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亞斯於馬賽的自我救贖

勁好波 於 03/07/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雖然中國武漢肺炎令法甲腰斬,令巴黎聖日耳門以12分之差奪冠,但馬賽仍能繼12/13球季後,首次躋身聯賽頭三位,在今個球季勇奪次席,分別領先第三雷恩及第四里爾六分及七分。馬賽今季成績回勇,頭號功臣非重回球壇的維拿斯保亞斯莫屬。昔日球壇天之驕子,年少成名於波圖,在英超兩次碰壁,敗走到俄羅斯,更到中國執教上海上港,讓人有每況越下之慨。他繼而轉戰越野賽車,更令人以為他的足球事業已戛然而止,而此番出山執教法甲褪色勁旅,力證自己亦有相當實力,並沒有江郎才盡。

主打陣式
保亞斯今季有67%時間使用433或陣營相似的4141陣式出擊,而第二使用率的就是4231或相似的4411了,但僅得15%。
以下是他在各位置上最喜歡使用的球員:
門將:文丹達
右閘:酒井宏樹
中堅:卡亞及卡馬拉
左閘:阿馬維
防守中場:史杜特文
中路中:朗治亞及山桑
右翼:保拿沙亞
左翼:皮耶
前鋒:賓尼迪圖
當然,如果不是主力泰奧雲受傷,他應有一席之位。

馬賽陣中的球員多數周身刀,不限住單一位置,如卡馬拉可以出任中堅及防中,甚至左閘;沙保拿沙亞可以兼任右閘,而酒井宏樹可以出任左閘。

進攻追求闊度
由中路進攻比率:20%,全法甲最低—這數據足夠說明馬賽的重心區域在哪裡吧﹖ 再談多點數據,馬賽的左路進攻比率有34%,而右路更達到45%。如果光靠邊線進攻實在太易被人看穿,在泰奧雲受傷的陰影下,單靠皮耶實在太重負荷。因此保亞斯的馬賽為邊線安排人多打人少,防守中場跟隨潮流退至中堅前點位置作保護,讓中堅之間可拉開空間,成為一個三角形,令兩閘,甚至中場可以盡用球場闊度作疊瓦進攻,效果有點像早前洛迪高寫的拉素一般 (文章連結: https://bit.ly/2AMXvO0 )。馬賽此時陣型會變成343。
中場中會上前進佔對方中場與防線中間的空檔,兩閘位置提上,看來像all out attack般,中場反而缺少一個拖後組織者。而此刻聚焦在一條邊線時,以左路為例,左中堅、左閘、站位較左的中場中及左翼就會形一個菱形,防中亦不時後退幫忙分散邊線壓力。

而在開龍門球時,馬賽亦會開短龍門球,但開完後隨即會將傳球分到兩邊,企位較闊的隊友,門將文丹達甚至會直接將球傳至兩邊。馬賽對邊線的固執更體現在希望在邊線overload對手,如下圖所示,本來戰術上左閘與左翼會持續壓著對手,但當左翼內切中路後,靠左的中場中路球員就會移到左路填補皮耶的空缺,在左路維持人數。

既然說是邊線overload,活用球場闊度至關重要,無論球是否在自己一方,都會上面助攻,有助隊友轉邊,而防守中場並不會上前,而是留在後方,與中堅組成三角形。

而在加強邊線進攻後,馬賽的主要進攻手段自然是傳中-場均13球。值得一提的是,除了overlap,馬賽兩閘亦會underlap,即進佔half space空間,而翼與閘甚少處於同一直線,有時就由兩翼進入half space而由閘位上邊線位置。而中場中亦會不時走向邊線,讓翼鋒可以持球向內進攻,尤其以皮耶較自由的踢法,這種做法可確保邊線人手充足。

馬賽踢法直接,中場線位置不會留太多人手,而後場亦會找到時機「放長波」予邊線球員,亦讓馬賽兩翼可快點作突擊,而馬賽亦不會盲目長傳,要知道馬賽今季傳球平均距離只有19米,因此馬賽亦會作適量短傳。

將對手迫入中路
當對手得到球權時,馬賽就會將陣式轉變為4141,站位亦會較前,而與一般前場壓迫,將對手所有向前傳送路線封殺的球隊不同,馬賽會讓對手中堅傳送給中場組織者,然後才會施加壓迫,而施加壓迫的方法則是將向邊線的傳球路線加以封殺,讓皮球在中路運轉,無法將球傳到理應更多空間,面對較小包圍的邊線(至少有一邊不會有敵人,而是邊線。)當皮球傳到邊線時,馬賽才真正增加壓迫,將三邊包圍圈層層縮小,就像建造一個籠一樣,來個甕中捉鱉。

轉換位置
反攻時的馬賽往往讓球員互換角色來維持本來陣營。就好像防中回後與中堅拍檔一樣,而
當馬賽面對對方兩位前鋒壓迫時,後場組織就有人數優勢,而保亞斯的馬賽亦希望在面對不同對手時,基本陣式都不會加以變動,因此便以球員補位來鞏固陣勢。如當卡馬拉回後時,皮耶就進佔左中場中的位置來補位;防守同樣如是,如中場中路去協防中堅時,前鋒亦會回回防,防中亦會適當移位,以免三線距離太遠。

馬賽並沒有大變,但球球如今更為穩定,保亞斯亦證明自己尚能在一線聯賽中立足!期望下季馬賽在本土及歐戰賽場能有更驚喜表現!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