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盃後話:傳控已死,反擊當立﹖

勁好波 於 22/07/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每屆大賽,總會出現某程陣式或戰術影響日後足球世界走向,或至少成為一時熱潮,最顯著的當然是西班牙於08年歐洲國家盃及10年世界盃的統治性演出帶來傳控足球及4231等單箭頭特色。
西班牙及後於大賽中表現開始下滑,而德國隊於14年奪冠後於今屆分組賽即折戟而回,反倒是被指於淘汰賽踢功利足球的法國奪魁而回,又是否代表傳控而死?如果只以此四字評論,似乎對迪甘斯與其戰將稍欠公平。

傳控足球本來對球員體能、技術、意識、心態及默契要求極高,沙維與恩尼斯達合體乃多年一遇,西班牙當年連折大賽桂冠,得益於巴塞體系及球員心態與能力正盛,當球隊整體或個人環節稍一不合,即難以運轉,正如2014年世界盃時,迪亞高哥斯達與團隊格格不入(諷刺的是,於18世盃,由於西班牙中巴塞力量已減弱影響默契,前線反而需要迪亞高哥斯達力量衝破對方防線。)。德國其實於14世盃的所謂傳控足球其實控制力亦不夠,本來以拿姆出任防守中場看似增強控制力,但於世盃舞台球隊各有風格,於一場過的比賽中更以鬥志相拼,正如阿爾及利亞險令德國陰溝翻船,及後由八強開始即以拿姆重任右閘,對法國亦只以死球一箭定江山,功利嗎?

是不是所有球隊都要傳控?強隊就必需展示控制力?展示控制力的,就只有傳控嗎?觀乎迪甘斯的法國隊,要踢傳控並非不可,但球員能力上,明顯以不少人眼中「功利」踢法更適合球隊。以中場線為例,普巴擅於擺脫,簡迪控制後場空間及盯人能力出眾,另一中場人選無論是杜利素或馬杜迪,出色之處亦不是傳控而是活力,如要此中場作高位迫搶,似乎有些錯配。後場左右二閘有足夠活力,風格亦穩健。不像巴塞傳控無敵時期的佐迪艾巴及丹尼爾艾維斯勇於利用走位向對手背後發出衝擊打亂對手陣腳及製造殺機,柏禾特及靴南迪斯更多於在對手三閘線邊緣助攻,柏禾特對阿根廷的神來之筆天外飛仙正是一例。至於在後防線上的主力烏姆迪迪及華拉尼雖然單防能力及協防能力不差,兩者默契亦不俗,但由於前一格有簡迪掩護,就無需像傳控足球的中堅般頻繁上搶,因而減少了像德國保定及曉姆斯等出醜場面。法國正前鋒只有停球能力相對出眾的基奧特,其餘像基沙文、泰奧雲、麥巴比等技術出眾,前場配合意識豐富而同時具備速度的攻擊球員,證明由本身人材儲備及選人,迪甘斯的法國從來不打算以傳控為主旋律挑戰今屆世盃。因此大家可見,前場作有限度迫搶後,法國的中場站位其實沒有特別向前,反而以自身中場球員特色作收縮防守壓縮對手空間,反擊時中場則快速通過對手中場,由前場球員在前場做配合反擊或以更簡單粗暴的方式解決對手-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以簡迪、普巴及馬度迪的特性,踢傳控足球,反而未能激發三人最強戰鬥力。

然而單純以此認定傳控足球已死當然為時尚早,皆因傳控足球的殺著同樣在於快,快在於對手三閘線內的無球配以傳球突破,攻對手不備,失球後馬上反搶,入球後以反覆傳球或磨死對手,或再造殺機添刀。但正如文初所言,要將傳控足球真正實行到底對個人及團體要求極高,就像西班牙稱霸時期以巴塞球員為骨幹,報效國家時戰術自然了然於胸。在世界盃中對手對於強隊自然有針對性部署,君不見墨西哥如何拖垮德意志戰車﹖此仗證明傳控足球只得傳控沒有滲透,其實只得傳送數據勝過對手,數字上有很多「關鍵傳送」又如何﹖

其實世界上沒有必勝戰術,要勝利,全靠團體與個人配合。另外,反擊足球就是「功利」了﹖防守又是否一罪過﹖至少洛迪高覺得法國在前場的配合,其實亦十分值得欣賞。值得欣賞的,還有法國球員的執行力。迪甘斯活用球員屬性激發最強戰鬥力,有錯嗎﹖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Papin
    Papin 於 23/07/2018 評論 NO. 1

    近6屆世界盃,3次入決賽,算係咁啦😜 德國意大利巴西亞軍停刀做唔到😈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