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魔軼事 – 統領曼聯近半世紀的家族(1)

足球財經 於 03/09/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1958年二月的慕尼克空難,23名死者當中,有8位是曼聯球員,其中包括當時英格蘭國家隊最年輕上陣紀錄保持者鄧肯·愛華士(Duncan Edwards, 紀錄到1998年才被奧雲打破),遇難時才21歲。波比查爾頓爵士(Sir Bobby Charlton)曾透露,球員生涯中只有鄧肯·愛華士一位球員令他覺得自愧不如。
沒有人會料到,空難事件竟然造就一對碰巧和鄧肯·愛華士同姓的一對父子 – 路易 (Louis Edwards)和馬田 (Martin Edwards) 攀上統領曼聯之路。兩人合共統領曼聯接近半個世紀,但在曼聯球迷心目中的地位,跟鄧肯相比,卻肯定是雲泥之別。

1914年生於沙爾福(Salford)的路易,自幼已愛好足球,並一直支持曼聯。14歲那年加入了由其父(也叫路易,Louis Senior)創立的肉食公司 Louis C. Edwards & Sons. 1939 年二戰爆發,路易被軍隊徵召入伍,到1943年老路易過身獲准退伍接管家族生意,並在兩年後誕下長子馬田。路易接掌了家族生意後,帶領公司的業務蒸蒸日上,成功投得供應英格蘭西北部學校膳食的合約,逐漸累積起財富。而在1950年,路易透過朋友介紹,認識了當時的曼聯領隊畢樹比(Matt Busby, 1968年封爵)並慢慢成為好友,畢樹比經常邀請路易一家進場觀看曼聯賽事。

到了五十年代後期,當時曼聯五名董事局五名成員當中,有四位都已經非常年邁,令畢樹比有意引薦人選入局。不過,在1958年一月的一次董事局會議中,當時其中一位成員韋特格(George Whittaker)對路易入局一事頗有意見,故此沒有即時實現。
不過幾日後,路易和曼聯的命運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先是當年2月1日,曼聯作客倫敦迎戰阿仙奴,韋特格以董事身份在之前一日與球隊抵達倫敦,卻在當晚於酒店房中暴斃。從歷史圖片中,可見”畢樹比寵兒”(Busby Babes) 在英國土地的最後一戰球員臂上都戴上黑紗,就是為了悼念韋特格。而五日後的慕尼克空難,更不得不説冥冥中總有安排。奧脫福球場南看臺(2017年易名為波比查爾頓爵士看臺)外有一塊紀念碑,記載慕尼克空難罹難八位球員和三位職員名字。而在當年慕尼克機場遺址的紀念碑,則記載了空難中全部23名死者的名字。除了11名曼聯職球員外,另外12名死者包括機組人員、記者、還有一位,根據曼聯記載,是一位名叫薩丁洛夫(Willie Satinoff) 的球迷。薩丁洛夫原是一名紡織商人和馬主,與畢樹比相當熟稔,亦非常支持曼聯,經常會跟隨球隊觀看作客賽事。當時一般認為,薩丁洛夫無論在商場或對曼聯的熱衷程度,都比路易過之而無不及,比路易更有機會進入曼聯董事局。

曼聯的董事局在空難發生後一日召開緊急會議,決定委任路易出任董事,填補韋特格的空缺,並按當時慣例,以每股 £1 (約相當於2018年£23)象徵式作價,向路易發出十股。當時曼聯共發行4,132股,分散於百多名股東手中,當中以另一位董事局成員阿倫·吉遜(Alan Gibson, 1931年出手拯救瀕臨破產的商人James Gibson 之子)及其母合佔41.8%,而韋特格的遺孀則持有約 11.3%. 其餘的大多佔極少數股份,不少早於二次大戰前買入。

路易入局後,馬上就積極參與曼聯事務,包括代表球會與律師商討空難保險賠償和斟介球員收購等。到了1962年,隨著家族的肉食供應生意越來越越成功,路易決定把公司上市。富起來的路易,開始覬覦曼聯主席的銜頭。他從當時曼聯的股東名冊中,逐家逐戶找到部分小股東,不少都已經不在人世,由配偶或子女繼承。路易最初以每鎊£5 (約相當於2018年£104.79)提出收購,慢慢再提升至每股 £12-£15, 到了1963年初路易還收購了韋特格夫人手上的股份,的持股量已提升至約 25%。

當時曼聯任何股份轉讓必須經董事局同意。為避免進一步影響各主要股東的股權分佈,董事局一度決定停止批准一切會影響路易及吉遜母子三人各自持比例的股權轉讓。不過,沒多久路易就找來了其弟德格拉斯(Douglas)和妹夫 Denzil Haroun (現時曼聯的年度最佳預備組球員獎座,便是以此人命名)出頭繼續收集曼聯股份。到了1963年9月,阿倫·吉遜同意以 £12,500 作價把500股售予路易,此時路易已成為曼聯單一最大股東。1965年6月,當時的董事局主席夏特文(Harold Hardman)離世,路易順理成章接任。路易接掌曼聯的代價可謂十分便宜。曼聯1962年收購丹尼士羅(Denis Law)花了£115,000鎊。相比之下,路易整個收購行動僅花了約三萬多英鎊。誠然,那個年代持有足球隊並不大機會帶來巨利,但曼聯主席一職,絕對有助提升路易的社會地位。那時候的畢樹比在收購球員上經常受到其他董事制肘,他當初之所以推舉路易入局,是希望可以令董事局內增添對他的領導方針更為支持的人選。在這一方面,路易一直以來的確十分支持畢樹比的決定,除了支持畢樹比收購球員的計畫外,路易還提出擴建奧脫福球場。但是,到了七十年代,兩人的關係卻開始走下坡。

據報路易和畢樹比曾有君子協議,會互相推舉對方的兒子進入曼聯董事局。馬田早於 1970年獲得委任,但路易卻一直沒有遵守諾言把畢樹比的兒子辛迪(Sandy Busby)推舉入局。到了1977年,時任領隊杜察堤(Tommy Docherty)被揭發與軍醫的妻子搞婚外情,路易礙於與杜察堤私交甚篤,在解雇杜察堤一事上舉棋不定,令曼聯十分尷尬,也令畢樹比甚為不滿。兩人的關係,到1979年進一步惡化。路易和馬田為了籌集資金,提議進行供股計畫,給予當時每持有一股的股東,以每股£1行使認購最多208股新股的權利,為曼聯籌集一百萬英鎊。在此之前,路易、馬田和一眾家族成員已進一步增持曼聯股權到74%。畢樹比當時對這個供股計畫十分反對,認為曼聯無需要以這種方式集資。後來傳媒得知此事,廣泛報導兩人不和的消息,而球迷亦認為計劃最終目的,無非是愛華士家族為將來更容易出售股權獲利鋪路。不過,計劃最終也獲通過,而路易和一眾家族成員在這個計劃中,也得花上 £740,000作供股之用。與此同時,愛華士家族的肉食公司亦獲得收購,令路易和馬田能投放更多時間在曼聯事務上。

不過,甫進入八十年代幾個星期,英國一齣時事節目向公眾揭露了路易不甚光彩的一面,令愛華士家族以至曼聯的聲譽大受打擊... (下集按此)

參考資料:
David Crick & David Smith (1990), “Manchester United - the Betrayal of a Legend”;
Martin Edwards & Robert Sellers (2017), “Red Glory: Manchester United and Me”;
Munich58.co.uk - "Willie Satinoff"

各位想追蹤更多足球界嘅財經新聞,可以like 足球財經嘅 Facebook page!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曼聯  愛華士  畢樹比  查爾頓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