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粹虛構:社區盾與伊華之亂

電話在桌上不斷震動,仍然處於昏睡狀態的摩連奴從床邊的木製的桌上拿起電話,連來電顯示也不看就按「接聽」。「喂?」傳來的是一把沙啞的聲音。這時摩連奴拿開電話嘗試用力睜開眼一看,驟然發覺正與他通電話的是被他稱為Specialist in Failure 的雲加。摩連奴按了擴音功能後,就帶著電話準備到浴室梳洗。

雲加憤怒地大叫:「我已經打電話給你十三次,第十四次才接通,荷西摩連奴,你真可惡。」
摩連奴道:「失敗博士,你連打電話也這麼失敗,究竟你找我幹什麼?」
雲加回應:「我想跟你打賭。」
摩連奴迅即回答:「無論如何,你都不會能夠成功戰勝我的。」

雲加開始展述這次的賭博遊戲內容:「眾所週知,你我是真正的宿敵,一直以來,在球場內外,球壇上至球員下至球迷都認為我絕對不是你的對手。我都快退休了,相信你的第三季魔咒亦準備生效,因此我們的交手機會已經所剩無幾。」

此時正在擠牙膏的摩連奴停了,並且回想起從前與雲加的往事。

雲加續道:「荷西,幾天後便上演社區盾賽事,那時我一定會擊敗你。假如我失敗了,我將會把阿迪達及梅迪蕯卡都賣走。怎樣呢?」

摩連奴思索片刻後,他胸有成竹地道:「好!你可以先為阿迪達及梅迪蕯卡尋找買家吧,我一定能夠把你打個片甲不留。」雲加隨即說:「你的賭注呢?」

摩連奴冷笑一聲,說:「嘖嘖,何需要賭注呢?我都說了,不用太擔心,你一定會輸的。」

雲加忍著怒氣假裝冷靜的說:「我現在給你最後一次選擇的機會,假如你仍然選擇不定下賭注,而你最終輸了,那麼賽後我就會代替你選擇。」

摩連奴:「隨你喜歡吧。我不會害怕失敗者的,更不會加入失敗一族,我是現時世界上最成功的領隊,哈哈哈哈!」話畢,摩帥就隨即掛線。

那天是七月三十日,雲加在致電摩連奴後,隨即在阿仙奴的通訊群組內號召球隊所有前線人員提早回到訓練場進行特別會議及加操。

雲加的 一雙佈滿皺紋的老手推開通往訓練場的大門,首先撲來的是一股草腥味,再來的就是一眾球員竊竊私語的聲音。就在雲加踏入草原的一緩間,球員都合上嘴,並且準備聆聽領隊的說話。

「是這樣的,相信大家都知道我有一個夢想,就是擊敗荷西摩連奴,接著取得賽事的冠軍。去季季中後期,我曾要求大家拼命也要成功衞冕足總盃冠軍,因為這樣才能在社區盾此『一戰定冠季』的賽事中遇到車路士,我才能有機會完夢。」雲加眼帶淚光,苦笑著說。一眾球員都低下頭,默不發聲,好像有點內疚。

雲加續道:「今早,我就致電了荷西,邀請他進行一場賭博。」眾人頓時嚇了一驚,隊長阿迪達立即問:「是甚麼類型的賭博?賭注是甚麼?我卻不懂得賭啊,千萬不要找我!」
所有人頓時陷入瘋狂的笑聲中。

「咇...」雲加一聲哨聲,所有球員就像士兵一樣馬上立正,雲加續道:「賭博是關於社區盾的。假如我方戰勝摩車路士,那麼我就有權選擇如何懲罰他;假如我方戰敗...」

梅迪薩卡按捺不住,便說:「會怎樣呢?」雲加回答說:「一些傳統習俗將會再次實行。」梅迪蕯卡摸不著頭腦,只能苦惱地思考。雲加又道:「去跟助教們訓練吧,我們一定要戰勝歸來。」觀察了一會後,雲加就獨自走回辦公室,準備思考戰術。他一路走,一路深思,直至有人高速走過,把他撞跌,他才知道自己已經步出訓練場外的停車場,而這並不是他的目的地。

雲加回首一看才發現撞到他的是一名疑似是基比斯的小伙子,於是他大叫:「基比斯,幹麼這麼遲啊!」小伙子沒有回應,只是繼續走。此時,雲加邊叫「基比斯,幹麼這麼遲啊!」,邊加快腳步,嘗試追著小伙子。正當小伙子準備右轉入更衣室時,雲加穩約看到小伙子的則面,才察覺他並非基比斯,而是張柏倫。於是雲加吸了一口氣後,氣運丹田,大聲喊道:「張柏倫...你立即回來。」說罷,張柏倫就從更衣室跑到雲加跟前。

雲加道:「為甚麼遲到?」
張柏倫道:「因為跑車拋錨,我要乘座巴士,再步行才到。而且途中遇到很多球迷,所以就遲到了。」
「張柏倫,我剛剛說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事,你快去參加訓練,並且了解一下那件事。」:雲加道。

張柏倫點頭後便回到更衣室準備去訓練,另一邊廂雲加就回到辦公室。雲加拉開椅子坐下,從抽屜拿出一本筆記簿,接著嘆了一口氣,並等待電腦系統開始啟動。登入電腦後,雲加開啟了一堆車路士的球賽短片,打算把車路士的破綻抽出來,然後再細心研究。

雲加的腦袋不停轉動,寫了數十個方案,仍然未合心意,寫了又撕掉,撕毀後又重新思考。起初地上只有些微紙碎,但過了一課操練的時間,辦公室佈滿一座座小雪山。

正當雲加陷入僵局時,張柏倫敲門,腦海一片混亂的雲加示意請他進來。雲加道:「張柏倫,你應該知道將發生甚麼事吧!」張柏倫點頭,雲加續道:「這是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你要助攻,甚至入球,否則,你大禍臨頭。攻破車路士大門,我給你一輛新型號跑車;若你不能建功,而且球隊輸波,你就要加操。」張柏倫不寒而慄,他從來未見過這樣嚴肅的雲加,只好答應。

時光飛逝,到了大戰日,張柏倫比其他球員緊張,一心為跑車而戰。此名英格蘭右中場狀態不算極佳,但在24分鐘攻入了致勝一球。哨子一吹,賽事結束,雲加心中大喜,摩連奴心知不妙。晚間雲加在慶功宴時,思索的不是戰術,而是應為摩連奴作怎樣的決定。就此他就跟梅迪蕯卡丶阿迪達及功臣張柏倫進行討論。

雲加道:「梅迪蕯卡丶阿迪達,很高興我今夏不需要賣隊長。」梅迪蕯卡丶阿迪達對望後問:「甚麼意思?」雲加笑道:「其實我下的賭注是,把你倆都賣掉。由於現在贏了,你們就可以繼續為兵工廠披甲。」兩人同時嘆了一口氣。雲加問:「三位認為,我應該怎樣懲罰荷西?」四人思索片刻,阿迪達說:「啊!應該要他請我們吃飯。」雲加搖頭。張柏倫:「給我們每人一架跑車?」雲加微笑道:「少年,你太年輕了。我要令車仔軍心動搖,甚至間接令他被解僱。」梅迪薩卡隋即道:「我知道泰利上季能夠全勤原因是伊華的照顧。教授,不如你要求摩連奴棄用伊華。」雲加大笑數聲:「哈哈哈哈!好主意!好主意!知我者莫過於梅迪蕯卡也!飲勝!」

電話在桌上不斷震動,仍然苦惱,悲憤的摩連奴從書桌拿起電話,連來電顯示也不看就按「接聽」。「喂?」傳來的是一把雀躍的聲音,這時摩連奴拿開電話驟然發覺正與他通電話的是被他稱為Specialist in Failure 但卻在不到12小時前把他擊敗的雲加。摩連奴不禁倒抽一口涼氣,這一個來電如同在摩連奴身上灑鹽。
摩連奴:「你找我作甚?」
雲加:「哎喲,荷西,忘記了我們之間的約定嗎?」
「失敗教授,我當然記得,願賭服輸,我要接受甚麼懲罰?」
「非常好!在英超開咧戰,你不可以讓軍醫伊華在比賽中踏上草地,如果她出場,你就要買張柏倫一架白色的跑車。」
「好,好,好。隨你喜歡吧,唉...」話畢,摩連奴就掛線。

摩連奴在之後一星期的訓練中,每天都叮囑伊華千萬不要在開咧戰尾段上場。

八月九日,雲加開啟電視,穿著史雲斯的球衣準備歡看車路士對史雲斯的賽事。「今天是八月九日,我是占美加歷查,究竟車路士能否取得開門紅,為衞冕之路立下一個好開始呢?」傍述員占美加歷查道。雲加不只是希望車路士失利,他更希望自己的計劃成功。

「比賽進入最後階段,夏蕯特疑似受傷,球證示意隊醫進入球場。車路士女軍醫伊華二話不說,立即奔進球場。」傍述員加利尼維爾說。雲加頓時彈起,他的心情比阿仙奴攻入車路士大門時的心情更興奮。雲加大叫:「ole ole ole ole....計劃十分順利,球證助我也,伊華助我也!」

尼維爾道:「咇咇咇,比賽完結,車路土主場被史雲斯逼和。」雲加立即致電摩連奴:「失敗者荷西,阿仙奴也只能守和。請於五天就她跑車送到阿仙奴訓練場,謝謝。」摩連奴道:「你上季被天鵝雙殺,今季首戰輸給韋斯咸,我比你好,再見。」

由於伊華間接令摩連奴要送一架跑車給張柏倫,因此摩連奴一踏上隊巴,就處處為難伊華,不斷雞蛋裡挑骨頭。最後兩人陷入罵戰,摩連奴決定免除伊華的職務,可是卻被冷嘲熱諷,及令泰利狀態下滑。一切都在雲加掌握之中,而摩連奴則非常後悔當初決定下一個「令自己任人擺布」的賭注。
我有得揸新車啦!
波士,救人心切啫。

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類同,實屬巧合。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英超  阿仙奴  車路士  張柏倫  伊華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LordBendtner
    LordBendtner 於 26/08/2015 評論 NO. 1

    阿迪達好好人
    請食飯咋😂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