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國難以受到歡迎的Özil

就是足球 於 21/10/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前陣子拜讀同好所撰寫,關於土耳其球星Özil在2018年5月時,因為與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 Erdogan)合照所引起的風波。當時因為一張合照使Özil受到各界的攻擊,再加上當時世界盃的表現不佳,使德國人極為不滿。某種程度來說,合照所引起的風波引起,只是其中一個;很大原因是Özil是土耳其裔,他被迫承擔了所有的怒火。當時Özil說過:「贏球我是德國人,輸球我是土耳其人。」這也凸顯出了,德國仍然有一定比例的民眾對於難民仍然不友善。但是從過去的歷史來看,合照風波以及德國世界盃敗北,或許只是個導火線。

過去土耳其長期受到軍方的干政; 艾爾多安自2014年上任總統後,逐布收回權利,實施多項改革逐漸削弱了軍方的引響力。這也引起了軍方的不滿,因此在2016年發動了政變。這使艾爾多安對於整肅軍方更加的有名有實,因此艾爾多安成功的獨攬大權,並且開始了一系列的獨裁政策,許多反對派人士被迫入獄或流亡海外──使艾爾多安蒙上了迫害人權的爭議。

土耳其境內有不少的族群,其中又以庫德族為最大宗;其中庫德族希望可以獲得更大的權力,因此在境內衝突不斷。而Erdogan自2016年開始就不斷的介入敘利亞內戰,多次入侵了敘利亞的北部;而敘利亞北部最大的族群為也為庫德族。因此大部分的人認為,土耳其介入敘利亞內戰,主因是要削弱自己國內庫德族的力量;既然介入內戰,自然會有無數流離失所的難民,而這些難民都一一往歐洲前去。對於歐洲人來說,這除了讓艾爾多安迫害人權的罪刑多了一筆──自己的生活環境也受到了影響。

2017年可說是歐洲難民往歐洲遷徙的一個高峰,其中又以東歐首當其衝,而東歐諸國政府多為表態,不願接受難民;但是德國總理梅克爾(Merkel)表示願意接受,不過一時之間接收了大量的難民,這也使德國境內引發了眾多問題,在文化、語言、生活背景的差異之下,這使得德國境內許多人無法接受。在2017年德國的「德國聯邦議院選舉」時,一向以反對收容難民並且當時只成立四年的政黨「德國另類選擇黨(AfD)」在這選舉中拿下了12.6% 的高票首度進入國會,成為了國會第三大黨──在民主國家中,國會的議員就代表著眾多的選民,從這結果來看,德國境內有一定比例的人是反對接收移民的。

所以在合照風波之前,其實難民的問題就一直困擾著德國,在德國境內有很大部分的人是歡迎難民的到來;但是也有難民受到一定比例的德國人民攻擊與歧視。所以照片風波與2018世界盃失利,Özil只是成為了一個發洩的對象;照片風波使支持難民的德國人不滿Özil;2018世界盃失利使反對難民的德國人有更多的口舌。

近期艾爾多安再度出兵敘利亞,雖然歐盟強烈譴責但是又拿他沒辦法;因為土耳其至今收容了數百萬的難民,因此艾爾多安就要脅,歐盟若是干預就會將數百萬難民進歐盟。已經經歷過了2017年的難民潮,實在禁不起下一波的難民潮;而難民也成了艾爾多安的政治籌碼,這也使得艾爾多安更具爭議,對於Özil來說又多了許多非議,盡管他不是土耳其總理。

近年反歧視一直是足球場上的共識;但是到了場下是不是仍然為共識,就不得而知了。其實難民的問題一直都是使歐洲諸國焦頭爛額的議題。雖然難民妥善安置,確實可以成為國內很好的勞動力;但是一時之間仍然難以控管,因此也衍生了許多社會問題,這也加劇了種族歧視的力道。就如上述「難民妥善安置,確實可以成為國內很好的勞動力。」因此包括了德國,許多優秀的球員都是移民的第二代,如:法國。對移民第二代的球員說來說,踢球不單單只是生活,而是爭取原本的住民對於自己的認同與支持,簡單來說他們要的只是「尊重」。所以也才會有後來的「贏球我是德國人,輸球我是土耳其人。」

艾爾多安的確是個極具爭議的人,而Özil又是個具有影響力的球星,因此才會引起那麼大的風波;但是很難以對錯去衡量,不過可以以不同的立場來看這件事;2018世界盃的失利,就無需贅言因為他只是單純的成為了出氣筒,再加上當時表現不佳的不是只有他而已,但是卻承受最大的攻擊,單就以賽事來說,這是相當不公平的。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