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朗—王者歸來

煮酒話足球 於 18/06/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這可能是足球史上其中一個最勵志的故事。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三號,歐冠八強首回合,拜仁慕尼黑 1-0 領先皇家馬德里。

三十二歲的C朗拿度無可避免受到了時光老人的侵襲,這賽季身體能力顯著下降,在場上無功而還的次數愈來愈多。球季到了四月,西甲單季進球只有十九個,歐冠進球更只有可憐的兩個,人們說他老了,挑剔的斑拿比奧不時出現對自家皇牌的噓聲,甚至他自己也低下一貫的高傲,說出:「當我達不到球迷的期待,是因為我再也做不到了。」這樣的說話。



同時間,美斯以十一球領跑歐冠射手榜,帶領巴塞六球逆轉巴黎,締造史上最大逆轉。


現在,卡華積在右路帶球推進,看了一眼禁區。
「卡華積傳中,C朗門前搶點,進了!!!」



「阿辛斯奧傳中,C朗漂亮的反越位,又進了!皇馬逆轉拜仁!」

「C朗推射空門,帽子戲法!皇馬奠定勝局!」

「C朗(又)帽子戲法,皇馬淘汰馬體會!」

「C朗梅開二度,皇馬在決賽擊敗祖雲達斯!」


皇馬在歐冠四年三冠,成功衛冕,近代唯一。
對著三隊歐州頂級球隊,C朗四場十球,歐冠史上最具統治性的表演。

時間倒退到二零一三年一月七日蘇黎世,2012年金球獎頒獎典禮。

縱使上賽季打進了六十個入球,交出十五個助攻,助皇家馬德里重奪失落四年的聯賽冠軍,C朗拿度仍要無奈地接受金球獎四連亞的事實。因為台上捧起金球的那個人在同一賽季打進了七十三球,交出二十八個助攻,前無古人,後亦難有來者。

金球獎四連霸,美斯基本上成為當代第一人,離史上第一亦只差一個世界盃。

而C朗則吞下苦澀的四連亞,成為所有英雄故事裡烘托主角的那個注腳。那些年的他無論如何拚盡全力,數據如何驚天地泣鬼神,但到了最後總是差了那麼一步。就算他能打敗所有人,但內心深處,他知道——所有球迷都知道,那裡還有一個無法被打敗的人,無論他做得多好,那人都可以做得更完美,帶住精靈的優雅,把總是歇斯底里的他輕巧地籠罩在自己的陰影裡。


金球獎一比四,西甲聯賽冠軍一比五,歐冠冠軍一比三。壓倒性的榮譽數量,個人到球隊戰績的全面壓制,還有C朗大兩歲的年紀,都預示著美斯時代第一人的位置不可動搖。就算是最忠實的支持者,也放棄了他會重回王座的想法。

只有他自己還沒放棄。

所以,他成為皇馬每次訓練課最早到,最遲走的人。
所以,他的意識愈發敏銳,跑位愈發鬼魅,射術愈發精準。
所以,從2014年開始,他在四年內拿了三個歐冠冠軍,也拿了同樣數量的金球獎,重新統治足壇。
所以,他以一己之力帶領歐州二流的葡萄牙登頂歐國盃,拿到美斯一直望門興嘆的國家隊榮耀。
所以,他把本應屬於美斯的十年,硬生生的變成共分天下,甚至,猶有過之。


足球史上每一個時代,都會有它的皇者,他們統領天下,在自己的時代獨領風騷。但在足球世界殘酷的競爭下,幾乎每一個皇者在被篡位後,就從此遠離王位上青天白雲的勝景,無法再重返巔峰。正如NBA的名言:「殺死冠軍的,正是冠軍自己。」登頂的路途辛酸又殘酷,在享受過美酒香檳之後,輕裘肥馬,已難再復當初對榮躍的飢渴。所以在漫長的足球歷史上,還真的不曾出現過在被拉下王座後,能臥薪嘗膽,奪回時代權杖的巨星。

直至基斯坦奴.朗拿度的逆襲。

憑著歐冠淘汰賽天神下凡的表現,第五座金球獎基本上已收入囊中。

金球獎五比五,歐冠冠軍四比四,國家隊冠冕一比零。

對了,C朗的四場十球,還順便在歐冠射手榜上逆轉美斯,成為了本年歐冠射手王。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