詳細分析:比起車路士,利物浦更應該學習拿玻里 文字

自從遇上今年1月的低谷,不少媒體、名宿和球迷均建議利物浦仿效車路士的戰術風格,而紅軍主帥高普以及剛完成續約的拉蘭拿,亦曾經道出類似的意見。不過,利物浦真正應該學習的是車路士嗎?


車路士現有的戰術是3-4-3式的穩守突擊,利用三中堅限制對方前鋒的活動範團,並配合左、右翼衛以及兩名防守中場的緊縮防守,讓敵人無法於中場位置順利進行組織。在對手發生失誤時,車路士的中、後場球員便會利用長傳,為迪亞高哥斯達、夏薩特和柏度制造反擊機會,從而得分。

至於利物浦,則奉行著4-3-3式的高位壓搶,安排多達5名的中、前場球員主力進攻,並要求兩閘球員加強前插次數,務求在前半場限制對手組織攻勢。換言之,防守的責任則落在防守中場佐敦軒達臣,以及兩名中堅的身上。簡單來說,即是7人進攻、3人防守。


相比之下,車路士的風格是「以守待攻」,而利物浦的則是「以攻代守」。

不過,利物浦選擇的「以攻代守」,卻在踏入2017年開始陷入樽頸,皆因對手只需在禁區位置「以守待攻」,便能夠限制紅軍的進攻,再加上高普的球隊不擅使用「Plan B」,以及防守球員回身速度較慢,使他們在對陣史雲斯、侯城等球隊時,接連遭遇滑鐵盧。


那麼將戰術改為「以守待攻」,便能夠讓利物浦走出低谷嗎?答案是部份正確。相信高普決定利用「以攻代守」的其中一個考慮因素,就是紅軍普遍的中、後場球員均是犯規率偏高,像佐敦軒達臣、拉蘭拿、安利簡和洛夫雲等球員,均是領黃的常客,其中隊長佐敦軒達臣今季的領黃次數達8次,是隊內的「犯規王」,而將防守範圍推前,某程度上是減少死球機會的出現,畢竟防守死球是紅軍的最大弱點。

雖然車路士的「以守待攻」有著可取之處,但考慮到利物浦目前的陣容配置,畢竟迅時改變風格,不僅非明智,亦以球員無所適從,那麼紅軍有否一個更適合的學習對象呢?有,拿玻里。


與利物浦一樣,拿玻里亦是所屬聯賽中,入球產量最多的一隊,而佈陣更是與紅軍相同的4-3-3。值得一提的是,拿玻里與利物浦均是少數棄用中鋒球員「擔正」的球隊,但兩隊同樣能夠保持高效的入球率,原因就是他們亦保持著高強靈活性和流動性。

相對於利物浦,拿玻里的行軍速度相當明快,減少組織次數、利用長傳拉開對方的防線,再配合梅頓斯、恩斯治尼和荷西卡利祖的速度和個人技術得分,就是領隊沙利今季所使用的「Plan A」。從此判斷,拿玻里不就是「車路士式」的利物浦嗎?


不過,拿玻里的後備兵源較利物浦的雄厚,而且不會過份倚賴個別球員。以上輪意甲聯賽為例,拿玻里在未有安排首席射手梅頓斯上陣的情況下,仍能夠以3:1客勝基爾禾。反觀紅軍則在古天奴和沙迪奧文尼先後缺陣的情況下,意外於新特蘭、史雲斯身上失分。

個人認為,拿玻里與利物浦的其中一個最大的分別,就是紅軍的大部份攻擊球員不擅單打獨鬥。除了沙迪奧文尼之外,古天奴、法明奴和拉蘭拿均是踢法偏柔,風格均以技術為主,所以利物浦在處理反擊時,總會傳「到腳」波,而不是交出「禁三角形」式的長傳,無法將皮球傳至一個更能威脅對手的區域。


至於拿玻里的三叉戟,均是以速度見稱的球員,好讓他們能夠「禁三角形制」傳球,利用奔跑取代「埋身肉摶」,並減少因為盤扭失誤而出現的被反攻場面。這一點或能在某程度上,解決為何高普執意為利物浦羅致新翼鋒。

雖然利物浦在上輪聯賽,以2:0輕取熱刺,總算收獲久違的3分,但經歷整整1個月的低潮後,紅軍必然需要更努力的訓練和學習,務求早日重回正軌。至於應該學習車路士,或是風格更相近的拿玻里,亦非最重要的考慮,只要能夠提高穩定性、打破「遇弱越弱」的傳統,經已足夠讓人心滿意足。

標籤: 高普  沙利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