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聯的災難 --- 慕尼黑空難

曼友引力 MU4ever 於 08/02/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倘若沒有這場空難,也許頂級球員們趨之若鶩的球會不是皇家馬德里,而是曼聯 ......
時間回到1945年2月,當時二次大戰還沒有完結,只是戰火回到了歐洲大陸,英格蘭足球慢慢復甦。一位曾效力利物浦,曼城的中堅退役後出任曼聯領隊,他的雕像坐落在奧脫褔球場,沒錯,他便是巴斯比爵士。巴斯比爵士重用青訓,帶領曼聯在1951/52賽季,55/56賽季,56/57賽季捧走英甲冠軍,在本土已成為山寨王,巴斯比爵士放眼世界,他要曼聯代表英格蘭站在歐洲之顛。
1955年,當年是歐聯成立的年份,由於賽制所限,英甲(沒有錯,是英甲聯賽,英超是1992年成立的)球隊沒有機會參與歐聯,上季的西甲冠軍皇家馬德里在巴黎王子公園球場舉行的決賽中,以4:3擊敗蘭斯,捧走第一屆歐聯冠軍,自此五連霸,直至1960/61賽季,才由賓菲加打破壟斷。
1955/56賽季 首屆歐聯決賽精華
翌年,曼聯憑上季的英甲聯賽冠軍身份代表英格蘭出戰歐聯,這亦是首支代表英格蘭出戰歐洲最高榮譽賽事的球隊,曼聯獲得歐聯外圍賽資格,沿途過關斬將(全部比數為兩回合計: 外圍賽: 安德列治 0:12 曼聯,第一輪: 曼聯 3:2 多蒙特,八強: 畢爾包 5:6 曼聯)在四強對陣衛冕冠軍皇家馬德里以5:3敗陣,由於曼聯陣容的平均年齡僅21-22歲,幾乎全部是青年軍球員,因而被稱為[巴斯比寶貝 Busby Babes],他們也被認為是1957/58賽季歐聯的奪標大熱門。
1957/58賽季,曼聯取得好開始,英甲頭六戰取得五勝一和,在歐聯外圍賽亦以9:2 大勝愛爾蘭球會沙姆洛克流浪者,歐聯第一輪(十六強),曼聯以3:1擊敗布拉格杜克拉,晉身歐聯八強。在歐聯八強首回合,曼聯主場以2:1擊敗貝爾格萊德紅星,次回合須作客塞爾維亞。2月5日,曼聯作客與紅星隊踢成3:3,當晚乘搭英國歐洲航空公司編號為G-ALZU Lord Burghley的空速大使型專機[伊莉莎白號]返回英國,中途停留慕尼黑加油。
機長詹姆士·泰恩是前英國皇家空軍飛行員,擁有卓越飛行紀錄,38歲的副機長肯尼斯.雷曼是二次大戰的皇牌飛行員,他們完成了起飛前的檢查,準備起飛。機上有21名曼聯職球員,還有11名英國的體育記者,還有幾位要去英國的南斯拉夫人,共38個乘客。在前往慕尼黑的航程中,一切順利,成功著陸慕尼黑-里姆機場進行加油。
兩位機長同意在慕尼黑前往曼徹斯特的航程中換位置,原來的機長雷曼成了副機長,泰恩則成為機長,因為雷曼負責駕駛,他習慣坐左邊開飛機,所以坐了左邊,互換位置這一點雖然違反航空公司規定,但機長們經常會違規,他們也不例外。在確定一切正常後,機長向控制塔請示起飛許可,空管員表示允許,並要求他們右轉出發,兩位機長隨即控制飛機滑行,這時機場的溫度是零度。滑行期間,兩位機長發現不對勁,有乘客更看到機輪停了又動,機長緊急要求取消起飛,同時關掉引擎,飛機打轉,停下時機身稍微側向一邊。兩位機長發現引擎轉速有問題。他們向控制塔請示取消起飛,並滑回原跑道,兩位機長認為是引擎加速過度。據專業人士指出,這款引擎經常有油門開太快的狀況,尤其是在高海拔的機場。
空管員允許飛機在原跑道滑回,伊莉莎白號滑行回到跑道起點,第二次嘗試起飛,但再次出現同樣狀況,有乘客再次看到機輪停了又動,飛機再次停了下來,機長再次取消起飛,空管員再次允許飛機在原跑道滑回,機長決定將飛機拖回檢修。諮詢地面技師後,得知為該機型位於高海拔地區的毛病,技師向機師建議稍微收引擎,降低馬力,然後放慢速度重新讓飛機全開,知道解決方案後,機長讓乘客再度登機。機長詹姆士·泰恩於下午3時04分第三度嘗試起飛。
被請下飛機的乘客,不到5分鐘又登機,他們很意外,因為已經兩次取消起飛,現在又重新登機。有生還者表示,如果有人說這太誇張了,我們不登機,大家都會跟著拒搭,但這就是人性,沒人有這種道德勇氣,誰都不想承認自己是膽小鬼。登機後,沒人說話,氣氛很緊張。球員 Johnny Berry 說我們都會死在這裡,教練 Bert Whalley 說就算出事我也準備好了,門將 Harry Gregg 鬆開了領帶,大家準備面對著死神的考驗。機長在起飛前檢查機翼,表示不需要除冰,機長再次請求起飛許可,機管員允許,兩位機長發動引擎滑行加速。由於機場跑道長度超過1900米,就算照原定計劃逐步加速,伊莉莎白號也應該能在滑行1200米出頭時升空,機長讓飛機全速前進,引擎加速一如前兩次出現問題,但今次他們稍微收引擎,降低馬力,然後放慢速度重新加大馬力,生還者認為,那時飛機上有更多人比他更害怕。[105節,V1]機師報出了V1,V1是無法安全取消起飛的速度,空管員在等待機長報出升空所需的119節速度(V2),這時速度突然驟降,正在抬升的鼻輪突然下降,衝出跑道後先撞毀機場圍欄,失控越過一條馬路後,左翼撞及三百米外的一間民房,機身斷為兩截,左邊機身撞向一棵樹,右邊機身撞向一輛泊在營房裡面、裝滿了輪胎和燃料的卡車,並隨即發生爆炸。
生還者表示完全沒有人尖叫或大吼,眼前一下黑,一下亮,還有火光,耳邊不斷出現撞擊聲,那種情景無法形容,接着就是一片漆黑,他以為他死了。但最後他清醒過來,往上爬,他從飛機左側一個破洞爬出去,他聽見有人大叫,[出去,所有人出去,飛機要爆炸了!],但這位生還者,門將 Harry Gregg 聽到了嬰兒的哭聲,他折返機身,在逃出去的洞口回去,找到那個嬰兒,救了她。Harry Gregg 也在機身另一邊找到了領隊巴斯比爵士,他的腳扭曲了方向。他救出一個個乘客,不管生死。副機長被卡在機身中間,兩位德國救援人員爬上機翼展開救援,將他救了出來,他身受重傷。
曼聯7位球員及3位職員當場死亡,包括Geoff Bent(曼聯兩閘的後備球員),Roger Byrne(曼聯隊長兼正選左閘,英格蘭正選左閘),Eddie Colman(年僅21歲,是最年輕的死難者),Mark Jones(曼聯正選中堅),David Pegg(曼聯左翼鋒),Tommy Taylor(曼聯前鋒,平均每三場攻入兩球),Liam 'Billy' Whelan(曼聯前鋒),Walter Crickmer(1926-58 曼聯秘書 期間曾在1931/32賽季,1937/45 擔任曼聯領隊),Bert Whalley(曼聯教練),Tom Curry(訓練員)
Duncan Edwards(以16歲185日成為英甲聯賽最年輕上陣球員,以18歲183日,成為二戰後英格蘭國家隊最年輕上陣球員,紀錄直至1998年才被奧雲打破。他被譽為英格蘭有史以來最有才華的球員,卜比查爾頓指他擁有優秀的體能。強壯的他擁有夢幻般的足球大腦。他無論是右腳、左腳、長傳和短傳均是無懈可擊的。一切他做到的事情都是源於本能。他可以踢任何位置)腿部和肋骨多處骨折,腎臟嚴重受損,被送往慕尼黑工業大學附屬醫院搶救。醫生在治療過後仍有信心他會康復,但說他以後很有可能將永遠不能再踢球。翌日,醫生將人工腎臟送到醫院,不過人工器官減低了Edwards血液的凝血能力,他開始內出血。雖然如此,據說他當時還問時任曼聯助教 Jimmy Murphy:「對狼隊的賽事什麼時間開始?我一定不能錯過這場賽事。」醫生對他的生命力感到不可思議,不過經過長期奮鬥,他最終在1958年2月21日因為腎功能衰竭而逝世。5天後,Edwards和他的妹妹合葬於達德利墳場,超過5,000名群眾於達德利街道兩旁列隊送別。他的墓碑上刻有:「一天的記憶,悲傷的回憶,沒有告別,他離開了我們所有人。」
卜比·查爾頓形容他是「唯一讓他感到自卑的球員」,並形容他的去世是「曼聯和英格蘭足球有史以來最大的悲劇」Terry Venables 亦說道:「如果Edwards仍在世,那將會由他以隊長身份捧起1966年世界盃冠軍,而不是卜比查爾頓。Tommy Docherty也認為:「毫無疑問,在我看來,Edwards將成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球員。不僅在英國,包括曼聯和英格蘭,在全世界上都是最好的。佐治貝斯是很特別的球員,比利和馬勒當拿也是,不過我認為鄧肯的能力和技巧更為全面。

加上11個乘客(大多數是記者,來自曼徹斯特晚報,衛報,每日郵報,每日鏡報等),以及在空難中受重傷,留醫三星期後不治的副機師 Kenneth Ken Rayment,空難共造成23人死亡。在這次慕尼黑空難中,巴斯比本人也身受重傷,之後九周留院治療中曾多次病危,甚至有兩次已經做完臨終禱告,奇迹生還後,他相當自責:「我為什麼一定要踢歐冠盃?為什麼不去質問機長繼續出航的決定?」他非常傷心,萬念俱灰地對太太說。「因為這些男孩們(死去),我要退出球壇了。」太太卻說:「球員們一定希望你繼續教下去贏得錦標,讓他們名字能跟球隊的成就一起,永垂不朽。」就是這句話讓畢Sir抹乾眼淚重建球隊,惟重建之路艱巨不已,更一度陷入解散危機。但巴斯比最終卻奇蹟般康復,並繼續執教球隊。稍後獲英女王授予CBE勳銜。

宿敵利物浦主動提議外借預備組球員予曼聯應急,西班牙班霸皇家馬德里更提出借出「金箭頭」迪史提芬奴一年,還願意代付一半人工,只在英足總阻止後作罷。最終在該屆賽事奪冠的皇馬曾建議將獎盃送給曼聯,但紅魔拒絕接受。

可以說,今次空難徹底摧毀了曼聯,在暫代領隊 Jimmy Murphy 的帶領下,以預備隊及青年軍球員為骨幹的曼聯仍能勉強完成該球季。空難後首場比賽更以3:0擊敗錫周三,而這場比賽的場刊本來載有曼聯球員名單的地方變成留白,因為當時球隊根本無法提供會披甲上場的十一名球員的名字。

皇馬會長班拿貝對巴斯比欣賞有加,於是售賣紀念旗為曼聯籌款,免費招待紅魔球員使用皇馬豪華設施,又安排多場表演賽,想盡辦法助曼聯渡過難關。當年皇馬表演賽戲金每場1.2萬英鎊,班拿貝卻說:「你們能付多少便付多少吧。」重創後的曼聯,對歐洲賽想也不敢想,他們竟仍能與普斯卡斯、迪史提芬奴等天王級球員較技,皇馬的善舉讓曼聯一步步重拾信心,7年後重奪聯賽冠軍。

由於許多曼聯球員死於慕尼黑空難,當時引起廣泛關注,西德與英國雙方急於了解事故真相,但在調查事故的過程中也引起相關爭議。

事故起初,西德當局立即啟動調查,調查員漢斯萊可在當晚失事後六小時,到達現場展開調查。漢斯萊可檢視事故現場時,發現該機的機翼上有一層約八公分厚的積雪,而雪下則有一層冰,而僅只有引擎後方毫無積冰,認為冰塊是由於引擎運轉時吹走的。漢斯萊可當下便判定,飛機在失事之前就已經結上冰塊,認為機翼結冰為失事主因。翌日,調查員在檢視跑道尾端的胎痕時,發現飛機從頭到尾都未起飛,如此一來,漢斯萊可便確信609班機是因機翼積冰而無法起飛,速度過快撞上尾端建築而失事。至於機長回報引擎加速過度的問題,西德當局檢視飛航資料紀錄器後確認,引擎確實輸出足夠的推力,將引擎問題予以排除。事故後數天,西德調查員質詢609班機的機長機長詹姆士·泰恩,主任調查員針對機翼結冰提出諸多質疑。西德當局發現,當天在機場起降的班機均開啟了除冰裝置,然而只有609班機並未開啟,導致機翼積冰。泰恩對此予以反駁,表示在前一趟飛行過程中,就已經開啟除冰裝置除冰,起飛前也確定機翼上的雪已經融化,足以安全起飛。對此,西德拿出一張民眾拍攝609班機的黑白照片,指照片中機翼上大片的白斑均為積冰。西德機場管理當局最初指是次空難的主因是機師沒有在起飛前為機翼進行除冰程序,而且對於起飛前機長與副機長更換位置一事已經擾亂飛行時的主導權,並對機長詹姆士·泰恩提出指控。

609班機的機長詹姆士·泰恩始終認為,機翼積冰並非空難的主因,但遭到西德政府指控、媒體大幅報導之下,詹姆士·泰恩在隔年隨即身敗名裂。事故後泰恩淪為農夫,決定全力洗刷自己的冤屈。他開始蒐集與事故相關的證據。泰恩認為當時機翼上積冰並不足以造成飛機無法起飛,而是受到外力影響,檢視所有證據後,聲稱事故的原因應為堆積於跑道尾端的雪泥。他發現在事發九年前,一架環加拿大航空的班機在溫哥華的機場起飛失敗,加拿大當局調查發現,由於當時積在跑道上的雪泥為事故主因,於是對全世界的航空公司警告,若跑道的雪泥厚達五公分以上就會影響飛機,令飛機無法達到起飛速度,所有飛機都不應該嘗試起飛。但泰恩當時任職的英歐航空並未採取任何行動,僅將警告書存留供日後參考。對於這項證據,西德方面則完全予以否認,堅稱積冰才是事故主因。事實上,伊莉莎白號需至少滑行1200米才能升空,較當日在同一機場起飛的航班的滑行距離都要長,伊莉莎白號滑行至跑道末端未被使用的跑道,受雪泥影響而突然減速,無法升空是絕對可能的。

泰恩在事後對於西德堅稱積冰一事提出有力反駁,指出在事故當下,一名名為卡爾海茲賽佛的人曾在第一時間爬上機翼,試圖解救卡在殘骸中的副機長。而卡爾在接受調查員作證時也表示:「我爬到右翼上面,發現機翼或機身都沒有結冰,我當時穿著橡膠鞋,若有結冰,我應該會滑倒」。但西德在初審委員會時,對此證詞只唸出部分內容,對於機翼未結冰一事隻字未提;而目睹事故全程的德國航管員,也指認飛機滑過跑道雪泥時機鼻突然下垂,但在調查過程這些證詞仍不予採信,西德當局認為,航管員並非正式合格的航管員,都是一些實習生。唯一在作證時提到跑道雪泥的人為慕尼黑機場的主任,但他表示跑道雪泥都未達到五公分,甚至連一公分都不到。但有專業人士指出,雪泥在跑道的不同區域的高度都不一致,左方是一公分,右方可能是十公分,五公分的雪泥已足以影響航班升降。

泰恩的妻子露比·森恩也對西德的調查解果提出科學性的反駁,擁有數學,物理,化學一級榮譽的她發現,消防隊曾對飛機的引擎殘骸噴灑大量的滅火化學物,亦即碳酸氫鈉。她在實驗後發現,只要碳酸氫鈉與雪混合後產生的溶液產生的結凍溫度低於當時的氣溫,所以才會造成單只有引擎部分未結冰,而其他部分機翼卻因溶液產生的低溫迅速結冰。泰恩將這些蒐集到的新證據交予西德當局,但西德當局強硬拒絕重啟調查。1961年,英歐航空因違反駕駛艙不能更換位置的規定,正式解僱詹姆士·泰恩。被解僱後,泰恩仍繼續寫信給西德政府與英國政府,希望兩國能依據新證據重啟調查。西德政府終於在1965年,同意再度檢視慕尼黑空難。當時的英國皇家飛行研究院在英格蘭貝德福一處,研究跑道雪泥對於飛機的影響,發現飛機滑過雪泥時,原本的速度會突然驟降,這與慕尼黑空難的情況完全一致,但歷經兩天的聽證會,西德當局仍不採信新證據,堅稱:「由於駕駛互相交換位置,對情勢判斷的不同,也許會讓空難更加嚴重」。

1967年,英國首相哈羅德·威爾遜在看完一場曼聯的球賽之後對媒體表示,他認為詹姆士·泰恩受到西德政府不公平對待。此言論在英國下議院引發爭論,但最終英國政府仍決定對慕尼黑空難展開詳盡的調查。1968年,英國的空難調查員開始調閱所有空難的證據,研究是雪泥還是積冰造成空難發生。英國當局對於西德政府提出的空難報告的正確性有所質疑。包含當時西德當局提出的照片,機翼上的白色斑點經過分析應該只是表面濕潤的反光。而西德調查員漢斯萊可於現場發現的積冰,許多專家均認為機翼上的積冰僅有五毫米厚,完全不足以阻礙飛機起飛,亦不會造成飛機失速。而當時在第一時間抵達現場的飛行員萊哈邁爾也作證表示:「我走過去檢查飛機機翼的殘骸,完全沒有看到結冰或者冰凍沉澱物,只有融雪」,萊哈邁爾也曾對西德主任調查員萊可表示此一現象,但萊可對此無法反駁。1969年3月,英國政府正式發表調查報告,認為慕尼黑空難的主因為慕尼黑機場的跑道末端,雪泥的堆積令飛機在起飛滑行時突然失速,使飛機未能達到起飛所需速度,而跑道也沒有足夠的距離放棄起飛,導致飛機衝出跑道撞毀失事。

在西德的第一個調查報告指出空難的元兇是機翼的積雪後,英歐航空即時解僱泰恩,泰恩從此成為全職農夫,再沒有開過飛機,而由於長期受巨大壓力折磨,他最終在沉冤得雪後的5年逝世,年僅54歲。
而在曼聯被摧毀後,當季聯賽僅能以第9名完成,足總盃打入決賽,仍以0:2 敗於保頓。歐洲賽方面,及時康復的一隊球員,與青年軍征戰歐聯,在主場以2:1擊敗AC米蘭,但作客聖西路球場大敗0:4,全季三大皆空。皇馬失去有力競爭者,在迪史提芬奴,普斯卡斯,真圖及雷蒙高帕等多位球星帶領下,直落五奪歐聯,成就前無古人,這亦使絕大多數歐洲球員們,均以加入皇家馬德里為職業生涯的終極目標。直至現時為止,皇家馬德里11次奪得歐聯冠軍,是最多次數的球會。

翌季巴斯比復出領軍,並著手重組球隊,提拔佐治貝斯及丹尼斯·勞等多名優秀球員。這些新球員加上於空難中倖存的卜比查爾頓及William Anthony Foulkes等原有球員組成新一代陣容,並在空難十年後(即1968年)在溫布萊球場舉行的歐聯決賽中以4:1擊敗葡萄牙球隊賓菲加,卜比查爾頓梅開二度,奪得球隊第一個歐聯冠軍,總算將獎盃帶返奧脫褔,撫慰英年早逝隊友亡靈。巴斯比此時已白髮蒼蒼,戴上隊長臂章的查爾頓亦髮線後移。

關於空難,還有一個禁忌需要曼聯球迷留意,不要稱曼聯為 Man U。西布朗球迷在空難後侮辱Duncan Edwards,創作了歌曲 "Duncan Edwards is manure, rotting in his grave, man you are manure- rotting in your grave" 兩大死敵利物浦與列斯聯也創作了歌曲"Man U Man U went on a plane Man U Man U never came back again" 以及 "Man U Never Intended Coming Home",當結合每個單詞的第一個字母,就是MUnich 慕尼黑,所以請求大家不要使用Man U,這是對死難者的不尊重。

By Jones

如果想知道更多曼聯資訊,歡迎支持曼友引力 MU4ever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曼聯  慕尼黑空難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Shaco Chau
    Shaco Chau 於 09/02/2017 評論 NO. 1

  • Billy Ching
    Billy Ching 於 09/02/2017 評論 NO. 2

    Rip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