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追人】31歲因傷掛靴 米卡李察士給球迷的自白:足球是個寂寞的地方

認真睇波球旗講 於 27/09/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傷患從來都是職業運動員的頭號敵人,對足球員而言,雙腿就是他們的第二生命,沒有健康的雙腳,如何一步一步行下去,追求心中的足球夢。曾經是英格蘭最受注目的新星,國家隊最年輕的後衛,前途本來無可限量,但因為傷患漸漸遠離球迷的視線,米卡李察士(Micah Richards)因傷缺陣兩季後,於今個夏天在足球員的黃金年紀—31歲之齡淡然宣佈退役,結束失望的足球生涯。曾經星途燦爛,到最後暗淡無光,米卡李察士近日在英國傳媒撰文,回顧自己黑暗的足球路:「這是個寂寞的地方,我就像鬼魂一樣‥‥‥」


米卡李察士在今個夏天宣佈退役,然而,他的職業生涯告別戰早在三年前,2016年10月就上演,當時他最後一次身穿阿士東維拉的球衣,上陣對狼隊的英冠聯賽,當時的他仍只是28歲:「『你是個搶錢的人』、『你侮辱了這件球衣』、『你正在殘害這球會』,這些都是我在阿士東維拉的最後幾個月,每天在社交媒體上收到的訊息,當然都傷透我的心。我倒想知道,假如他們了解我來自哪裡,我練習有多努力以及我作為一個人的感受,那麼他們會怎麼說我呢。但是,當你是一位受傷的足球員,尤其已經離開很久,你就會發現足球的陰暗之處。」



米卡李察士出道初期曾經穩坐曼城正選,後來重要性降低,徘徊在正選和後備的位置,到12年球季因為膝傷缺陣大半季,復出後被投閒置散外借至費倫天拿,但上陣機會仍然不多,最後在15至16球季轉投阿士東維拉。轉投維拉後殊即成為球隊隊長領軍,但好景不常,一季後球隊降班英冠,他及後再度觸及膝傷,復出後只能呆在冷板凳,到後來更連大名單都再無他的名字:「我在一個孤獨的地方呆了很長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擺脫此困境。當我在Twitter和Instagram上被維拉球迷虐待時,我仍在努力挽救自己的職業生涯。我內心深處早就知道我的生涯可能已經結束了,但是從2016年10月,職業生涯的第295場亦是最後一場對狼隊的比賽,到今年7月宣佈退役一刻的這兩年半之間,我一直否認。我繼續期待每位新主帥到維拉跟我說『我會給你機會』,但這已經永遠不會發生,因為儘管我可以百分之一百參與訓練,但我還是永遠都無法上場。我可以奔跑,我也可以起跳,但是我不能扭動我的右膝,無論我怎樣嘗試,都沒有任何分別。」



面對頻頻的傷患,米卡李察士一直堅強面對,但再多的意志終有一日會消沉,自此他便一蹶不振:「他們告訴我每週要來三次,然後兩次,最後一次,然後我就留在家中等軍醫發短信,說甚麼時候需要我過來治療。那裡所有醫護人員都為我提供了出色的照顧,我知道他們都想幫助我,但在復康過程中,有很多時間讓我自己思考。我仍然想做的只是踢足球,我一直在戰鬥,但膝蓋永遠回不到以前的水平。球迷們對我感到沮喪,與此同時,我也開始有想法,認為球會也不希望我在這裡。當時我沒有見到太多隊友,因為我沒有跟他們一起訓練,但是即使我有,我也永遠不會談論自己的情緒和感受,因此當時與我交談的人都不會真正知道發生甚麼事。」


「作為一名球員,無論如何都會擔心很多事,我曾與一些我認為很沮喪的球員共事,到人們只是說『哦,他們會沒事的』。足球世界也是一樣,當成為一名成功的球員時,你就像放置在基座上,成為一個所有朋友和家人都仰慕的人,即使出了問題,他們也不知道如何應付。其實有時我只是需要有人在我身邊,簡單問侯我一句。他們的感覺只是我是一個男人,我是一名運動員,而且我的薪酬非常高,因此我應該做的很棒。我不想說自己很沮喪,因為我認識某些人的心理健康真的存在問題,患有抑鬱症,我認為我所經歷的並沒有達到他們的水平。我一直試圖保持積極的態度,並保持笑容,但是我需要幫助。有次我回到基地健身,當時的主帥經理布魯士(Steve Bruce)有時會看到我向我問好,當然我會說我很好,但內心每次都在想,其實我一點也不好過。然後到健身房一直告訴自己:『我沒事,我沒事』,但實際上我不懂處理這些發生在我和我身體上的事。我是一個非常積極的人,但是從來沒有人教我如何應付自己職業生涯的終結。」



出身至曼城的青訓系統,米卡李察士17歲首次為曼城一隊上陣,沒料到兩年後就遇到導致他退役的傷患,當時他仍未知道發生甚麼事:「那是2008年初,當時我19歲,為英格蘭國家隊和曼城上陣,一步步實現夢想,我享受場上的每一分鐘。突然有一場比賽,賽後我的膝頭有些腫脹,我從痛苦中掙扎了一下,到後來我不得不去接受檢查。醫生說情況不算最壞,軟骨需要一些治療。因此,我進行了第一次手術,離開球場四個月,但是自此以後,膝蓋情況就變得越來越差。即便如此,我仍然能夠上場比賽,當我們在2011-12賽季贏得英超時,我是曼城的正選右閘。但是,在12-13賽季初,對陣史雲斯的比賽中,我再一次受傷了。那時我的膝蓋被鎖住,無法拉直,最後發現半月板撕裂,因此再接受多次手術,從十月到四月一直缺陣。從那時起,其他部位都因為膝蓋的受傷而受到其他傷害。但是我仍然可以捱住,只要我正確發力,並且以正確的方式訓練,我就可以落場比賽。」


「幾年後,舒活(Tim Sherwood)在2015年將我帶到維拉,他非常出色,知道我在訓練中需要做的東西,我為他上陣了所有比賽。但是後來他被解僱,加爾德(Remi Garde)接替他主帥一職,他告訴我,如果我不能完成他要求我做的訓練,他就不會選我入隊。作為維拉的隊長,我明白這一點,我必須完成他的要求,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和領隊說不。我仍然記得那天我們跑了好幾英里,繞過某種障礙物,當時我落後在後方,因為我的膝蓋非常酸痛,我捱過去,教練說我做得很好,但我當時只是心想,你根本不知道這些訓練對我造成了甚麼損害。從那天起,無論我做甚麼,我的膝蓋都會出現腫脹,我感覺自己處在下坡,而我不知道如何阻止它。」


後來布魯士執掌維拉,情況仍然未有改善,李察士仍然深受膝傷困擾,一直未能走出陰霾,2016年10月完成職業生涯最後一戰:「人們認為布魯士沒有給我機會,但這不是事實。2016年10月,由於膝蓋腫脹,我並沒有接受太多訓練,當布魯士上場後,我實際進行了一些適當的訓練,而膝蓋當時正能應付這些訓練。不過,到比賽情況就非常不同。我對狼隊踢了66分鐘,離場時身體都非常不妥,我以為這只是疲勞而未有理會,因為在過去的幾個月我才上陣幾分鐘時間,但是第二天我的膝蓋就爆炸了,情況非常糟糕。布魯士對我非常好,說我需要去一個每周都能上場的球會,正確地掌握膝蓋。我想離隊,而且已經有球會向我提出簽約,而維拉希望收回轉會費,但當時無球會願意付錢,結果我一直留隊。直到第二個夏天球會才放棄我。在2017-18賽季的季前,我在第一場友賽的前五分鐘拉傷腿筋,他在那時候對我失去信心。他指我的膝蓋一直處於怪異的狀態,令我跑步姿態奇特,使其他部位受傷。十天後我的受傷治理好,能夠落場比賽,我告訴他我已經準備好了,但是那時其他隊友都比我更在狀態,但我跑步時膝蓋仍發出不尋常的聲音,因此我一直都處於不健康的狀態。」



「到2018年10月甸恩史密夫接任時,我已經有三四個月沒有訓練了。我再一次心想『新領隊,新機會』,參加訓練時。我以為我還能應付的,但我的心律和其他身體數據都受到監測。當其他人都在跑5公里或6公里,但我只跑了4公里左右。甸恩事後坦誠地對我說:『我也想給你機會,但是你離我要求的位置很遠,你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因此我不會派你上場。』這番話令我更尊重他,因為他告訴了我一番聽不入耳的話,那時我才知道我的職業生涯可能已經結束。但是之前沒有軍醫告訴我這番話,他們只是說我的膝蓋狀況真的很糟糕,不過也有其他球員能夠站過來重新投入比賽。我就是我,我總是會放手一搏,我不想結束自己的生涯,但是今年夏天我必須面對現實。接受這個消息並不難,但是首先我要確認,我的膝蓋不容許我做想做的事情。終於也是時候放棄戰鬥了,我已經準備好迎接新的挑戰。」



曾經是英格蘭最年輕的後防球員,曾經為英國出戰奧運,要一一放棄這些榮譽,放下足球員的身份,擔子並不輕,但李察士對此輕描淡寫,拿得起,放得低。對他而言,退役只是一個解脫,自從7月退役後,李察士重返曼城,擔任宣傳的工作,以及擔任比賽旁述:「現時我是一名球評家,就比賽發表我的看法,和他人分享他們不了解我的故事。換個角度看,我只有31歲,但我了解足球員的起伏不定。我可以坐在這裡回顧過去,我希望自己做得更好,因為在過程中我肯定犯了一些錯誤,但是我為自己所取得的成就感到非常自豪。我贏得了13頂英格蘭喼帽,英超冠軍和足總杯冠軍,我為曼城上陣250場比賽,再效力國外球會,然後在出生的城市維拉踢球。過去的幾年是艱難的,結局到來時讓人感到寬慰,但這沒有令我從足球的愛離去,事實恰恰相反。經歷過一切後,無論發生甚麼事情,我都堅決不會成為維拉的負面代表。無論維拉球迷怎麼想我,他們可以質疑我的能力,質疑我是否夠好,因為有時候我上陣時的確表現不好,但他們永遠也不能夠質疑我的專業態度,無論我是否受傷。」


「在2015-16賽季即將結束時,當我們從英超降班,布萊克(Eric Black)成為看守領隊,我失去正選席位,但我是隊長,我想繼續對更衣室產生積極影響。布萊克指我態度絕對正確,他說他不敢相信,因為他把我排除在名單之外。我問他對我有甚麼期望?期望我在職業生涯中走到哪這麼遠?這不是靠運氣。我告訴他,從一開始我就擁有良好的態度,因為我必須這樣做。我在列斯的一個小鎮長大,那裡的機會不是經常有的。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我立誓永遠不會因為態度不好而讓自己失望,失去任何東西,至今我仍一直堅持下去。是的,傷患會讓我沮喪,但既來之則安之,我絕不會故意破壞和對他人造成負面影響,這不是我長大的方式,我也並不認為這是不公平的。如果您了解我就會知道我是這樣的人。當我回顧自己的職業生涯時,我知道事情可以變得更好,但我已經盡我所能,因此我感到滿意。現在,作為一名前球員,我再次處於一個快樂的位置,這是最重要的。我只是感到很幸運,因為我仍然參與足球比賽,以新角色體驗足球員的生命。」

米卡李察士足足兩年沒為阿士東維拉上陣,旁人以為他白賺人工,對他施以白眼,但又有沒有人了解過他的心路歷程呢?要克服傷患,重新踏上球場振翅高飛,當然值得球迷的鼓舞,但不能夠突圍而出,而被慘遭淘汰的傷兵,同樣值得大家尊重。


自白全文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