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科索沃的前鋒──Vedat Muriqi】

BLnaze 於 21/05/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由第一次世界大戰到二十世紀九十年代,關於科索沃這片土地的爭議從未止息,南斯拉夫王國崩落後,科索沃土地上的阿爾巴尼亞人與塞爾維亞人的爭持就更為激烈,經歷戰亂、談判、獨立、被制裁等紛擾的問題,科索沃至今仍然成為東歐隨時引爆的火藥庫。

Vedat Muriqi 擁有阿爾巴尼亞血統的科索沃人,在1994年的4月出生在南部區域普里茲倫(Prizren),在這個幾乎只有阿族人的地區,Muriqi在科索沃戰爭中面對的,不僅僅是流離失所的惶恐,還有軍隊攻入城鎮屠殺的可佈,大難不死的Muriqi沒有放棄追逐足球的夢想,自小受到家人薰陶的他加入了當地的KF Liria青訓營,向足球夢進發。

在先後效力三支土耳其球隊合共上陣超過176次後,憑藉2018/19球季的出色表現終於贏得了費內巴治的賞識,作為費倫巴治的球迷,Muriqi終於得到了為愛隊效力的機會,28次出場合共攻入15球助攻6次,出色的表現引起了關注,而當中九月時代表科索沃對陣英格蘭的比賽,更加成為吸引豪門的「成名戰」。比賽最終科索沃雖然以3:5落敗,但貢獻1記十二碼入球以及兩次助攻的Muriqi仍然讓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對英格蘭

【比賽風格】
身高1米94的Muriqi有著不俗的對抗能力,在空中戰中發揮出不錯的效果,場均贏得5次空中對抗次數,放之於五大聯賽當中仍然排在前列的位置。通過高度的利用,這位科索沃前鋒每場在對手禁區內的觸球次數亦相當可觀,這方面的特點保證了他的下限。

作為力量型的中鋒,Muriqi同時也有純熟的背身策應能力,在守衛對抗下的傳球穩定性亦有一定的保證。他能夠倚住對手引導後排的插上,甚至不時在禁區前沿完成最後一傳的工作,這也是他能夠刷出不俗助攻數據的主要泉源。值得一提的是,Muriqi的助攻不限於頭鎚二傳或是短傳,而是包含左腳內彎的孤線高球,這在高中鋒當中是一項難能可貴的特質。

不少高中鋒在英超無法找到生存的空間,原因是激烈的對抗下無辦法保證對抗的成功率,過於倚賴身體質素的球員往往無法在英超找到輾壓的優勢,沉迷於對抗同時亦會影響了射門、傳球的效率。Muqiri被看中的其中一個原因是並不單純倚賴身體對抗完成進攻,無球時他亦擅長游走於對手的後衛線與中場線之間,甚至不時會在邊路護球接應。在傳統的力量型打法裡面,Muqiri也加入了包含現代「游擊中鋒」的元素,使他變得更加全面而且難以預測。

對拜仁慕尼黑

【缺陷】
雖然身體上有一定的優勢,技術上也有足夠的細膩度,無球跑動也符合了現代戰術趨勢的要求,但Muqiri目前仍難與一流射手相提並論。除了受限於身高體重而無法具備足夠的爆發力外,長期混跡在非主流聯賽也限制了他的成長步伐。土耳其聯賽的環境注重跑動、掃蕩,對進攻戰術的重視流於粗疏,即使近年也有不少名牌老將「流入」土超,但大環境的土壤仍然未能改變。

Muqiri雖然具備不錯的射門轉化率(17%),但場均爭取到的射正次數只有1.24次,要成為五大聯賽球隊的前鋒,這個數字屬於偏低的水平,怎樣減少在門前的判斷失誤、減少在體系當中對戰術的理解,都是Muqiri的考驗。

【結語】
五個換人名額、預想得見的壓縮賽程,未來各支球隊對於具實力的副選需求必然巨大,在經濟環境難見穩定的情況下,非主流聯賽、中下游的「廉價戰將」很可能會成為夏天的主角。

Muqiri得到英超各隊虎視耽耽的原因不難理解,摩連奴急需一位風格能與Kane互補又能獨挑大樑的球員,曼聯早就希望在前線上進行風格的補強,愛華頓等中游球隊的「擦卡」已是常見。但真正緊密連繫的,是來自意大利的拉素。

球員時代作為力量型中鋒的拉素總監Tare對Muqiri早就垂涎,與Immobile的組合可以預想成為球隊的大殺器,但Muqiri在夏天一度拒絕拉素的追求。聲稱受Grandpa薰陶而愛上費倫巴治的Muqiri會否在未來的轉會窗「忍痛」離開?

意甲的慢節奏下,對禁區附近的封鎖更為細緻;英超的快節奏則更講求對抗、速度以至於跑動快慢節奏的掌握,Muqiri在挑選下一步前或者也應選擇更合適自己發展的環境。

Blnaze的足球札記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