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中場平衡乃林柏特之終極課題

Blu波pen 於 03/11/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係轉會窗嘅最後關頭,車路士分別將巴克利同路夫斯捷克外借到阿士東維拉及富咸,而傳聞已久嘅收購目標迪根懷斯最終留隊韋斯咸。換言之,車路士將會以佐真奴、簡迪同高華錫呢個中場班底出戰第三季英超。

喺沙利上任後,明顯有意將拿玻里時代嘅黃金中場線複製到車路士,而呢三個球員亦成為中場骨幹。佐真奴負責節奏控制、簡迪負責掃蕩、高華錫負責推進同支援,按照理論呢條中場線應該相當平衡。但現實係,呢三位中場一直無法互相兼容,甚至會放大咗對方嘅缺陷。高華錫技術水平高,但進攻參與度低,火力遠遠不及能夠一季射入十多球嘅咸錫,因此車路士嘅中場前插責任就落到衝擊力更強嘅簡迪身上,不過簡迪嘅波底亦比不上阿倫,前插時雖然偶有斬獲,但始終唔係穩定嘅進攻點。與此同時,簡迪過度前置亦暴露出佐真奴單防能力不足嘅問題,導致車路士中場一度面臨崩潰。雖然後來憑住沙利對球隊嘅調整,令車路士能夠安然渡過球季,仲順手拎埋歐霸盃,但直到佢離隊前仍然冇辦法調和呢三名星級中場,而車路士嘅sarriball改建工程亦以腰斬告終。

話雖如此,沙利對車路士嘅技術化轉型打下重要基礎,林柏特上任後源用大量沙利遺留落嚟嘅資源,例如係前場逼搶嘅隊型、後場組織嘅方式等等。林柏特初期繼續採用433陣式,延續沙利時期嘅中場配置。不過由於簡迪嘅傷患同蒙特嘅冒起,一度令車路士轉陣4231,以佐真奴同高華錫擔任雙軸(double pivot)。兩位中場培養出良好默契,為車路士中場注入出色嘅組織同控制能力,更造就出七連勝嘅佳績。到簡迪傷癒復出嘅時候,林柏特再次將陣式改為433,但簡迪嘅加入唔單止冇提升到中場實力,更影響咗高華錫同佐真奴兩人嘅發揮,令三中場無法協調嘅問題再度浮面。其後林柏特嘗試以簡迪拍擋佐真奴或高華錫踢雙中場,但效果更為慘烈,釀成車路士整季最低迷嘅一段戰績。不過唔知係好彩定唔好彩,呢個問題並無纏繞林柏特太耐,因為簡迪無耐就再次傷出。
停賽期間除咗為傷兵掙取康復嘅時間外,亦令林柏特重新思考球隊嘅陣式配置。復賽後林柏特將中場結構大改,最明顯嘅分別就係棄用佐真奴,改以簡迪出任單防中。陣式雖然仍然維持433,但展開方式非常唔同,簡迪唔可以好似佐真奴咁作為組織核心,因此非常依賴左右中場嘅回撤同中堅嘅用球能力。呢套陣式喺對陣曼城時收到唔錯成效,因為該場比賽車路士以防反為主,簡迪唔需要負責太多組織工作。但當車路士作為主攻一方時,呢個中場配置嘅問題就開始出現。簡迪冇辨法做組織起點,令中後場build-up play混亂;而且以簡迪出任墮後型防中限制咗佢嘅跑動空間,佢亦冇足夠嘅身高同對方前鋒爭頂;再者簡迪亦冇佐真奴嘅傳送能力同視野,令轉守為攻變得緩慢。最後隨著簡迪再次傷出,呢個陣式只係測試咗數場比賽球隊就被迫轉返舊有陣式。
經過兩個球季,呢三個中場球員都係未搵到一個最完美配搭方式。簡迪、高華錫同佐真奴同樣具備相當質素,點解用咗咁多時間都組織唔到一條穩定嘅中場線出嚟?個人認為同佢地本身嘅類型同技術特點有關。呢三個中場球員雖然喺各自擅長嘅範疇上做得非常出色,但亦有好明顯嘅技術缺陷,因此中場分工方面要設計得相當精細。佐真奴喺節奏調控、中場指揮方面非常出色,但佢冇泰亞高艾簡達拉、華拉堤等技術型中場嘅盤球同護球能力,因此喺受壓嘅時候佢需要其他球員幫佢接應;簡迪嘅搶斷能力世界頂級,但無奈波底差傳送弱,好多時搶完個波都會送返比人,所以喺由守轉攻嘅轉換上仍然要靠其他隊友幫忙;高華錫係當中較全面嘅一個,擁有不俗嘅傳送能力同極精湛盤扭能力,但進攻侵略性嚴重不足,亦欠缺對於中場嘅指揮同控制嘅能力。簡單而言,呢三位中場只可以提供特定功能,欠缺面對不同狀況嘅對應能力。
今季林柏特決定將中場線再次重新設計,甚有砍掉重練嘅意向。從熱身賽開始,車路士多數排出4231陣式,以雙中場作為主要系統。同上季唔同嘅地方在於兩個中場嘅企位更為緊密,以平排展開,同雙中堅形成一個正方形。進攻時唔會過度前置,盡可能同另一名中場維持距離。防守時內收,充當防線屏障。

呢個中場配置雖然暫時未出現嚴重漏洞,但亦睇唔到有何正面之處。林柏特嘅想法大概係想減省中場人手,將更多資源投放到進攻上,務求減少中場組織時間並盡快將個波運到前場。因此中場嘅工作精度有所下降,而工作範疇變得更廣。喺擁有咁多出色嘅前場球員時,呢個中場部署尚算合理,但問題在於車路士中場球員嘅特質並唔符合戰術要求。呢套雙軸打法講求球員嘅全能性,由防守、轉換、傳送、推進、組織、對抗等等每一項工作都有所涉獵,唔要求「樣樣精」,但至少要「瓣瓣掂」。偏偏車路士嘅中場球員正正不具備呢種全面性,佐真奴、簡迪同高華錫都只擅長特定工作。打個比喻,就好似叫一個專門研究法國菜嘅廚師去煮一餐同時包含中西法日意泰菜特色嘅酒席,咁樣唔單止暴露出短板,更無法突出優點所在。現時三名中場嘅表現或多或少都有啲進退失據,佐真奴失去中後場嘅球權、高華錫唔敢過份上腳、簡迪搶斷後迷失方向。不論係邊一對中場組合,始終無法覆蓋所有戰術要求:簡迪搭佐真奴,冇人識帶生個波;簡迪搭高華錫,冇人指揮中場;佐真奴搭高華錫,冇人做中場掃蕩。如果要令呢個中場配置成功運作,球隊需要一個攻守兼備嘅全能中場,增加中場嘅穩定性及功能性(如靴爾保、費特、湯瑪士柏迪等等嘅角色),亦解釋到點解林柏特咁想要迪根懷斯。

眼見4231陣式發揮不及預期,林柏特喺對陣卡斯洛達同般尼時轉陣,再次起用以簡迪為單防中嘅433陣式。連續兩場大勝同clean sheet,從結果而言呢次轉陣係成功嘅。但以過程同對手以言,將433視為長遠答案仍然係言之尚早。以上提及用簡迪為單防中所衍生嘅問題仍然未解決,簡迪始終唔係現代6號位嘅最佳人選。而且呢兩場比賽對手給予嘅壓力實在唔多,以般尼一役為例,般尼整體隊型企得好後(PPDA高達16.92),車路士幾乎全場都處於圍攻狀態,唔需要花費太多心思力氣已經可以越過中場進入進攻範圍。但假設遇上踢法更進取嘅球隊,就難保簡迪有冇能力可以應付對方嘅高壓。

呢一套嘅433可以話係極端化嘅4231,當林柏特冇辦法尋找中場平衡,就乾脆將攻防切割,放棄既非進攻手又非守衛嘅佐真奴同高華錫。前過簡迪嘅就係進攻球員,簡迪打後嘅就係防守球員,令球隊變成一個類似「5-1-4」嘅狀況(有時兩閘推得極前,甚至可視為7-1-2)。呢種踢法係以進攻momentum取代中場組織,再以簡迪嘅超額輸出彌補中場人數不足。簡單嚟講,係一種近乎放棄中場嘅做法。呢種踢法風險頗高,面對如般尼等較弱嘅對手時可以依賴較高嘅球員質素維持優勢,但面對同級或更強嘅對手時萬一其中一環被擊破隨時會釀成連環崩潰。個人認為4231同433之間係可以尋找一個中間點,例如將433嘅其中一個attacking 8換成控制力較強嘅中場球員(如高華錫、基摩),一來可以加強返中場防守能力同穩定性,二來亦可以依照情況從433同4231中轉換。
中場係一支球隊嘅脊骨,擁有一條穩定嘅中場線係長遠成功嘅重要基石,林柏特作為一個中場球員應該更加明白呢個道理。誠然隊內中場球員嘅技術特點的確增加咗尋找中場平衡嘅難度,但喺未買到新球員前林柏特始終需要好好運用手上擁有嘅人選,再者球隊亦唔能夠永遠依賴買人嚟解決問題。希望林柏特喺加強鋒線同修補防線嘅同時,冇忽略到中場嘅重要性。

如果你中意呢篇文,希望你可以like埋我個facebook page,多謝各位大佬!
Blu波pen:
https://www.facebook.com/blueballpenhk/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車路士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