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熟悉的陌生人」球星陪伴著我成長,猶如我的親友一樣。



十歲那年,依稀記得是舅舅打開電視收看00年歐洲國家盃決賽,「藍白紅國旗」大戰「綠白紅國旗」,沒有一個球星是我認識的,我只看到「綠白紅國旗」門將高接低擋,把「藍白紅國旗」的攻勢一次又一次給撲走,他的撲救動作甚是「型爆」,經過評述員的介紹,我方才記住了他的名字,他叫托度,也知道「藍白紅國旗」就是法國隊,「綠白紅國旗」就是意大利隊。看托度的樣子就知道他是和藹友善的老實人,我對他是有很好的印象,於是希望他能夠勝出比賽。當時意大利隊以1:0的比分領先法國隊,隨著舅舅以高昂的聲音怒吼出那句「最經典的的粵語粗口」,遠在廁所裡面的我都驚聞法國隊追平了比分,原以為80分鐘後,意大利人已經準備著慶祝,沒有想到,那個叫韋托特的小夥子入波了,更沒有想到,查斯古特之後的入波,瞬間把意大利秒殺了,意大利隊「冇仇報」,冠軍是法國隊。望著托度的表情,和我平時喝中藥那時候一樣苦澀。

這場球賽給予我的啟示,就是守龍也可以很型,於是我開始放棄做前鋒,每逢踢球的時候,我都赤手空拳地站在球隊最後的位置上。以前是沒有網上視頻的,只能透過新聞看到球星的精華片段,於是對於國際米蘭的新聞,我都是抱著「追劇集」的心態去看,一睹托度的風采,然後模仿他。

受到同學們的熏陶,我開始喜歡上了看球賽,本來是為了追托度而看「米蘭打比」,卻迷戀上了雷哥斯達,一個帥氣又瀟灑的球員,很自然就把我俘虜了,還有那個「幽靈」一般的恩沙基,神出鬼沒,當我還把注意力集中在別的球員身上,恩沙基就入波了,真的是「型爆」,恕我膚淺,作為一個十幾歲的半熟男孩,我不會欣賞什麼戰術什麼風格,我只知道什麼是「型爆」,本來我是有機會戀上AC米蘭,可是意大利的聯賽總是在凌晨播放,而英格蘭的聯賽最早可以在黃金時段播放,於是我愛上列斯聯,這可以說是機緣巧合,也可以說是命中註定,熱血的足球,誰能不愛?

阿倫史密夫教我踢波應有的態度,就是「每球必爭」。還有維杜卡、基維爾、保耶、活基治等人,都把「辣椒球風」演繹得淋漓盡致,他們都會犯規,但每一次的犯規都不討人厭,甚至有朋友跟我說,看列斯聯球員犯規,也是挺熱血的啊!

如果說02-03賽季列斯聯降落英冠是我畢生難忘的慘痛記憶,那麼阿倫史密斯轉會曼聯是我至今仍覺「赤赤痛」的傷痕,我不是一個絕對理性的球迷,我無法接受自己最愛的球星投奔死敵手上,當時的我,也因此一怒之下,罷看足球賽事。直到04-05賽季某場英超聯賽,此前未嘗一敗的車路士輸給了曼城隊,望著林柏特落幕的背影,竟然令我開始關注車路士,感受到摩連奴的個人魅力,還有洛賓配上杜夫兩翼齊飛的打法,我就開始迷上了車路士,每一個球員的名字我都背上了,每一場比賽我都追看直到完場。

年紀增長帶來的視界,顛覆了我舊有睇波的感受,以前睇波是為了看刺激,愛上車路士的那一年開始,我看待每一個車仔球員都是不一樣,我迷戀洛賓和杜夫的高速,我崇拜馬基列尼的攔截,我愛慕林柏特後上得分的本領,我佩服泰利和卡華奴練手鎮守後防的穩健,我敬佩古莊臣和杜奧巴在前場衝擊對手後防的霸氣,我欣賞保羅費拉拿和布歷治勤奮有力的防守,我喜愛加拿斯和謝利美的全能,我喜歡祖高爾的靈氣,我敬重施治和古迪仙尼的穩健……從那時開始,我已經把車路士當成是一個大家庭,而每一個球員都是我的家人,每一次看到他們上陣,都是那麼的親切和開心,不論他們之後有沒有轉會走了。

而在我心目中,始終牽掛托度、雷哥斯達、恩沙基和阿倫史密夫,有關他們的新聞我都死急切去追隨,如果要為我對史密夫的恨下定義,我覺得是純粹一家人之間的誤會,正如一家人不可能沒有紛爭和誤解,但時間就是化解矛盾最好的療傷藥。

撇除車路士球員和列斯聯不說,其實很多球星,我都當他是朋友。這是一種情愫,就好像生活中一些只有一面之緣的人,你也會期望在遇到他,就好像生活中一些不甚聯絡的人,你也會祝福他過得好。

看了英超聯賽也十幾年,每一個印象深刻的球星,猶如自己當時的朋友一樣,帶給自己非常美妙的回憶。猶記得愛華頓卡希爾入波後對著角旗扭腰揮拳的慶祝動作,和羅比堅尼入波後凌空翻騰裝作開槍的慶祝動作相映成趣;想當年「老人院」保頓在艾拿戴斯麾下發光發亮,「孖寶」奇雲戴維斯和奇雲路蘭成為絕佳拍檔,為球隊創造很多得分機會,路蘭的慶祝動作就是仿效公雞走路地揮灑雙臂;利物浦「魔髮師」施斯以多變的髮型聞名英超,與其同時,愛華頓加維臣以光頭作標記,及後甚至登上皇馬這艘「銀河艦隊」。維拉有艾邦拉賀和艾殊利楊格這對高速奔走的組合,熱刺也有艾朗連儂和贊拿斯這對效果不俗的組合;看完紐卡素祖爾巴頓「大鬧天宮」,另一邊廂就有親友保耶「掀翻海宮」;當大家還佩服高效的迪科爾之際,熱刺還有「瀟灑哥」貝碧托夫娛樂觀眾,和擅於跳機械舞的高治;黑池查理阿當以精彩的得分贏得了大家的讚賞,遠在史篤城,戴納發明了「手榴彈戰術」,一手把界外球變成傳中,當我還在懷念以前英超帶給我的歡樂,卻不知道如今的英超聯賽,趣味性已經大不如前,因為少了很多「出位」的球星。

「乜又係你啊,陳生!」!真的,能夠在看到他們在球場上比賽,既是我的榮幸,也是我的快樂,謝謝每一個陪伴我成長的球星。

如果要以一句歌詞作結尾,我希望是改編陳奕迅的「陀飛輪」:


「過去十八歲 沒稅單 不過有人讃
讚我 沒有忘記 細哨施丹

霎眼廿三歲 能力無多 不得已炒散
林拔證實了 奮鬥總不太晚。」


此時此刻,我以林拔作榜樣,希望能夠活出精彩,哪怕只是後備席上的一員。


PS:如果歌詞唔啱音歡迎提出,thx,努力搶救音準中

PS:既然fanpiece咁鐘意足球群英傳等罐頭文章,請不要轉載我的文字,唔該曬,我只不過借呢度記錄我的文章,多謝。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