司SAP贊助這支第八級聯賽的球會,到2000年再以私人名義入股,多年來為賀芬咸注資無數,令這支業餘球隊在2008年首次升上德甲作賽。



雖然賀柏在2000年才入股賀芬咸,20年期限理應在今年才屆滿,不過他在2015年向德甲賽會和德國足總證明,自己已連續注資球會20年,最終亦獲得批准破例,不受50+1條例所限,成為德甲唯一一位球會班主(禾夫斯堡和利華古遜為公司持有),亦令賀芬咸成為50+1條例成立後第一間不受限的球會。或許是適逢今年是賀柏入主二十周年,令事件再次發酵,抗議亦比現往升級,因此做成今日的局面。

事實上,賀柏之所以犯眾憎,是因為他無窮的資金打破賀芬咸的運作和發展,令這支業餘球隊靡升國際,代表德國出戰歐聯,超乎現實。對拜仁和其他傳統德國球迷而言,這是極不公平而不健康的球會管理,亦打破德國足球發展的自然規律,挑戰在他們心目中「足球」二字的底線。


傳統德國的球會都是以會員制運行,這一直是歷史的一部分,因此制定50+1條例保護球迷的權益。就如多蒙特、科隆、史浩克04和雲達不萊梅等傳統球會,他們全部由數萬名會員所持有,最多會員的拜仁更有近三十萬位會員,和紅牛和賀芬咸的擁有權處於對立面。另一方面,在德甲球迷眼中,不少球會都有很深的歷史底蘊,深信球會的發展必先經過歲月的洗禮,強調足球是傳統的運動,不在乎金錢和成績,即使丙組球賽或或都有過萬名球迷入場,自然極之不滿賀芬咸和萊比錫兩隊,用短短十多年興建一支毫無歷史的球隊,衝擊德國球迷一直守護的價值觀。



不過,大家又不能否認賀柏對賀芬咸的熱情和貢獻。和萊比錫不同,紅牛集團作風只是將生意擴充到足球領域,令紅牛品牌更受歡迎,完全是出於商業角度。但對賀柏以言,賀芬咸是他童年效力的球會,充滿回憶和感情,他多年來為球會投資近3.5億歐元,包括興建訓練基地,投資青訓,以及斥資1億歐元在人口只有3千多人的小村莊,興建一座容納3萬多人的球場。而球會在他的帶領下,由第八級升到德甲,出戰歐聯,吸納德國各地的球迷,到現在平均入座率不下於2萬人,種種功績都不求回報。


50+1條例的出發點,是維持球會的歷史和傳承,確保球迷代表有決策權。上幾季在英超,卡迪夫城班主陳志遠就將球會歷史悠久的藍鳥隊徽改為紅龍,連球隊主場球衣配色都守為紅色,隨即被球迷聲討抗議,炮轟班主出賣球會靈魂,而德甲的50+1條例就避免此情況發生,讓球迷有投票權反對。

此原意是好的,但是現今世代的商業化足球,德甲球會需要龐大的資金保持競爭力,和其他歐洲列強較量,試問又有幾多位投資者可以像賀柏一樣,用無限的付出換取有限的權力,不求回報,不求球會的控制權,而全心投資在球會上呢?因此亦有聲音認為50+1條例過時,在2009年,36間德甲和德乙球會中,有32間支持繼續執行條例,那麼十年過後,條例仍會得到廣大支持嗎?



事件究竟誰是誰非,大家都有不同的答案。拜仁慕尼黑球迷抗議的背後,是賀芬咸不受50+1的規例所限。外人永遠難以理解德國球迷的想法,正如外國人都不明白香港人堅守的價值。賀柏的入主,是對德國傳統球迷的思想和核心價值的衝擊,假如在建制內無法捍衛心中的信念,在建制外抗議又是否合適呢?迫使球迷發起不合作運動,又是誰的錯?事件之後只會繼續發酵,抗議越加激進,再多的懲罰、禁賽令,甚至扣減球隊分數又能否化解這深層次矛盾呢?大家也許心中有數,當然你可以說德國人固執倔強,但正正是因為這股倔強,成就德國人心中的足球。


50+1 rule
RB Leipzig
VfL Wolfsburg
Bayer 04 Leverkusen
TSG 1899 Hoffenheim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