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天才球星既負面教材:漢尼斯與加斯居尼

狄更斯著作「雙城記」有兩句經典句子,無論幾時拎出黎警惕自己都受益匪淺:「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我們走向天堂,我們都在奔向與其相反的地方。」起初認識呢兩句說話,都覺得好矛盾,後來人大左,發覺呢兩句說話背後既含義非常震撼,起初狄更斯用呢段說話,形容當年法國大革命前權貴階級既無法無天與平民階級既艱苦淒涼,後來我先發覺可以形容一個人既優點與劣根性;正如漢尼斯同加斯居尼咁,先天聰穎,後天努力,踢波踢出自己「夢想」,名利雙收之際,漢尼斯卻因「貪心」作祟,刻意逃稅,結果被判入獄三年六個月;加斯居尼酗酒成性,放縱自己,自毀前程之餘,更加毀了一生。

1952年出世既漢尼斯,父親係肉店老闆,經濟能力足以提供漢尼斯參加足球青訓之餘,更加可以接受較好的教育,漢尼斯好早都展示出非凡既足球天賦,15歲已經係德國足協學生代表隊既隊長,同時係學業上「高歌猛進」,1971年佢計劃進入大學攻讀企業經濟學,無奈因為非巴伐利亞籍原因,佢原本優異既成績卻因為被扣分而無緣此專業,於是佢轉攻讀英國語言文學同歷史學位,但好快佢既學業都終止左,因為佢決定成為一名足球球員。

早於1970年,漢尼斯已經被拜仁慕尼黑招致麾下,同年八月18歲既漢尼斯已經代表拜仁出戰德甲聯賽,因為發揮出色,已經成為球隊正選,與「教父」碧根鮑華、「轟炸機」武拿等著名球員並肩作戰,協助拜仁奪得聯賽冠軍同德國盃冠軍。作為一名翼鋒,漢尼斯既百米速度係11秒內,係當時歐洲速度最快既球員,佢與武拿組成德甲最具攻擊性既組合,分別喺1971-73年兩個賽季內單季射入53球,1972年至1974年協助拜仁喺聯賽「三連霸」,1974至1976更加喺歐洲聯賽冠軍盃「三連霸」,漢尼斯「光芒四射」,而喺國家隊更加「勢不可擋」,協助西德隊奪得74年世界盃冠軍同76年歐國盃冠軍,年紀輕輕既漢尼斯已經贏得一切殊榮,因傷退役後進入拜仁管理層,當年佢先27歲,已經展露經濟及體育政治方面既能力,將「過渡期新老交替」既拜仁重奪聯賽冠軍,隨後漢尼斯促進左拜仁球會喺經濟層面既崛起,令拜仁成為德國最成功既球會,一路走來,漢尼斯居功至偉,拜仁既成功同漢尼斯密不可分,2009年漢尼斯當選為球會主席,旁人眼中,佢係「人生大贏家」,掌聲背後,佢卻「執法犯法」,最後自知「紙包唔住火」,於是自首希望免於被起訴,然而,漢尼斯既如意算盤打唔響,被裁定有期徒刑3年6個月,冇保釋冇緩期,就係咁,「人生大贏家」今次輸左,留下人生一大污點。

而加斯居尼走向自毀既道路 ,佢自己應負最大責任,傳媒都有份「push」佢走向自毀。1967年加斯居尼出世,長大後順利成為一名足球員,而過早既成名令佢性格走向極端,佢喺比賽中以花樣百出既腳法聞名,代表英格蘭出戰90年世盃賽事,四強賽因為被出示黃牌,就算晉級決賽都冇得出場,於是加斯居尼失聲痛哭,正因為咁,佢「一淚成名」,成為英國體育屆最受歡迎既運動員,尤其天賦出眾,被一致認為係繼佐治•貝斯之後,英國最「sharp」既足球天才,但性格真係「累死人」,1991年加斯居尼效力熱刺,一場足總盃賽事迎戰森林隊,佢惡意侵犯對手。自己都因此受傷,過大既輿論壓力同國民期望令加斯居尼急需證明自己,卻失去控制地「猶如野獸」,今次輸得最慘就係加斯居尼,佢十字韌帶損壞,令佢一年冇辦法比賽,康復後都未能好似以前咁瀟灑自如,加斯居尼因此迷上酒,唔係「適可而止」,而係「變本加厲」狂灌,佢唔明白傳媒點解要過份關注佢,佢為佐迎合傳媒既吹捧,卻令自己踢波狀態下滑不少,過份既「急功近利」,令加斯居尼成長帶來「後遺症」,雖然96年歐國盃,加斯居尼被徵召入國家隊並且以出色表現令人一度以為「肥居」強勢回歸,但酗酒,令「肥居」變得一無所有,國家隊之後冇再徵召佢,佢既足球生涯亦玩完,負面新聞一浪接一浪,著名教練「費sir」曾經心痛地說,當年冇收購「肥居」,成為佢一大遺憾,眾所週知,費sir成功「降服」「混世魔王」簡東拿,令後者係曼聯「如日中天」,如果,命運能選擇,那該多好。

可惜,沒有如果。希望漢尼斯同加斯居尼可以「經一事長一智」,重新振作,待到起得返身,自然可以獲得寬恕。,引用「雙城記」最後一句說話「我現在已做的遠比我以前所做的一切都美好,我將獲得既休息遠比我所知道的一切都甜蜜。」,原本呢句出現喺書本結尾,主角面臨死亡之際豁達地表露心聲,然而,我覺得,迷途知返既人,一樣適合用呢句說話去警惕自己,「你改過自身就遠比你之前獲得巨大成功更加美好,你獲得精神上既豁達遠比你記憶中的名利更加甜蜜。」

此時此刻,有誰共鳴?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天才走向歧途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lawger 於 17/06/2014 評論 NO. 1

    送你篇野俾肥尼啦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