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粹幻想:伊華離職後

(上回提到-伊華間接令摩連奴要送一架跑車給張柏倫,因此摩連奴一踏上隊巴,就處處為難伊華,不斷雞蛋裡挑骨頭。最後兩人陷入罵戰,摩連奴決定免除伊華的職務,可是卻被冷嘲熱諷,及令泰利狀態下滑。一切都在雲加掌握之中,而摩連奴則非常後悔當初決定下一個「令自己任人擺布」的賭注。)

摩連奴免除伊華職務後,並沒有向伊華解釋因由,相反只忙著策劃報仇大計。球會上下皆不知她被免職的真正理由,伊華更感到非常無辜。伊華每天都what's app 摩連奴,希望了解真相信,但摩連奴視而不見。

九月二十一日晚上,伊華致電艾布莫域,當時艾布莫域正在倫敦的一間餐廳享受晚餐。電話震動,正在進食的艾布並沒有聽到震動聲。此時,他的兩名左右門神,四目交投,兩人不斷搖頭,互相用眼神推讓,他們都不知道應否跟老闆說,最後他們決定不打擾艾布莫域。

「電話暫時未能接通...」這段官腔式的錄音通過電話傳到伊華耳邊。伊華頓時覺得自己被車路士遺忘。

她再次致電艾布莫域,這次電話通了。

伊華道:「艾布莫域先生你好,等打擾你一會嗎?」
艾布莫域:「沒有問題啊!」
「老闆,是這樣的,我決定辭職,我明天就會補上辭職信。
艾布莫域呆了一下,後道:「好吧,我亦不會強人所難。要我給你介紹一些工作嗎?我與莫斯科中央陸軍有點交情,我大可叫他們聘請你啊!」
伊華回應道:「艾布莫域先生,謝謝你的一翻好意,但不用了,我希望休息一會兒。」
艾布莫域道:「好吧,你有需要就跟我說吧!感謝你這些年來的貢獻。」
雙方說了一聲再見就掛電話了。

翌日,伊華坐著男朋友的車子到訓練場提交辭職信。
他說:「你會後悔嗎?」
她說:「不。我一定要令到摩連奴雞毛鴨血,我已經有計劃。」
「願聞其詳。」
「我聽說香港有一個習俗,好像叫『打小人』,是用來對付你討厭的人,我打算去見識一下。」
「你何時出發啊?」
「我打算一會兒就出發,三四天就回來。」

此時車子已經停到訓練場閘口,伊華下車就快步進去。

訓練基地的一事一物都把她帶到回憶的江河中,伊華百感交集,走著走著,片刻已經到了艾布莫域的辦公室,她㪣了三下門就進去。她一進去,迎面撲來是濃烈的紅酒味,房間內卻空無一人。伊華只好把信放下就離開,接著她就到儲物櫃收拾物件。

伊華打開儲物櫃門,第一眼看到的是與摩連奴的合照,是季尾時拍的,她立即把它撕下來,然後壓成一個紙球並且掉在地上。她把其他的物品一一都放進袋裏,當她把櫃門關上,準備離開時,泰利和夏蕯特經過。

两人都見到伊華朝著大門方向走,於是問:「伊華醫生你要去哪裡?」
伊華道:「我要離開了......」
他們都詫異的說:「你有甚麼打算?」
「我打算令到荷西那性別歧視的瘋子感受一下被車路士解僱兩次的滋味。哈哈...」(伊華明顯的還未知道真相。)
泰利道:「其實我們也不太喜歡這寸咀王的。祝你前程似錦!再見了,我們要練習了。」

三人擁抱後,伊華便離開七味之地。她打開男朋友車的門,坐下,倒抽一口氣。
男說:「真的不後悔?」
伊華道:「不,永不。不要再問了,更不要提起荷西。」
車了靜了,不久他們亦回到家中,伊華開始執拾行李。


另一邊廂,摩連奴在辦公室內與教練團思考如何改善戰積(期間他不斷打噴嚏)。球員們則正在健身室進行體能訓練。訓練期間,球員鴉雀無聲,他們都知道伊華離隊後都變得比平常的靜。

泰利突然道:「究竟荷西是否種族歧視伊華?」大家都猶疑了,泰利續道:「其實我不大相信荷西會歧視她,也許他有難言之隱,但他的處理方式是有點完過火。」沒有人敢說一句話,伊雲奴域道:「他日常的態度簡直差勁,指示模棱兩可,完全不知道他的心在想甚麼。」其他球員紛紛點頭表示認同。此時摩連奴正準備進入健身室,他在門外聽到對話,更見到他們點頭。摩連奴怒火中燒,大力推開木門,踏進健身房。
木門碰到牆壁,發出一聲巨響,門的玻璃小窗震裂,全部球員朝門的方向一看,心知不妙。

「伊華奴域,你敢的話就再說一次!」摩連奴紅著臉的叫罵。沒有人敢發出聲音。摩連奴續道:「我警告你們,不要再提伊華那害我的婆娘,更不要在訓練期間閒談。再是如此,我就會棄用你們。」


伊華把行李放在飛機座位上的儲物櫃後就坐下,扣上安全帶。乘客正陸續上機,伊華趁飛機未起飛,就Whats App 男朋友報平安。伊華打了「機已上」三字後,按傳送。此時她想起自己還沒有退出車路士群組,於是就進入群組,毫不猶豫的按退出。伊華退出軟件,把電話轉至飛行模式,接著選取最愛的歌曲 Hey Jude,帶上耳機,靜靜的等待飛機起飛。

「各位乘客早安,我是副機長摩尼奴,飛機將於十五份鐘降落香港赤蠟角國際機場。現在為當地時間上午八時,香港時間比倫敦快七小時。香氣溫為三十六度,陽光普照。多謝各位乘座英國航空,祝大家旅途愉快。」伊華剛剛睡醒,還有一點兒睡竟,但一聽到副機長名稱疑似摩連奴三字,就立刻醒過來。

伊華落機後立即乘的士到尖沙嘴準備到酒店。她把行李放在酒店房間後就展開旅程,而第一步當然是主要的打小人。

伊華到達鵝頸橋後,猶豫不決,她不知道那一個最好。最後她決定到最多人龍最長的一檔排隊,到她的時候,阿婆問:「鬼婆,打小人啊?打咩啊?老闆定情婦?」伊華呆了一呆,幸好背後有一位香港年輕人幫她作翻譯。

「打你個小人頭,等你有氣無訂透,日日去撼頭....」罵聲中夾著一點鞋的拍達聲。同時間年輕人就不斷為她進行翻譯,聽完神婆咒罵摩連奴後,伊華心裏暗喜。


泰利每天都想念著伊華,他希望策動軍變,推翻摩連奴,為她報仇。而計劃就是交出差勁的表現,以拖累成績,再嘗試彈劾摩佬,意途令他被炒。泰利更嘗試疏擺董事局,事敗董事局否決方案。
伊華:你歧視我?
伊華:唔好喊,I Will be Back
泰利:我會幫你報仇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英超  車路士  摩連奴  伊華  泰利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