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刺的調整期 摩連奴的壓力並不小

BLnaze 於 09/01/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對陣米杜士堡一戰
在場邊的摩連奴被攝影機連番拍到表情多多,但主要還是一些苦惱、惋惜、無奈、歎息,每當看到摩連奴失去了從容,就是反映出他的壓力。
例如在曼聯面對壓力的時期,他與干地開戰、批評Shaw、批評媒體、批評馬斯亞、抱怨轉會,總之就是一系列的事情,然後你既分不清他是為了轉而視線還是真心抱怨的存在,那個時候就代表他思緒有點不冷靜了。

對於摩連奴來說,執教熱刺的難度,比想像中更加大,
而且還在苦苦支撐到渴求的一月,賽程較寬鬆可以加大訓練量的時候,失去了絕對的核心Kane。再加上Ndombele、Sissoko的傷缺,摩連奴似乎要考慮與列維共同把夏天換血的計劃大幅前提至冬天。

【戰術回顧】
摩連奴由上任後第一場開始就延續了普捷天奴「將戰火燒在進攻三區」的大原則,以zona-mista作為陣式基礎,將中前場、中後場以割裂的形式運作,這種打法在部分場次收到了不少的戰術效果,但防守球員個別的失誤,以及進攻球員的選擇缺陷,卻導致了球隊很快就完結了蜜月期。

摩連奴上任後,熱刺很多時會採取一個左閘內收、右閘前置的方式,使中後場形成M字型站位,球員圍繞Alderweireld形成一個緊密的控球網。 彼時摩連奴一度希望以Sissoko、Sanchez與Aurier三位身體質素強悍的球員在右路完成極端肌肉壓制,左路則以Dier、Vertonghen掩護Son的方式完成技術壓制,希望以此鋪陳出多元的推進手段,一方面加大兩翼的使用率掩蓋中路技術不足的問題,另一方面則希望減少中場傳遞的次數,發揮前場突擊的優勢。摩連奴在上任之初就展現了他對熱刺陣容的已有基本輪廓。

通過Lucas、Ali、Kane壓制對方防線,拉開中場空檔然後再拉回來接應的方式,摩連奴在重視邊路、增加長傳的同時,為中路的組織「留了後手」,通過前場四人聚攏的方式,創造人數優勢並且通過小範圍配合來打散對手的防線。此時的熱刺由於新帥上任的紅血期、以及各人身體狀態的出色而收獲到不錯的戰術效果,接連攻入三球以上。

【進攻處處碰壁】
逐漸躋身一線教練的普捷天奴在執教五年的熱刺仍然黯然離職,熱刺人員、陣容和戰術上軟實力、硬實力都存在著自身的問題,摩連奴的上任不可能一下子完全解決,而這些遺留下來的問題,就是列維需要摩連奴短時間解決,從而讓熱刺成為獎杯爭奪熱門的重要目標。

Vertongen與Sanchez缺乏現代三中堅必須的引球推進能力,無法令後場站位適時由「M」轉「W」,做到解鎖對方壓逼的效果。加上Sissoko在選擇強行推進的時機上仍然參差,Dier又缺乏有球組織的能力,無法與前場進行有效而穩定的連接,單單依靠Alderwireld並不可能完成所有的推進任務。

在先後加重Ali、Lucas回撤任務均收不到實效、反而暴露了二人傳球技術和閱讀比賽不足的弱點後,摩連奴不得不重用Eriksen坐鎮防線之前成為核心組織者,原本以為Ndombele可以運用地面推進作為連接的手段,但法國人在諾域治一役後再次受傷,摩連奴在中場就只有依靠Sissoko、Dier與Winks等優缺點明顯的球員,勉強支撐體系,而更無奈的是Sissoko也傷了。

無法依靠地面推進,壓力就在兩翼與前鋒身上,孫興愍的停賽加劇了Kane維持體系的作用,其受傷既有不幸,既有聖誕快車期的消耗,同時也是熱刺過度依賴的後果,無論是年輕但保守的Sessegnon,抑或身體質素與腳下技術尚佳但頭腦不清的Aurier,兩人都無法將摩連奴設定的任務完全展現,最終重視兩翼的戰術就變成了求神問卜Aurier何時傳到一次好球的景況。在米杜士堡一戰,Aurier雖然有一個漂亮的助攻,但卻多次在傳球選擇上失誤,延誤了球隊的反擊和射門時機,最終需要擇日重賽,摩連奴在場邊除了一連串無奈的表情,就是不斷鼓掌激勵球員,因為他需要依靠球員發揮才能殺死比賽。

通過前場球員壓制對手防線,創造三線之間的空檔完成進攻,可惜的是,Lucas在選擇突前與回撤的時機掌握上極為粗糙、Ali雖然懂得抓住回撤的空檔卻欠缺足球的短傳技術,Kane成功熱刺進攻唯一及格的連接者。

怎樣選擇突前的時機、怎樣抓住回撤的剎那,怎樣在人叢當中辨識空檔,接球以後怎樣選擇最理想的處理方法,這一切都是在陣地圍攻當中,比賽閱讀的能力。熱刺球員在這一時間的缺失非常明顯,球員往往無法找到最合適的移動時機,最終會出現一種同時反越位,同時回撤的尷尬。

摩連奴近來增加使用阿根廷雙星LoCelso與Lamela處理策應任務,目的就是希望減省Ali與Lucas回撤的職權,在總攻時刻發揮埋門威脅。在白禮頓、米杜士堡兩戰都收到良好的效果。


有人會這樣解讀進攻:
進攻就是要令防守球員「選擇」,
1. 當你貼近中堅,中堅就不需要選擇,因為他只需要盯住你,

2. 當你選擇回撤的時候,他就要「選擇」要不要跟你出去:
a. 如果你選擇的,是一個錯誤的位置,已經有隊友可以立即包抄,中堅當然會選擇「留守」;
b. 如果你選擇一個正確的位置,中堅就需要在「跟你出去漏空檔/不跟你出去任由你轉身」之間作選擇。

3. 到你接球以後,中堅又要選擇:
a. 切斷你的傳球或射門路線
b. 阻止你的突破
假如Lucas每次拿球都必定突破,那麼中堅就不需要選擇前者;
假如Ali傳球的失誤率高,我同樣不需要選擇前者
但假如是Kane呢? 我就需要在兩者之間選擇,一旦選擇錯了,就是一個需要隊友換防的失誤。

而隊友,同時也需要選擇,是否離開自己的位置,去為你補防。
這就是其中一種對進攻方式的解讀了,Ali與Lucas很多時的問題就是在於無辦法令對手作出這些選擇,單一的球風很容易在陣地戰中被研磨,怎樣踢得更聰明,怎樣踢得更有想法,就是頂級球星與普通球員之間的軟實力差別了


【防守問題,非一日之寒】
中後場的防守問題在普捷天奴的時期已經存在,本賽季初期當大家注意力集中在阿仙奴薄弱的防守同時,熱刺同樣以疲弱的防守苦苦掙扎,摩連奴上任後雖然能夠減少了熱刺場均被射門的次數,但仍然無法減少失球的問題,上任後只有般尼一戰能夠保持不失,連同普捷天奴時代的21輪英超,合共只有兩次零封,甚至在歐聯賽場被拜仁慕尼黑狂掃7-2,防守漏洞極多。

前文所述的進攻「M」字型站位,雖然有效扼殺對手在中路反擊的空間,確保第二落點的搶奪,但由於Vertonghen、Alderwierld的爆發力不足,Sanchez近來又倦勤,熱刺後防的覆蓋能力導致兩翼的保護極不足夠,對手往往能夠抓住兩翼未及回防的時機完成射門,Ings的挑球射門固然精彩,但同時反映出熱刺無法抵擋對手在half-space位置進行二打一的衝擊,這一點其實在普捷天奴時代大敗予白禮頓、拜仁慕尼黑時,已經反覆證明了。

個人的失誤同樣是熱刺防守的致命傷,特別是死球/應對傳中當中的失誤率奇高,很多時都出現不集中、被對手「走甩」的情況,這一點,必須要通過更大運動量的防守訓練,才可以有效提升,而這一點只能治標,卻難治本。

【過渡期才是最危險】
普捷天奴率領熱刺以亂戰的方式走入歐聯決賽,憑藉出色的衝擊能力令中前場球員在大戰、混戰當中發揮突破、爆發力、射門能力的優勢,減少頭腦思考,增加身體對抗的用兵模式收到了良好的效果。不過這位阿根廷教練同時意識到,要讓球隊再進一步,必須要改變這種亂戰的衝擊模式,所以在夏天進行了一系列的收購,希望通過戰術轉型來確保熱刺的延續能力。

可惜的是,新隊員遲遲未能融入(Sessegnon、LoCelso、Ndombele),老隊員又無法適應新打法(Sissoko、Ali、Lucas),普捷天奴最終黯然離開也是無可奈何之事。 摩連奴的上任令熱刺球迷既喜且憂,「特殊的一個」必然奪冠的定律是吸引熱刺的地方,但其接連在英超的折戟都讓人對其執教水平和潮流風向產生疑問,上任後雖然憑藉出色的臨場「救回」了不少的比賽,但矢志要爭取前四,甚至短期內奪冠的熱刺球迷肯定無辦法滿意這種戰績。
從球風單一逐漸加入到適應戰術,當中需要的時間可長可短,普捷天奴同樣折戟在這種風格轉型之上,摩連奴能否在季中接手就完成任務是個艱難的挑戰,無法依靠夏天訓練來消弭戰術的「水土不服」,亦無法通過引援來「平衡風格」,摩連奴選擇甫一上任就以訓練需求極大才能完善的「Zona-mista」,希望通過「以戰養戰」的方法盡快提升球隊的戰術涵養,其實是一種高風險的做法,既需要確保球隊短期內成績不受波動,又需要保持球迷與球員對他的信任,稍一不慎進入低潮期,很容易就被好事的媒體挑起事端,引來巨大的壓力。

戰術過渡期往往是一流教練的英雄塚,摩連奴生涯第一次遇到沒有夏訓的過渡期,全新的挑戰是他證明自己能力的最後堡壘,一個月以來雖稱不上失敗,但也絕不算成功,摩連奴接下來還需要面對傷病的襲擊,冬天是否需要提前引援的計劃,是個非常值得關注的問題。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熱刺  摩連奴  英超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