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足球的困境

亞洲足球 於 16/08/2013 發表 收藏文章
卡洛斯-奎羅斯執掌伊朗隊帥印,人們期待在明年世界杯上,他能給球隊帶來改變。

伊朗新任總統贏得總統大選後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他還在等待奧巴馬代表美國發來的官方賀電,這或許需要等上很長一段時間,但也許足球可以幫上忙。從現在算還有不到4個月,伊美兩國或許就會在世界杯小組賽中碰面(譯註:2014年巴西世界杯小組抽籤儀式將於今年12月6日,在巴西的薩爾瓦多舉行),如果有人懷疑華麗的比賽是否能讓兩國人民暫時擱置分歧,團結在一起,不妨回顧一下1998年法國世界杯上兩隊交手的經典戰役,在瘋狂而激情四射的90分鐘後,伊朗2-1擊敗美國。

法國,里昂,在兩隊交手前的幾天裡,當時任美國總統的克林頓就得到了一份傳遞著和平與理解含義的賽前報告。在比賽開場哨正式吹響前,伊朗隊員們給對手們送上了花束,這讓美國隊員們目瞪口呆,手中花束的分量似乎比大力神杯還要沉重。隨後,兩隊球員擺好姿勢合影留念,這也是世界杯歷史上堪稱經典的記憶(譯註:自1979年德黑蘭美國大使館人質危機以來,美伊關係一直緊張,但1998年世界杯他們偏偏被分在一組。政治上的緊張關係讓兩隊的交手成了媒體關注的焦點,但兩隊和諧友好的態度讓人始料不及)。

哈米德-埃斯蒂利為伊朗隊先拔頭籌、入球後他做出的激情慶祝方式,全世界的伊朗人陷入了瘋狂。最終,伊朗隊贏得了世界杯歷史上的首場勝利(譯註:這也是亞洲球隊在當屆世界杯上贏下的唯一一場勝利,美國隊成績排在32強末尾),儘管因為這場比賽的政治焦點,這一壯舉的意義被誇大還是削弱了還很難說,但至少在比賽的90分鐘裡,伊美兩隊球員在世界的舞台上展現出相互尊重的偉大精神。事後,在現場經歷過的人都說,在電視機前看比賽可感受不到那種瘋狂,不管怎樣,這都是一個“足球讓政治走開”的偉大案例,幸運的是它不是向反方向發展。

如今,15年過去了,伊美關係變得比當年更加差,美國的大制裁讓德黑蘭的經濟遭到了嚴重的打擊,即使現在新任總統上台,也不見絲毫緩和的跡象。如今,伊朗為石油滯銷而掙扎,貨幣體系面臨崩潰,外匯儲備不斷下降,而通貨膨脹卻反方向大行其道。

數百萬的伊朗球迷期待著,一屆成功的世界杯能夠幫助他們擺脫目前的窘境,但無論是為世界杯所做的準備工作,還是打破過去4次小組賽止步宿命的美好憧憬,都已經被伊朗日益孤立的國際關係所影響。伊朗隊成功晉級世界杯正賽,當然要感謝新星雷扎-古查內哈德在與韓國的決戰中攻入的致勝入球(譯註:世亞預伊朗隊憑藉古查內哈德的絕殺進球,1-0力克韓國隊,伊朗隊以小組頭名出線,韓國僅以淨胜球優勢領先烏茲別克斯坦驚險晉級)。但事實上,古查內哈德孩童時代便離開伊朗去荷蘭生活,為了能夠代表祖國參賽,他花了兩年多的時間整理準備必要的檔案資料。

即便是最基本的國際資金轉賬,在伊朗也不能想當然地認為就能輕易完成。 2012年,亞足聯計劃向伊朗足協援助100萬美元,但結果卻出了問題。 “我們當然想盡快收到這筆錢,但在伊朗被經濟制裁後,資金轉賬變得更加困難,國際足聯根本沒有辦法將錢打入我們的賬戶……伊朗的敵人們正力圖向伊朗足球施加壓力。”伊朗足協主席阿里-卡法希安說。

有傳聞說,伊朗足協以200萬美元的高額年薪聘用了卡洛斯-奎羅斯為球隊主帥,率隊征戰巴西世界杯。但是,前皇馬和葡萄牙國家隊主帥想要率隊前往葡萄牙拉練,卻被告知因資金問題無法實現。 “2014年世界杯,​​我們想更進一步殺入16強,但因為沒有充足的財力,這個目標很可能無法實現。”奎羅斯無奈地說。

更加糟糕的是,原計劃的葡萄牙之行中將有一場和加納的重要熱身賽,這是任何亞洲球隊都很喜歡的熱身對手,但是有傳言稱,因為加納隊方面擔心潛在的威脅,這場熱身賽從一開始就被取消了。 “我不知道這種猜測是從哪裡來的,但我們必須要通過熱身賽來學習提高,當然,我們不可能和像巴西這樣的強隊交手。”奎羅斯說。

當然,伊朗可以堂而皇之地說已經安排好了別的熱身計劃,但熟悉內情的人都可以立時戳穿這一傳言。在這個時間點上,從來沒有哪支球隊能像伊朗隊這樣,為有鍛煉價值的熱身賽而殫精竭慮,也從來沒有哪支球隊能像他們這樣,面對如此多的出爾反爾。 2006年德國世界杯開賽前幾個月,(譯註:當時一些西方政客曾呼籲將伊朗隊逐出當屆世界杯),一開始羅馬尼亞、烏克蘭、尼日利亞和加納都曾答應和伊朗熱身,但最終他們還是拒絕前往伊朗作賽。顯然,對於即將前往德國的伊朗隊來說,最終無奈地和馬其頓B隊熱身,並不是一個理想的備戰方案。

當然,如果伊朗能夠參加明年1月份的海灣國家杯,情況還不算太糟糕。兩年一屆的海灣杯是西亞地區水平最高的國家隊賽事,沙特阿拉伯、伊拉克、阿聯酋等隊都會參加,對於伊朗來說,參加這項賽事可以發現問題,積累經驗,對征戰巴西世界杯決賽階段的比賽大有裨益。但是,因為這項賽事的名字問題,伊朗卻拒絕參賽,因為德黑蘭一直將所謂的“海灣”稱為波斯灣,決不接受任何分歧。

同時,最近阿聯酋將阿拉伯海灣聯賽更名為阿聯酋職業聯賽,也不被伊朗所接受。在迪拜,有一個很大的伊朗人社區,那裡也是許多一心想要去海外踢球,卻又不能走得太遠的伊朗球員最受歡迎的目的地。但是,現在情況已經完全變了,就是因為聯賽名字改變,伊朗國家隊隊長賈瓦德-內科南原本打算從國內豪門德黑蘭獨立轉會至阿聯酋阿爾沙迦,但這筆轉會最終被伊朗政-府取消。

“我們不得不阻止他加盟阿聯酋聯賽。”伊朗足協主席卡法希安說,但同時他也指出,內科南和一些類似情況的球員將會得到一些補償。但內科南本人卻否認他的轉會是被官方阻止的,因為他根本就沒打算去阿聯酋聯賽,“波斯灣永遠都是波斯灣,我永遠都不會加盟一個冒犯了波斯灣這個神聖名字的聯賽。”

因為地域爭端問題,伊朗和阿聯酋兩國的足球關係也受到了影響。伊朗和阿拉伯半島之間的霍爾木茲海峽,承擔著全球大概20%的石油輸出任務。目前,伊朗佔有霍爾木茲海峽入口處的3個島嶼,阿布扎比同樣宣稱擁有它們。 2012年,時任伊朗總統默罕默德-艾哈邁德-內賈德曾造訪其中一島,最終導致阿聯酋取消了兩國國家隊原定的友誼賽,並表明態度——友誼賽應該是在朋友們之間進行的。之前,僅僅55個國家的代表參加了魯哈尼的總統就職大典。顯然,目前伊朗並沒有太多的盟友。

對於伊朗球迷和全世界來說,目前伊朗足球的困境無疑令人難過。 2006年德國世界杯,紐倫堡、法蘭克福和萊比錫3座城市,因為善良和激情的伊朗球迷的造訪而增色不少,明年巴西世界杯上,他們同樣可以用華麗的比賽展示自己的能量,並將祖國人民重新團結在一起,哪怕是片刻的歡愉。現在看來,這也的確很有可能是片刻的,因為政客的指摘和伊朗日益孤立的國際關係,已經決定了他們不可能在巴西停留得更久。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Yiu Lung 於 16/08/2013 評論 NO. 1

    基洛斯返去曼聯幫莫耶斯做助手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