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根新舊班主先後開腔 能否釋除各界疑問?

足球財經 於 10/07/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英冠球會韋根易手不足一個月進入破產保護程序一事震驚全球球迷,各界對這宗交易背後的動機和各方的關連可謂充滿疑問。交易兩位俱來自香港的關鍵人物,即新班主歐陽偉基和舊班主蔡朝暉分別透過不同媒體發言,各自解釋己方進行交易的理由。

先簡單回顧一下韋根易手的主要時序,韋根原先由蔡朝暉任主席兼持股約55%的香港主板上市公司國際娛樂(簡稱IEC, 1009.HK)控制。2019年11月,IEC發表初次發表公告,披露正計劃向一間由蔡氏私人佔51%權益的基金 Next Leader Fund (簡稱NLF)出售韋根股權。2020年2月中,IEC宣佈與NLF簽訂買賣協議,待IEC股東大會通過與及香港監管機構和英格蘭聯賽會完成審批完成交易,同時批露歐陽偉基佔NLF 49% 股權。交易於5月底正式完成,歐陽偉基與前香港代表隊球員司徒文俊獲委任為韋根董事。其後,韋根提交的文件披露歐陽偉基於6月24日起佔韋根不少於75%權益(有報道指歐陽變成全資擁有)。但一星期後,韋根旋即啓動破產保護程序。(事件詳細背景,可參閲本欄前文《震驚全球! 韋根完成易手隨即申請破產保護 過程撲朔迷離!》和友欄睇足365文章《港商被指累韋根破產炒90%員工,球迷會籌錢保運作待「白武士」打救》)。

韋根在進入破產保護程序後一個星期(即7月7日),歐陽偉基率先透過Wigan Today表示自己本來有意帶領韋根重返超聯,並已投資超過四千萬英鎊(包括股份作價£17.5m和接手韋根欠IEC約£24.6m的貸款),卻因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自己持續支持韋根的營運資金需要(韋根2018/19球季虧損超過九百萬英鎊,而今季和其他球會一樣,受閉門作賽影響損失大量收入),因而作出申請球會進入破產保護的「艱難決定」(Wigan Today原文可按此參閲) 。聯賽會隨即罕有發表長篇幅的回應反駁歐陽的説法,强調歐陽於審批過程中,出示了資金來源和充足的證明,通過聯賽會的審查,不同意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其資金的説法(聯賽會聲明原文可按此參閲)。

三日後(7月10日),蔡朝暉接受《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訪問,指自己去年才認識歐陽偉基,和歐陽之間不存在任何關係。出售球會主要目的是為將虧本的韋根從上市公司剝離,保障股東權益。報導同時引述「知情人士」透露,IEC同時申請擴充集團旗下位於菲律賓的賭場酒店,而IEC接獲法律意見指當地發牌部門在蔡氏持有球會權益的情況下,不會批准有關申請,因此蔡氏需要全面放售NLF權益,與韋根完全斷纜。而IEC亦在六月中時在聯交所發公告,指集團獲得相關的批核(《金融時報》原文可按此參閲) 。

看罷兩位的談話内容,筆者有以下幾點疑問:

1.眾所周知,英冠絕大部分球會多年來都面對嚴重地入不敷支的局面。IEC於2018年開始洽購韋根,當時韋根還身處再次一級的英甲。IEC當時可有充分考慮即使球隊能升上英冠,需要投放多少資金方能令球會有力升上英超?

2.歐陽偉基同意接手韋根,理應已作充分的盡職審查,了解球會的狀況。況且從簽訂買賣合約到交易完成之間有超過三個月的時間,新冠肺炎對各大球會的影響可謂街知巷聞。若是沒有能力接手,大可選擇「撻訂」,止蝕離場。

3.如果IEC擴充菲律賓賭場酒店的計劃,真的確如報導所説不容許蔡氏持有球會權益,當初蔡氏為何持有NLF 51% 權益,而非要求買方全資收購?

4.若然歐陽因疫情出現資金壓力,為何在六月份依然同意接收蔡氏在NLF 的權益?

以上列出的疑問,相信除了筆者之外,韋根的球迷、接管人和聯賽會也都想找到答案。接管人和聯賽會已分別表示會徹查時間來龍去脈,能否一一解答各項疑點就有待觀察。不過,聯賽會也實在應該全面審視自己的規條以至監管能力,避免再次發生同類型事件,令足球運動的聲譽蒙上更多的污點。

各位想追蹤更多足球界嘅財經新聞,可以like 足球財經嘅 Facebook page!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韋根  英冠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