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門用波有沒錯?!施治活到老學到老定比人整蠱?!》

GunnerTaps 於 09/09/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龍門用波有沒錯?!施治活到老學到老定比人整蠱?!》
自2014世界盃德國奪冠後,因為紐亞強勢的表現我們多了一個說法:「清道夫龍門」。然而這樣的構想其實早於米高斯及告魯夫年代已經非常有意識地嘗試實現。米高斯的想法是在1970年代的想法已「變態地」前衛:如果防守時要令龍門用手就已是一種失敗,因為波已經入了禁區。因此米高斯當年所使用的門將恩保特身高只有178左右,其手上功夫及體格與二號門將雲比華倫(188CM高)其實以「典型歐洲龍門」來說是較輸蝕。然而米高斯卻使用起恩保特,因為其禁區外「殺波」之能力已等同多打一名具快速反守為攻功能的清道夫,我們常說「10上10落」其實並不夠體現荷蘭人打出成就的年代的足球,正確來說他們最終是要「11上11落」;告魯夫繼承了米高斯的哲學理念,85/86時他執教的阿積士起用了S.文素作為龍門,他甚至狂言准許文素「即管派膠」 “Go out and make mistakes.” 果不其然文素不負眾望的確成為一個極多甩漏的龍門,後來雲高爾的出現讓腳下功抉更強但較不會胡亂走出禁區的雲達沙取代了文素成為一代傳奇。

這段小歷史回溯主要希望大家能先多少了解,「龍門用波」的想法其實已存在了接近50年,並非什麼近年個別少帥或出色的龍門因為「人紅心更雄」而「畫蛇添足」製造「違反常識」的防守笑話。

幾可肯定如個別巴打有幸進入專業足球領域,龍門必定不會是一個割裂於「只能用腳」的球員外的存在,他是實實在在需要被納入攻守體系的一環。

回歸論題的核心,前4場英超,阿仙奴的施治幾近每場都出現至少一次極危險的短傳失誤畫面,而即使短傳成功,都是一些不具備非常有效的進攻加力。無獨有偶,不只阿仙奴,今季利物浦隊中價值7千多萬鎊的艾里臣也在對李斯特城時嚴重派膠,因盤扭失敗而被搶走皮球而令球隊飽吃驚風散;兩季前哥帥重金禮聘葛迪奧巴禾結果成為球隊最大黑洞;雲高爾時期的曼聯因為經常回傳予迪基亞,對手針對性地逼搶中堅及龍門而出現不少驚險鏡頭甚至真的失球(如足總杯韋碧克那球單刀)。同一時間,身處意大利、法甲、西甲等聯賽,倒是比較少這種問題存在。
為何龍門用波失敗都是如此慘烈,但教練們還是樂此不疲地進行代價分分鐘是賠上球迷支持及教席的「極限實驗」呢。其癥結原因是,那根本已經不是實驗,而是一種「供求關係」。

大家可以看一看下列的英超入球圖表,自英超減少為20隊的23季以來,由95/96至07/08的12年間,英超只有6季入球數字突破1000以上,更有兩季是僅僅到位,這12年平均是每季989球;而07/08年後,英超卻有8季入球突破1000以上,11季平均入球達1032球。即是說,英超基本上是一個以入球主導競爭表現的聯賽。(有一項非常有趣的發現,自車路士發跡後,除了安察洛堤奪冠的一季,每次車路士奪冠的英超入球量都會比其他賽季少一截,連1000大關也過不了)

而近7年來說,5大聯賽的冠軍隊,只有英超球隊不能衛冕冠軍。既然英超越來越傾向入球主導,而中下游資金又一步步追貼前列,那麼我們可以推論說,「龍門」被要求參與進攻或成為一個真正「足球員」,是一種「必須」的進步來達到英超爭逐的高門檻。

從微觀的的角度去了解,龍門用球的逼切性來自於兩個連貫的層面:運動科學令足球員的反應、體能、技術極限提升至那個「龍門就是龍門」的年代無法想像的狀態,致使原本完成度不足的足球理念越來越接近完全了。你想像回到6、70年代,球員在場上的節奏基本上還是可以比較明顯分開成高強度或低強度的段落,荷蘭、巴西、匈牙利、德國、意大利等強國偶爾留下的尷尬大敗正正有不少來自於當年無法突破的球員身體限制,致使全能戰術逼不得已地出現缺憾,更有些比賽去到某些時刻是雙方都會稍為嗚金收兵,稍後再搏;但近10年來看,只要賽事夠重要有物可爭,基本上無時無刻都有球員在全速逼搶或快攻,哪管不是在英超,明顯同時回氣之類的默契場面少之又少。

根據權威國際運動數據收集機構Prozone一份報告指出,單在2002年當時尚有一些中下游連專責體能教練都未有的年份下,平均一個英超球員的加速跑動只有136次,僅僅是3年間的2005年,平均一個英超球員的加速跑動竟然能達到331次之多,3年間就飛升至大家今日看到的水平。此外,2002年時的英超每對球隊在對方的Final Third (亦即我們所說的三閘位,又或亨利複述哥迪奧拿戰術下所說的Free Fire Zone)由55次提升至2006年的73次,即是說英超隊伍平均的前場壓迫力是不斷在提升。

自「逼搶」/「傳控」成為球壇主宰性的指導觀念後 (不是兩種二元對立的觀念,而是你打什麼戰術都有這兩種概念的基本),龍門能當清道夫殺波、甚至更有意識地以長傳協助反攻、更甚至成為傳球體系中的一個必要環節 (如果大家了解米高斯派系就會知道球員加一減一已是一個非常深奧的數學問題,直接影響了把對手猜到某個位置出現OUT-NUMBERED 即人多打人手的可能性);過往體能需要更多地保留的年代,「逼搶龍門和中堅」頂多會在決賽或打比時盡地一煲才會做的事,長期作戰考慮下根本很少會常態發生。但問題是現在我們看到英超這個「怪物聯賽」(這說法來自於文傑),不論人腳或球員本身的體能上限提升,根本完全不會考慮下一場的事情隊隊也場場去盡跟你鬧個魚死網破,對方逼搶線已直達閣下雷池禁區,如果不把龍門納入用波或真正有系統的傳球目標,每球都傳統地大腳清走那就等於反過來讓對方重兵囤於中後場泊大巴,令猜出OUT-NUMBERED的優勢機會減少。

當然我不是盲目地支持艾馬利,因為人選和戰術是同步考慮的問題,你不能叫港超質素的球員打出高普式的戰術。但尷尬是,阿仙奴的球員不是港超和英超的分別,因此爭論的存在、不穩定的過渡是無法避,反過來說打一個不敗年代的442,龍門不用波,是否就大事可期?我們還是需要更多場次去作出最後的評價。

作為球迷,我當然知道有很多的確也有很多是看球非常有心得和做足功課的,但問題是我們知道的總不可能比一個考過教練A牌的人的頂級教練多,所以我們看見不是心中所想的排陣戰術時,你當場可以心裡有另一個屬於你的看法,但你卻不能打從心裡的認為「該教練的排陣戰術和我不一樣便是廢柴,我會教得比他好」。因為你要知道那些戰術和排陣並不是個別一個名帥憑空想像出來的,一個大數據年代,一個資本機器成熟的年代那是用了個體勞動力無法企及的資料搜集製成的知識匯集,又哪有可能輕易地在民間出現一個連教練日程是什麼都不知道的球迷比歐洲球隊教練還正確的高手存在?因此當有一種我們看不慣的戰術潮流出現時,即使你堅持不同意,也應該嘗試代入角色反向考慮如斯作法的原因 (當然杜明尼治這種被證實的神經病大家大可不必猜想)。

資料來源:
1.http://sports.sina.com.cn/g/2006-01-11/17411986947.shtml
2.https://www.fourfourtwo.com/…/manuel-neuer-and-evolution-go…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阿仙奴  施治  龍門  英超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michael@
    @michael@ 於 10/09/2018 評論 NO. 1

    不需講遠,近期變遷的回傳龍門的球不能直接用手,已經更證明門將需要用球的重要性,究竟係因球迷喜愛進攻足球而改變規則?還是規則的演變令球迷追求刺激觀賞性?足球改變的速度係教練後知後覺,還是知而追不上改變的速度。。。。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