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互試探相互化解,足球不只有進攻】

BLnaze 於 07/07/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我要違反規定擁抱安察洛堤,他是一位過去兩個年代都非常優秀的教練,當然現在也是,很慶幸英超有他,愛華頓有他。而作為一個人,安察洛堤也是非常值得尊敬的。」──摩連奴

【兩巨匠迎合潮流,改革中尚欠曙光】
作為同時代兩大戰術巨匠,摩連奴與安察洛堤在聯賽、歐冠中各領風騷,先後遊歷多個聯賽、先後帶領球隊走上頂峰,車路士、皇家馬德里均有二人的足跡,米蘭城兩支球隊的輝煌由二人分別創造,踏入2010年代以來,兩人走過頂峰,也曾墮進深谷,在質疑與批評的聲音之下,也開始嘗試與時並進,尋找戰術發展的新路向,愛華頓與熱刺成為了二人重新出發的立足地。

同樣是中途接手,同樣在442的基礎上注入三中堅的元素,在迎合大勢強調後場控球的同時,注重中前場的突擊次數,摩連奴與安察洛堤在新球隊的建構思路有著不少相似的地方。進攻時閘位內收形成三中堅(BenDavis、Coleman)、強調技術中場的節奏主導(LoCelso、AndreGomes)、閘位極致壓上提供寬度(Aurier、Digne)、左右翼鋒分管組織與衝刺(Lucas與Son、Iwobi/Bernard與Walcott)等都有相似的地方。

不過安察洛堤在皇家馬德里及拿玻里時代就有過駕馭三中堅打法的經驗,憑藉球員時代培養出來對隊員優缺點掌控的能力,意大利人很快就能夠將打法灌輸到愛華頓成員當中,當然亦得益於前任遺留下的痕跡不深,他能做的改革可以更為徹底。相反摩連奴向來以體系為先,球員為副的戰術思維對中途接手的他有著不少的難處,前任的烙印深刻加重了他的改革壓力,在三中堅與四後防之間的切換無法得心應手,所得到的成績也極為有限。


【期待以久的英超對決】
自2003年歐洲超級杯開始,兩位教練只有五次在正式比賽中交手,而對上一次的對決更加已經是十年前的歐聯比賽,率領國際米蘭的摩連奴擊敗率領車路士的安察洛堤,比賽中摩連奴的國際米蘭完成了心理層面的躍升(連年十六年止步)、戰術層面的完備(比賽中摩連奴祭出4231陣式成為歐聯登頂的基石)。在此之後,二人十年來沒有在正式比賽相遇,這一戰是二人史上第一次在英超的對決,當中「重逢的喜悅」或許只有二人才知。

安察洛堤在復賽後開始重用TomDavis,通過這位活力中場來彌補了中場防守能力的不足,偏右的站位更加協助了Coleman大舉壓上,可以說復賽期後TomDavis成為了安察洛堤的「半中堅、半閘位、半防中」人選。這一舉動不僅使得LoCelso無法抽身應付AndreGomes,更加使Son需要深度的回防來對位Coleman。而另一邊的Iwobi落位防守時會協助構建臨時五後防,通過對位Aurier的做法抵消熱刺較為側重的右路進攻,這種提升寬度的做法,有效防止曼聯與韋斯咸被熱刺頻頻利用兩側完成傳中的情況。

摩連奴也放棄了球隊不熟悉的三中堅控球體系,BenDavis重新以純左閘的身份出戰,而中場也起用防守能力更為出色的Winks,這樣能夠利用個人能力協助控球的Alderweireld就順理成章地回歸正選陣容。摩連奴在後場的佈置既是對過往三場比賽的一種自我糾錯,也是因應愛華頓的進攻而部署,摩連奴需要中場盡量切斷Ricarlison與Lewin的接球路線,也需要更多的邊路人手來化解愛華頓在中路的突擊,兩位教練從開場就顯示出對對手打法的熟悉。


【互相試探互相化解,教練博奕更為精彩】
上半場佔據球權的熱刺率先發難,利用LoCelso、Son、Lucas的盤球能力在中場附近製造空檔,彼時愛華頓的中場無法完成有效的補防,Lucas的遠射、LoCelso的折射射門都是由三位球員的個人能力撕開防線造成。安察洛堤縱然很快就通過收窄Gomes兩側的空檔來解決問題,但也無阻一個不幸運的失球。

失球後的愛華頓很快就通過Richarlison的深度回撤來加強中前場的連接,這位巴西國腳利用身體優勢贏得了與BenDavis、Winks之間的對抗,引發Son與Lloris「衝突」的射門也是其主動尋找Winks身後空檔所造成。摩連奴的指示是盡可能提前犯規防止更惡劣的場面發生,幾位球員對位之際的攔截也及時而到位,半場熱刺能夠不失球,整體防守的專注度是值得讚揚的。

下半場安察洛堤利用新秀Gordon進一步提升中場中路的運動能力,發現摩連奴沒有續用三中堅出球的意大利人更加專注於中場線屏障的構築,同時也利用了人數的優勢完成了簡單的配合,在下半場開始階段熱刺中場承受的壓力巨大,Son需要在協防BenDavis的同時支援Winks,Lucas則要應付移鎮左路的TomDavis同時,支援Aurier。這階段摩連奴沒有選擇提前放棄進攻的棋子,通過換人改善形勢,反而是提高Kane的回防深度來加強防守(盯防Gomes的責任由LoCelso改為Kane,前者進一步後移保護中場),這種做法可以理解作為反擊拉開比數留下機會。

愛華頓首波的攻勢無果,Bernard的上場對局面的幫助亦不大,防守專注度高、反擊突擊銳利的熱刺讓愛華頓有種有力難施的感覺,Son的兩次突擊更加讓愛華頓的中後場難以協調。此時Kean與Sidibe的上場是安察洛堤孤注一擲的信號,愛華頓希望通過更多的高空優勢以及個人單打來製造機會,此時用盡換人名額的安察洛堤也開始安坐場邊等待機會的來臨。摩連奴最後時刻才動用換人名額,Lamela登場後在中路持續用球對抗,讓已經出現疲態的Gomes束手無策,此時熱刺雖然沒有製造破門的威脅,但整體的節奏已經掌握手中,Vertonghen出場後提升制空能力更加為比賽宣告落幕,摩連奴在與安察洛堤的對決中取得四連勝的成績。


【防守是過時?進攻才是皇道?】
普捷天奴時代的熱刺,激情四射,動力滿分,丟失球權後的壓逼到位,持球以後的進攻銳利,通過不斷的亂戰來換取了大量攻守回合,這種激動人心的打法顯然是球迷樂見的場面。

本場比賽的過程,顯然沒有過去五年的烙印,甚至沒有英超應有的過程,兩位務實型教練都放棄了極端攻守的戰略,反而注重在化解對手的進攻同時尋求反擊的機會。雙方沒有創造大量機會的背後,也有對手精心化解的內容。這支愛華頓在幾個星期前才把利物浦緊密封鎖,而摩連奴的針對性部署功力一直存在,雙方沒有冒進是合情合理的,但沒有冒進是否就是「殺死足球?」,見仁見智吧。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熱刺  摩連奴  英超  愛華頓  安察洛堤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