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出槍手系列」 - 「粗中帶軟的法式大肉腸」

《傑出阿仙奴》 於 15/02/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耶耶托尼剛為科科迪瓦奪得久違的非洲國家盃,曼城在他缺陣下成績大受影響,可見這位被譽為當今球壇最全面的中場球員的重要性何其巨大,然而耶耶托尼眼中最佳的中場球員竟然沒有自己的份兒,反而他認為他的前隊友兼現任曼城預備組領隊、亦是我廠其中一位最偉大的槍手:韋拉,才是他心中最理想的中場球員。的確韋拉的全面性及在球場的統治力和影響力在阿仙奴是佔著舉足輕重的份量。
為何韋拉有「大肉腸」的稱號?盛傳源於前槍手隊友「壞孩子」安歷卡與韋拉的一件風波所引致。據安歷卡的自傳提到一次對富咸的賽事中他錯失了一記門前簡單的射門,結果招致韋拉不滿,並在更衣室內以他的生殖器官拍打安歷卡的臉,安歷卡以法文稱之「La Grande Saucisse」(意即大肉腸),結果這稱號一直在香港流傳至今
(編按: 筆者在網上未能找到阿仙奴與富咸相關的賽事資料,因此未能求證這傳聞是否屬實)
韋拉的第一間職業球會是法國老牌球會康城,這間球會出產過球王施丹、前法國國腳米高特、前費倫天拿鋼門費爾及阿仙奴小師弟基歷治。
誠如現今不少非洲裔球員在法國球壇的起步,未夠18歲便為康城一隊上陣,19歲已經成為球會隊長,因此受到當時班霸的AC米蘭注意並收歸其下,然而一直被投閒置散,即使落場都只能擔任並不擅長的前鋒位置,只踢過兩場一隊賽事便黯然離隊。
這次離隊才是他職業生涯飛躍的第一步。當時阿仙奴領隊李奧治剛被辭退,雲加準備上任。雲加未上任前已建議球會收購韋拉,隨後韋拉連同另一位法國外援加迪( Rémi Garde, 在我廠當年主要擔任韋拉我比堤的後備,並在阿仙奴收山,近況是上季里昂的領隊)在9月加盟阿仙奴(雲加先生在10月正式上任領隊)。
有別於其他外援如亨利皮里斯等俱需要在球隊適應一段時間才能站穩正選或發揮所長,韋拉一加盟便迅即站穩正選,第一季便助球隊第三,第二季便奪得聯賽及足總盃雙料冠軍(97-98才是韋拉完整的球季,因第一季他是開季後才加盟的)。
不過韋拉在阿仙奴的道路不是想像中那麼平坦,在阿仙奴的九個球季中,韋拉在聯賽中獲得8紅72黃的球會紀錄(尚有兩張紅牌為足總盃及歐聯賽事)。球場上的紀律問題在韋拉前段阿仙奴日子是較困擾的。在99年的球季試過因暴力犯規停賽6場,00年試過揭幕戰對新特蘭被逐,3日後對利物浦再次被逐,因此被賽會追加停賽5場,因而盛傳韋拉因感被球證針對而離開英格蘭。
或許球員是需要經歷才會成長,在傳奇隊長阿當斯退下來後韋拉接任隊長,成為球會首位外藉(非英倫三島)隊長,基於責任越大,發揮亦因而加以進步,至少他以隊長身份帶領球隊得到2003-04的聯賽冠軍及兩次足總盃冠軍(2002–03, 2004–05)。尤以不敗奪冠那季,在對熱刺的賽事中只要確保一分便獲冠的賽事他先開紀錄協助球隊最後在白鹿徑球場中耀武揚威一番,在最後一場李斯特城的聯賽更攻入致勝的一球,2比1險勝對手確保不敗紀錄,難怪名宿伊恩胡禮在1996年韋拉加盟時便說韋拉在中場傳波前永遠先望隊友的位置和走位才選擇向前傳送並送上助攻,亦證明韋拉踢法硬朗之餘,傳控甚至後上射門亦極具功架,場上感染力亦十分巨大。
可惜,長江後浪推前浪,法比加斯的堀起間接促使了韋拉的離開。其實早在2004年皇馬已經對他極有興趣並曾出價收購,最後韋拉認為作為阿仙奴隊長,他不會選擇離去,萬料不到在04-05年對曼聯的足總盃決賽互射十二碼中射入奠定勝局的一記並奪得冠軍後他便黯然離去。主要是因為雲加認為法比加斯二十歲未夠,前途無可限量,而法比和基拔圖施華的組合效果會優於韋拉夾法比,結果雲加選擇讓韋拉離去。韋拉在日後的訪問也提到自己也想不到會這樣的結果,若他知道最後是這種方式離開球會,他便一早選擇加盟皇馬。的確,筆者認為法比的茁壯成長是韋拉這位老大哥一直以來的身教對法比有極大的幫助,而韋拉的離去亦代表阿仙奴日後無冠的事實(雖說無冠也其他更重要的因素),但韋拉的離去對筆者始終是一個遺憾,因為韋拉退役後也不選擇回阿仙奴,反而選擇留在收山的曼城擔當高層,雖說雲加及韋拉明言大家感情沒受影響,但筆者主觀認為韋拉不願回阿仙奴是有一點點的芥蒂。
韋拉及後轉戰意甲,先後效力班霸的祖雲達斯及國際米蘭,奪得四次意甲冠軍。在國家隊層面上,他也是掛名的98世界盃冠軍份子,在決賽對巴西後備入替助攻給比堤攻入3:0。之後在2000年的歐洲國家盃正式成為正選中場並奪得冠軍,可惜2002年世界盃分組賽出局,2006年那一次中決賽受傷中途被換出(最後施丹頭槌紅牌下法國只能得亞軍)。
韋拉能攻擅守,中場覆蓋範圍之大可說是現今BOX TO BOX中場的先驅,然而最令筆者深刻的反而是他的熱血剛烈,當年阿仙奴曼聯的兩者相爭不只是費sir雲加二人的鬥法,亦是旗下球員互相火併的機會,雙紅會是當年英超茶餘飯後的話題,每次對戰都火花四濺,口水橫飛,筆者當年都火爆地一句:「曼狗」、「黑哨」瑯瑯上口,實際刺激氣氛是近幾季英超所缺乏的激情。這份激情更源於雙方隊長: 韋拉和堅尼的火併,場上講手不在話下,試過一次在球員通道上韋拉惡言警告加利仔不要再惡意飛鏟皮里斯,堅尼見狀立刻走去與韋拉推撞,場面火爆,在開場握手時雙方都沒握手,連排第二位的史高斯韋拉也沒握手直至第三個的加利仔韋拉才握手。隨著2005年韋拉轉投祖記,堅尼與費Sir交惡後解約,這種雙紅火花已不復再。
值得一提,堅尼在自傳提到如果真打的話,他是打不過韋拉的,韋拉亦承認他是嬴定的但會受一點傷。雖然球場上二人牙齒印很深,但他們是識英雄重英雄,他們都互相欣賞大家在球場上的執著。在一次受電視台邀請二人揀選各自心中的最佳陣容,他們二人都向各自揀選大家入圍,可見二人的雅度。
韋拉的球技當然值得備受推祟,然而他對足球態度和堅持更加是現今足球員更需學習的。至少阿仙奴的球員是更需要學習他的血性,亦是筆者一直堅持現今阿仙奴最缺乏的元素: 「場上老大哥的提場」和「場外內一個球員典範或學習對象」。韋拉的「黑又硬式肉腸」不只是一味硬掘掘,嗒落啖啖有味道。
Keith@傑出阿仙奴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韋拉  防中  阿仙奴  不敗  法國  雲加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