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球壇,從事翻譯工作究竟是怎樣一種體驗?

亞洲足球情報站 於 13/11/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一次無心之失,引發了一連串的混亂。

今年7月18日,在史丹福橋球場,被車路士任命為新任主教練的沙里出席了首場新聞發佈會。在發佈會上,沙里被媒體記者問到對於從干地接手的車路士陣容有哪些看法時,而根據現場隨隊翻譯員(注:負責將沙里的回答從意大利文譯成英文)的翻譯,這位前拿坡里領隊渴望為中後衛補充“少許質量”。在新聞發佈會現場的記者們將那句話發佈到社交媒體,而這又引發了球迷們在推特上的熱議。沙里的意思是什麼呢?他是否在暗示加里-卡希爾、基斯甸臣或者大衛-雷斯會可能失去位置?


但事實上沙里並沒有那些想法。沙里一直在談論中場中路球員而非中後衛,只不過翻譯使用了錯誤的單詞。當新聞發佈會剛剛結束,車路士的公關團隊就對此事進行了澄清。車路士的中場線也許會面臨新的競爭,不過球隊中後衛的位置是安全的。 這件事反映了語言在足球行業中的重要性,以及翻譯所發揮的關鍵作用。每當足球界最偉大的教練們出席新聞發佈會,坐在旁邊的翻譯都肩負著重任。如果盡職做好工作,沒人會注意到,但一旦翻譯出現哪怕最微小的細節錯誤,那麼後果就會不堪設想。 “在我看來,一位優秀翻譯就像一位優秀的球証或評述員,你感覺不到他們的存在。”柏德列-肯狄克(Patrick Kendrick)說。

肯狄克是一名足球翻譯員,曾為沙里、干地、摩連奴和普治天奴等教練擔任翻譯員。 對足球翻譯來說,他們需要在新聞活動開始前很久就做好準備工作。翻譯員必須熟悉可能在一場新聞發佈會或一次採訪中出現的任何話題,這意味著他們需要充分了解球隊在各方面的情況,包括球隊戰術、球員傷病情況以及近期資訊等。另外,翻譯員還得熟悉可能被提到的任何名字。 “名字總是最大的困難。”精通法文、意大利文和英文的肯狄克說,“你絕對不能把它們搞錯了。”

• 肯狄克和車路士領隊沙里

翻譯員會觀看YouTube視頻,通過這種方式來熟悉服務對象的口音、語速、說話節奏,以及他們經常使用的那些術語或短語。翻譯員或者會寫下一些常用詞匯,進行預先演練。“在我做一次翻譯前,通常會先坐下来,練習可能使用的所有縮語。”羅拔-亨特(Rob Hunt)說。作為一位翻譯,亨特曾與車路士中場球員佐真奴,以及效力於熱刺的達文森-山齊士、拉美拿等英超球員合作。

“我會了解不同球員效力的球會情况,這些年我甚至整理了一份可能出現的外語術語的詞匯表。我要觀察它們,重新熟悉我在工作中使用的語言。”在一場比賽中,翻譯員必須留心球場上發生的任何爭議事件,充分了解事件細節,因為它們有可能成為媒體記者賽後關注的焦點。當領隊走進新聞發佈會的房間,翻譯員必須隨傳隨到,據肯狄克說,他們有時需要在桌子附近“尷尬地潛伏”。隨著電影攝錄機對準領隊,表演開始了。

“如果教練事先跟你打過招呼,和你握手,那你就算幸運了。”亨特說,“在那之後,你就像被扔進了熊窩。” 翻譯的工作可被分為兩種類型,一種是等教練發言結束後,翻譯員再進行翻譯;另一種則是同步翻譯(注:即同聲傳譯),翻譯員會在教練講話的同時做翻譯,並通過電子耳機將翻譯的語音同步傳給房間裡的媒體記者們。在翻譯過程中,翻譯員必須做到不遺漏教練發言中的任何信息,充分表達到細節,並且不能出現絲毫猶豫。 通常來講,與跟球員合作相比,為教練做翻譯更有挑戰性,原因是教練們更有可能使用精確的技術語言和復雜的隱喻。另外,教練們的情緒很容易發生變化,尤其是當他們剛剛看著球隊輸球,並且不得不靜坐著等待翻譯員翻譯他們的發言時。 “他們(領隊)只想盡快結束新聞發佈會,然後回家,但你不得不翻譯他們說的每一句話。”肯德里克說,“有時我甚至會聽到某些教練嘆氣的聲音。”
• 菲爾-迪堅臣與摩連奴

某些時候,翻譯知道自己說的話會被媒體重點報導。 2015年7月,在韋斯咸對陣安道爾球隊路施坦斯(Lusitans)的一場歐霸盃外圍賽后,馬克-祖斯(Marc Joss)在新聞發佈會上做翻譯,聽到路施坦斯主教練沙維-魯拉(Xavi Roura)炮轟剛剛被任命為韋斯咸主帥的比歷,原因是比歷在看台上觀看了比賽。 “他(魯拉)走進房間坐下,然後就開始用西班牙文咆哮,聲稱比歷沒有在後備席指揮球隊的行為對路施坦斯嚴重缺乏尊重。”祖斯說,“我坐在那兒盯著他,幾乎不敢相信他說了些什麼,但我意識到我不得不用英語將他的話複述一遍。” 祖斯和亨特都認為,為迪亞高-哥斯達做翻譯難度很大,原因是哥斯達說話時夾雜著葡萄牙文和西班牙文,並且口音很重。菲爾-迪堅臣(Phil Dickinson)是英國經驗最豐富、最受人尊敬的足球翻譯之一,在2001年創辦了自己的足球翻譯公司Premier Language Solutions,據迪堅臣透露,他在與前阿森納前鋒雷耶斯合作時也遇到過類似的問題。 “雷耶斯經常提到一些地名,但你根本沒辦法理解……”迪堅臣說,“我不得不問雷耶斯的經紀人,他究竟在說什麼?”

足球翻譯有機會了解某些著名球員的生活,以及一流俱樂部的內部工作環境。例如在2006年,英超球隊韋根僱傭迪堅臣為厄瓜多爾邊鋒安東尼奧-華倫西亞做翻譯——在當時,華倫西亞從維拉尼爾租借效力韋根。在韋根的更衣室,迪堅臣需要坐在華倫西亞身旁,並將來自主教練保羅-朱厄爾的戰術指導,以及隊友們的戰術討論翻譯給華倫西亞聽。 “安東尼奧(華倫西亞)、希斯基和奇雲-基爾巴尼坐在一邊。”迪堅臣回憶說,“拜尼斯真的對安東尼奧很友好,戰術上也非常有見地,總是會在半場休息時提一些建議。更衣室的氛圍很棒。你是一名翻譯,但你會覺得自己也成了球隊的一員。” 在皮耶效力韋斯咸期間,祖斯曾與他密切合作。當聽說祖斯是一名阿仙奴球迷後,皮耶送給了祖斯一件哥斯尼的阿仙奴球衣……自從巴卡約高上賽季從摩納哥轉會車路士以來,亨特與這名法國中場球員合作,他也希望巴卡約高能夠表現得更好。“我記得我十指交叉,希望他的狀態好轉,可惜他沒有做到。”亨特說。
• 馬克-祖斯(中)與亨利及皮耶合照


對於足球翻譯來說,他們進入這一行的方式各不相同。某些足球翻譯擁有翻譯的碩士學位,但也有人沒有接受過任何正式培訓。迪堅臣擁有超過30年的從業經驗,不過在成為一名足球翻譯之前,他在西班牙擔任度假代表和英語教師。祖斯進入這一行的契機則是與西班牙足球記者巴拉格(Guillem Balague)的一次偶遇:2013年,倆人在盧頓機場見面,後來祖斯為巴拉格將他撰寫的梅西自傳翻譯成了英文。 在這個行業,有人希望歐足聯開始在歐冠聯賽等重要賽事中推動同聲傳譯,因為另一種翻譯方式太慢了。另外,隨著頂級足球聯賽變得越來越專業化,歐足聯、國際足聯等機構也可以參照聯合國或歐盟等組織的做法,要求翻譯員通過正式的測試。 就目前而言,足球翻譯的大門對所有人開放,不過前提是你熱愛語言,擁有豐富的足球知識,並且有能力在滿屋子挑剔記者,以及潛在的數百萬名電視觀眾面前輕鬆自如地用多種語言思考和表達。沒那麼簡單,對吧?



本文章轉載至懂球帝作者足球譯佳之言


如對本欄有興趣,可追蹤以下社交平台跟貼最新亞洲足球消息
Instagram : gc_studio2018
Weibo : 亞洲足球專區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亞洲足球情報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