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納哥的十年興衰,不只因一個前妻》

BLnaze 於 30/12/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摩納哥,不可不知的歷史概況】
摩納哥,世界上僅存的公國之一,地處法國南部,國土東、西、北部皆與法國接壤,南面則是著名的地中海,不過論到淵源最深的,則是鄰近的意大利。由凱撒大帝的擴張,到熱拿亞王國的佔領,從薩丁尼亞王國的保護,到墨索里尼的軍事佔領,摩納哥的歷史當中,不僅有法國的痕跡,更多的是意大利的存在。

摩納哥的名稱「Monaco」,來源自意大利語的「僧侶」。
公元十三世紀,熱拿亞王國的著名銀行家族──格里馬爾迪家族(House of Grimaldi)喬裝成為天主教方濟會的修道士(僧侶),並佔領了摩納哥,自此格里馬爾迪家族一直成為摩納哥至高無上的皇族。
(註:法國大革命後,拿破崙的擴張下,摩納哥一度被法國管治,直至1814年拿破崙兵敗瓦解)

就這樣,摩納哥成為了一個擁有優越地理位置的王族國家,國土面積雖然僅次於梵蒂岡,只有2平方公里(橫向參考,香港約1100平方公里),但卻是全球最富庶的地區之一,蒙地卡羅賭場更是歐洲人熱門的去處,支撐著全國約三萬人民的經濟收入,並為法國、意大利周邊地區約五萬人提供工作機會。


【避稅天堂,足球發展的契機】
摩納哥以旅遊業為核心經濟,怡人的地中海氣候、蒙地卡羅賭場的獨特魅力、風光無限的海岸線,深厚的文化歷史淵源,每年都吸引數以千萬計的人次到摩納哥觀光。由於國家內的業務多由王族持有、加上旅遊業的收入的豐厚,摩納哥是全球罕有的「無個人所得稅」國家,一切公共事務均由皇室支付。

在這種經濟的背景下,俄羅斯商人雷波諾列夫(Dmitry Rybolovlev)決定入股摩納哥足球隊,希望乘著俄羅斯人對足球的熱情,將這支剛剛從法甲跌到法乙的球隊,打造成歐洲一流的球隊。2011年12月,雷波諾列夫以象徵性的 1歐元接手成為這支負債不少的球隊老闆,並注資1億歐元成為球隊66%股權持有人,而格里馬爾迪家族則以相應的價錢注資成為球隊的33%的持有人,摩納哥球隊的興衰故事,由此展開。


2013年,矢志走上歐洲之巔的摩納哥成為轉會市場的主角,憑藉免稅的優惠,摩納哥與著名的經理人文迪斯(Mendes)合作,以高薪吸引當年炙手可熱的球員,包括哥倫比亞雙星法卡奧(Falcao,馬德里體育會)及哈梅斯洛迪古斯(James Rodriguez,波圖)加盟,並最終以亞軍完成法甲,並打入歐聯。

不過,雷波諾列夫後來將球會的整體發展方向大幅調整,緊縮資源和轉會市場的投資,改為將摩納哥打造成新一代的球員加工廠。俄羅斯人的轉變與其前妻,有不少的關係。 2014年,法庭判處40億8000萬歐元的分手費,成為歷史上最巨額的離婚案,不過在律師團隊的努力以及庭外的斡旋後,雷波諾列夫最終只需支付5億6400萬歐元,結束兩人之間的關係。

對於當時身家財產超過70億的巨富而言,6億歐元並不能直接影響其投資足球的決心,真正令雷波諾列夫卻步的,是歐洲足聯嚴厲執行的財政公平原則。條例視摩納哥這種巨額投資的新興球隊為敵,一方面以懲罰的形式打壓這些「暴發戶」,另一方面則以重覆的媒體攻勢將摩納哥打造成為「足球的破壞者」。 雷波諾列夫因此不得不將球隊的政策改變。


【加工廠的興衰,巨頭離隊引致衰敗】
2014年,葡萄牙人Luis Campos轉為球隊的技術總監,摩納哥開始走向近年的高峰,這位經摩連奴「勸導」,由教練轉為幕後的葡萄牙人,開始展現出其出色的考察能力。早在2013年加入摩納哥之初,Campos就以體育協調員身份推薦了不少高潛質的球員加盟,當時效力西維爾的干度比亞(Kondogbia)、里昂青訓馬斯亞(Martial)都是Campos的傑作,再加上祖奧莫天奴(Joao Moutinho)、杜蘭拿(Toulalan)等核心老將,摩納哥迅速打下了穩健的基礎。

其後,Campos與摩納哥對於潛力新星的挖掘並未止息,貝拿度施華(Bernando Silva)、利馬(Thomas Lemar)等人逐漸加入,雖然Campos在2016年夏天決定離隊,但球隊積存的實力,加上橫空出世的麥巴比(Mbappe),摩納哥打出了難以防守的多元進攻,2017年不僅打破了巴黎聖日門的法甲統治,更在歐聯殺入四強,各新星亦因此得到登陸豪門的機會。

Campos的離隊令摩納哥失去了持續挖潛新星的人脈和眼光,更重要的是失去了球隊整體架構的宏觀視野,摩納哥不僅賣走新星,同時亦賣走了諸如莫天奴的核心球員,摩納哥整體出現了嚴重的衰落。新購入的球員無法發揮效用,補牢式引入的老將亦無法帶領球隊走出困局,摩納哥近一年半遭遇到非常嚴峻的局面。


不僅Campos,2019年初,副主席Vadim Vasilyev亦被解僱,Vasilyev是摩納哥崛起的另一位功臣,在商業領域層面貢獻良多,特別是在球隊轉出方面談判技巧出色,多年來為摩納哥帶來豐厚的轉會資金。而在歐足聯財政公平原則掣肘下,率先向老闆雷波諾列夫提出轉型的,正是Vasilyev。可惜球隊的衰落,主席少不免拿副手動刀,Vasilyev首當其衝,其在聘請亨利(Henry)的決定令主席感到惱火。在夏天,從車路士離職後加盟的總監Michael Emenalo在加盟摩納哥短短兩年後,亦宣布離開,摩納哥目前處於沒有體育總監的局面,管理的混亂,可見一斑。

【里爾的成功,摩納哥需要後悔?】
Campos在休息一年後,2017年夏天加入里爾,一方面整頓資源,另一方面繼續發揮其挖掘潛力球員的眼光,里爾在這個賽季內迅速成為法甲一股新的力量,當中最為傑出的作品當屬尼古拉斯比比(NicolasPepe),加上泰亞高文迪斯(ThaigoMendes)等,里爾在轉會市場與賽場成績上完成了雙軌行進。摩納哥需要後悔嗎?

諷刺的是,在2019年煞科戰中,兩支球隊的對決,摩納哥以5-1血洗里爾,不僅以勝利送別球隊的功臣領隊查甸(Jardim),更證明里爾的成功,並不是摩納哥需要惋惜的地方,球隊需要的不是悔恨過去的錯誤,而是在中游球隊收購實力戰將,例如賓耶達(Ben Yedder)、謝臣馬田斯(Gelson Martins)等慢慢站穩第二軍團。

新一年,換帥後的摩納哥,會變得更好嗎?
十年的興衰過程,有多少值得豪門參考?

BLnaze的足球札記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