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誤定位引爆球隊,打破塵封尷尬紀錄】

2019年以來三場聯賽顆粒無收,在羅馬與AC米蘭亦步亦趨的同時,藍黑軍團合共丟失了8分,原本穩如泰山的第三位置變得岌岌可危,史巴列堤的威信在轉會市場中進一步受到打擊,這場比賽的對自身戰術的自我否定,以至於球員們特點的錯誤定位,進一步點燃了球迷的怒火。首次由華人(蘇寧+萊恩)合資擁有的國際米蘭,卻沒法在新年前取得勝利,更打破了塵封63年最長不進球的紀錄,史巴列堤面對的壓力,可想而知。

如果說皇家馬德里的入球荒源於缺乏高效射手,坐擁如日中天的伊卡迪以及潛力無限的羅達路馬天尼斯,國際米蘭仍然無法進球,史巴列堤確是難以推卸。其對於傳中戰術的嫌棄不用,對拉開互爆方式的迷戀,以至於用人上的偏執,都讓國際米蘭良好的陣容結構,暴露了難以修補的空隙。


【高節奏比賽反傷自身】
經過幾個賽季的努力,國際米蘭目前的陣容已經漸趨完備,雖然沒法擁有巨星級的球員壓陣,但憑藉大量的囤積不同風格的球員,令國際米蘭能夠比其他球會擁有更強的續航能力。隨著基達的融入、馬里奧的復出,賽季初排名榜末的場均突破數字亦逐漸上升,史巴列堤手上的兵源越多,戰術的功效就越顯著,戰平羅馬、大勝拉素的比賽,都充分顯示出國際米蘭本賽季擁有的實力。

可惜的是,自出道以來就沉迷高節奏比賽,更喜歡大量攻守轉換的方式完成「互刺」的史巴列堤,終究沒有放棄其核心的思想,史巴列堤不僅將陣型改為更進取的4141(或433),更開始要求伊卡迪深度回撤去協助進攻,以求加快隊的運轉速度。


誠然,伊卡迪近兩賽季的腳下技術已經有長足進步,接球與二傳的技巧已經得到大幅的提升,但以頂級射手回撤推進,目標是中場、翼鋒的後排插上,完全是本末倒置的行為。史巴列堤錯誤的定位首先消弭了主力射手的觸覺,更甚者,由於進攻效率低下,加上大量的攻守轉換,國際米蘭的後防線承受了大量的壓力,季初表現出色的波素域在單防中的戰術下進一步透支體能,連續出戰的史堅尼亞亦增多了傳球的失誤,球隊在高節奏比賽下,往往是失利的一方。

用個比喻
國際米蘭的陣容像是一支大木棍,比武時威力不及刀劍,但只要反覆使用,多用不用的姿勢,總能把對手打得傷痕累累。
史巴列堤卻把大棍當劍使,不斷用棍在捅對手,結果往往被一些小球會的小刀匕首弄得混身傷痕。


【用人執迷引發轉會動盪】
雖然史巴列堤在記者會中強調,只有比列錫一人在冬窗提交過轉會申請,但從馬路達以及奧西里奧兩位高層,以至於球員的經理人說話中,不難找到米蘭達、簡達華、戴拔、加利亞迪尼等人都在冬窗尋求過轉會,歸根究底,史巴列堤的用人方式,確實是引起了球員的不滿。

如果說米蘭達年事已高,又沒法提到迪費爾的組織力,戴拔由於小傷不斷而遭到棄用,簡達華與加利亞迪尼兩人的低出場率,就是史巴列堤的責任了。加利亞迪尼在大勝熱拿亞一役後莫名奇妙遭到棄用,意大利人雖然在組織能力上有所欠缺,但確實是中場唯一一個能夠提供硬度,身體對抗以至一對一防守的人員,上文所述的互爆場面,加利亞迪尼至少能夠在落位防守當中提供阻截能力。如果他輸給的對手,是卻奧斯、摩迪,甚至更加靈活的連干,尚且講得過去,但雲仙奴?

同樣的情況有簡達華,誠然其執迷傳中的打法會令人不爽,加上身體機能的下滑令他無法承受90分鐘高節奏的比賽,但假如與之抗衡的,是一流的球員,他無法出場是絕對講得過去,但完敗給普列坦奴,以至本場比賽下半場輸給雲仙奴?

史巴列堤對待球員的方法早有耳聞,上賽季用過同樣方法對待馬里奧令葡萄牙人負氣出走,目前更衣室的困局,他是責無旁貸的。


【還有救贖的機會嗎?】
更衣室的和諧是史巴列堤的救命稻草,簡達華等人雖有轉會的心,但卻從不是鬧事份子,史巴列堤能否在短時間內握著球員這道救命符是他續命的基礎。但柏爾馬一役已經不容有失,重回傳中老路抑或堅持互爆戰術已經是他命運的抉擇。

現代足球的世界,陣容實力與風格特點的完備決定了聯賽的上下限,教練在過程中的角色已經轉移為「定立風格」「樹立核心」「制定後手」等,國際米蘭目前的陣容結構,無論是摩連奴的回歸、施蒙尼的天空降,以至於干地的接手,都屬於「他們都合適,但其實都不合適」的情況,對國際米蘭衝擊前列沒有太多的影響。


不過,士氣的提升,以至於打法的確立,對於矢志回到歐洲頂尖行列的國際米蘭,實際上是有其必要性,史巴列堤的上限已到,藍黑軍團即使能夠忍受剩下十六場的聯賽,也必須要為夏天作好準備。

BLnaze的足球札記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