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年來首次出現虧損 阿仙奴前景令人擔憂

足球財經 於 03/03/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阿仙奴母公司Arsenal Holdings Limited (“AHL”)剛發表了18/19年度(年結日為31/5/2019)的財務報告。一如之前所料, 球會受出售球員溢利大跌影響,錄得了十七年來首次虧損(£27m).
早於去年十二月初,阿仙奴發佈了足球隊子公司 Arsenal Football Club PLC (“AFC”)的年報,筆者曾和讀者們解釋過(詳見"回應“阿仙奴比賽日虧損”之説"),該份報表不包括集團内其他公司數據,除了高貝利的地產項目外,阿仙奴的門票收入亦因為興建酋長球場時所作的融資安排,部分收入在集團内另一家公司入賬。因此, AFC 的報表並不能全面反映球會整體狀況,而這次AHL發表的綜合報表,就涵蓋了整個集團。
從上面的收入明細,可以看到總收入由前一年度£403.3m微跌至£395.6m, 當中以地產項目跌幅最大,由£15m下跌到不足£1m. 畢竟阿仙奴並非主營地產業務,球會只憑高貝利球場原址改造成地產項目把物業銷售或出租,而有關物業早以賣得七七八八,目前只剩下一個可出售項目,與及少量作出租用的商用物業。而在足球相關收入方面,比賽日收入實際只是輕微下降了約£2.7m, 而非如 AFC 賬目反映暴跌約三千萬英鎊。在電視播映和商業收入方面,都錄得輕微的增長,主要受惠於在歐霸奪得亞軍和與非洲國家盧旺達旅遊局的贊助合約。
開支方面,阿仙奴整體薪酬支出比前一年度下降約£5m,佔總收入比率為59.4%, 但其實17/18球季的數字包括約£17m辭退雲加的賠償金,阿仙奴的基本薪酬支出實際上也是輕微的增加了。
上面提及,球員交易活動是導致阿仙奴錄得虧損的主要原因。阿仙奴2018/19 並無太多大牌球員離隊,只有盧卡斯皮利斯和祖爾金寶等,令球隊未能如以往年度般錄得大額溢利。相反,在引援增兵上,阿仙奴2018/19共花了近£99m購入蘭奴、柏巴斯托普路斯、托雷拉和根杜斯等人。而在現金流向方面,全年共付出£118.1m, 而出售球員收回的現金則為£56.3m.
對於在雲加時代以優良財務控制見稱的阿仙奴而言,2018/19年度這份業績報告實在令人失望,亦暴露了阿仙奴近幾年面對的隱憂。自從酋長球場啓用後,阿仙奴成為英超唯一一隊比賽日收入可與曼聯媲美的球隊,但同時受長達十五年的球衣贊助和球場冠名權合約所限,令阿仙奴近年的商業收入以被其他幾隊 Big 6 超前。雖然和酋長球場的贊助合約終於在今季加碼,同時亦找來adidas 以雙倍價錢取代 Puma 成為球衣生產贊助,但阿仙奴目前已連續第三季缺席歐聯,而今季歐霸甚至早在三十二強出局,加上以目前聯賽榜形勢來看,下季甚至有機會連歐霸也打不上。另外,阿仙奴今季夏季轉會窗高調增兵,來年的球員攤銷和薪酬開支相信將面臨更大增幅。在此消彼長之下,阿仙奴未來兩年的財務狀況實在不容樂觀,而缺席歐洲賽更可能令造成惡性循環,令阿仙奴對球星的吸引力大減,要復興就變的更加困難。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阿仙奴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