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C Unlimited? LOSC Limited

巴黎聖日耳門稱霸法甲多年,法國其他球會亦為此緊隨其後,邀請外資加入。首先有中國集團注資里昂(Olympique Lyonnais)和尼斯(OGC Nice),然後有馬賽(Olympique de Marseille)易手美國富商和里爾(Lille OSC)被盧森堡籍商人傑拉德‧洛佩茲(Gerard Lopez)收購。馬賽雖然在本星期三晚上大敗馬體會(Atletico Madrid)3:0,僅僅失落歐霸盃,但對於一間幾年前才因前班主去世而引發管理危機和財政困難的球會來說,這已經算得上是一個成就。而且,馬賽現時穩坐法甲第四位,已贏取下季歐霸盃參賽資格。反觀另一個被全面收購的球會里爾,從季初開始就一直在降班區附近徘徊,直到接近季尾才(在積分上)脫離降班危機,最後只排名十七。季前預算達法甲第五(約九千萬歐元)的里爾,到底為何如此失敗?到底出錯的地方在哪裡?


洛佩茲的計劃
  
近十多年來,里爾可算上是法甲Big4之一。在2010-2011球季,當時的班主法國製片人米歇‧瑟杜(Michel Seydoux)和教練魯迪‧加西亞(Rudi Garcia)更帶領球隊成為法國雙料冠軍。雖然在登頂以後,里爾一度跌出頭四位,但最少仍保持中游位置。可惜,因球會財政連年虧蝕,瑟杜在2016年決定將他十五年的心血結精放售,留給有(財)能之士管理。
  
此時,洛佩茲剛好有意投資足球界。他本來希望接手馬賽,但遭到前班主遺孀拒絕。當他將注意轉至他的第二選擇里爾之上時,忙著從重重債務中抽身的瑟度匆匆地就答應了。於2017年一月,這位從盧森堡來的商人正式收購這間法國北部的球會。
  
剛上任成為班主,洛佩茲就急不及待地公開他的未來大計。在一個摩納哥蒙地卡羅電台(RMC)的訪問當中,他表示「即使來季(2017-2018)將會是一個過渡期,但他希望球會可重回法甲頭六名。接下來的目標將會是頭四名,然後歐洲賽事。成功打入歐聯的話……任何事情都有機會發生。」當被問到這個目標會否太具野心,他認為「接管里爾但在法甲欠缺抱負,是一種對球會的不敬。」
  
洛佩茲同時為球會注入大量新血。在行政方面,曾經是祖安‧拿樸達(Joan Laporta,前巴塞主席)左右手的馬克‧因格拉(Marc Ingla)獲邀成為副主席,技術總監一職就由上季法甲冠軍摩納哥(AS Monaco)的幕後功臣甘波斯(Luis Campos)出任。雖然球會的管理班子已集合歐洲各路精英,但當時全法國的焦點還是落了在新教練比爾沙身上(Marcelo Bielsa)。綽號「狂人」(El Loco)的比爾沙曾經執教西甲的畢爾包(Athletic Bilbao)和法甲的馬賽,即使他過去的成績並不驕人,但他可算得上是近年歐洲足球其中一個最具影響力的人物。他的門徒遍佈各大最高級別聯賽,包括:森柏奧利(Jorge Sampaoli)、哥迪奧拿(Pep Guardiola)、普捷天奴(Mauricio Pochettino)和施蒙尼(Diego Simeone)。比爾沙一向著重培育年輕球員,現在加上有盧森堡富商作為後盾,所以單在2017年夏季轉會窗,就已經有12名年輕新兵加盟,其中來自巴甲球會山度士(Santos)的堤亞高‧馬亞(Thiago Maia)更打破了里爾的轉會費記錄(一千四百萬歐元)。在這個去舊換新的策略下,里爾球員的平均年齡由2016-2017法甲球季的第三高,搖身一變成為了聯賽中最年輕的球隊(平均22.9歲)。


多災多難的球季
  
毫無意外,比爾沙採用了他著名的3-3-1-3陣式。這種快攻快守的極端戰術,對球員的速度和體能都有十分高的要求。在季初開鑼戰中,雖然里爾主場以3-0大勝雲尼亞里(Claudio Ranieri)執教的南特(FC Nantes),但不久之後這隊極度年輕的球員亦相繼受傷患困擾,其中最受其影響的可算是接下來作客迎戰新升班的斯特拉斯堡(RC Strasbourg):因為場上兩名里爾球員相繼傷出,比爾沙在上半場已用完三個換人名額。可惜於賽事第63分鐘,里爾門將邁治蘭(Mike Maignan)因意氣用事,攻擊對方球員而即時被罰離場。再沒有換人這個選項的比爾沙,惟有選擇已在場上的前鋒迪普雷維利(Nicolas de Preville)暫時代替守門,而結果他當然守不住斯特拉斯堡的攻勢,十分鐘後就落後了一球。決心追平比數的比爾沙決定將迪普雷維利調回前場,改由司職中場的隊長阿馬杜(Ibrahim Amadou)守門。對大家來說,可能這只是一則趣聞;但對里爾球迷而言,這正正是惡夢的開始。
  
里爾接下來五場不勝,更總共只攻入了一球,事情到九月尾的第八個賽週才有起色。當時里爾作客對陣剛升班至法甲的亞眠(SC Amiens),後衛波路托尼(Fode Ballo-Toure)在第16分鐘建功助里爾領先1:0,客隊球迷立刻蜂擁至看台前端與這位入球功臣慶祝。可惜,看台邊的圍欄不勝負荷倒塌,幾十名球迷頓時向前倒下,導致人疊人意外。事件共造成二十九人受傷,其中五人重傷。即使所有傷者都在兩星期內傷癒出院,但里爾的士氣再沒有恢復過來。波路托尼本來有機會成為英雄,但他興奮的心情只維持了好幾秒,然得災難就像詛咒一般降臨在里爾身上。除了大為受驚,他事後還表示他「感到有點罪疚」。賽事立刻被中止,而法國足協決定移至十一月重賽,但這次里爾無法再次創造奇蹟,大敗亞眠3:0。
  
經過一個令人氣餒的上半季,里爾只獲得5勝4和10負的成績。而比爾沙在11月未經球會批淮擅自離開法國到智利見他一位病重朋友最後一面,正好給予球會一個理由與他解約。教頭之位,在下半季由曾執教聖伊天達八年的加爾迪亞出任(Christophe Galtier)。球迷當然希望新教練會成為救世主,可惜事與願違,里爾下半季的成績與上半季一樣:5勝4和10負。加爾迪上任以來為球會帶來的唯一改變就只是將上本季的困境演變成下半季完全失控的局面。除了賽事結果,眾年輕球員一連串魯莽和不專業的行為,包括:在出發到馬賽前一晚徹夜到夜店飲酒消遣、無故缺席賽後檢討、前鋒柏比(Nicolas Pepe)擕帶武器出席訓練等,亦令球迷越來越沮喪。在三月主場對蒙佩利埃(Montpellier HSC)的賽事(1:1)完結後,大約幾百名按捺不住怒氣的球迷從看台衝至球場上,大叫口號甚至毆打里爾的球員。里爾最後被罰在主場時關門作賽近一個月。士氣嚴重低落的一眾球員要直至五月頭擊敗同在榜尾附近的圖盧茲(Toulouse FC)才脫離降班之險。


責任何在?
  
令里爾落得如斯田地的始作俑者到底是誰?前班主瑟杜斯亳不猶豫地將所有責任推到比爾沙身上。當然,筆者認同比爾沙對里爾的危機要負上部分責任。他在季初一次過將整支球隊改頭換面,卻沒有考慮到新兵之間需要時間磨合,尤其南美裔球員們需要時間適應在氣候寒冷的法國北方生活。可是,用年輕球員重組球隊一直是比爾沙的哲學,如果洛佩茲沒有足夠時間和金錢,他根本不應聘請比爾沙。

另外,筆者認為洛佩茲一開始收購球會的方式已出了問題。首先,洛佩茲本人擁有的資產並不夠用作收購里爾和它欠下的債務,所以他以「槓杆收購」的方式買下球會。換句話說,他與他旗下的公司以球會未來的收入作為擔保,向銀行借貸以籌集足夠資金收購球會。已故美國商人格拉沙(Malcolm Glazer)當初亦以相同方式收購曼聯,但因為曼聯支持者早已遍佈全球,加上在足球文化中有一定地位,所以曼聯的主要收入來源(廣告收益)較為穩定。相反,里爾的主要收入來源就只有電視轉播權,當球隊表視未符理想時,球會就很容易出視入不敷支的情況。而當獲利不如預期,又無力償還貸款時,球會有可能會破產。可見,洛佩茲選擇以這個風險極大的方式投資在一個本來已嚴重負債而且收入不穩定的球會實在是非常不明智。

而且,先別說里爾,「槓杆收購」根本不適用於法國聯賽。事源,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法甲受一連串醜聞困擾:先有巴黎聖日耳門(Paris Saint-Germain)在1978年被揭發在黑市上兜售門票,以獲取額外金錢;後有聖伊天(AS Saint-Etienne)在1982年被發現暗中設立基金用作避稅及賄賂明星球員,令他們自願留低繼續為球會效力。因此,法國足總在1984年設立名為「國家管理控制處」(Direction Nationale du Controle de Gestion,簡稱DNCG)的組織,用作監管法國職業聯賽中各球會每年的財政狀況。如果一個球會的財政不健康,或債目遠高於收益,DNCG有權將其強制降班,以防止球會為追逐成績而過度揮霍,及保護球會的長遠發展。而里爾在瑟杜斯的管理下已欠下鉅債,加上洛佩茲以舉債作基礎的「槓杆收購」,還有單在上季里爾用在球員買賣的淨支出已達近三千萬歐元,DNCG當然對里爾虎視眈眈。事實上,DNCG在季初已頒下禁令,禁止里爾在冬季轉會窗買入球員。而在球季完結後的今天,DNCG還正在檢閱有沒有將里爾降班的需要。

洛佩茲帶領下的里爾還反映了他在足球知識上的匱乏。首先,比爾沙和甘波斯同樣是有創新個人哲學的人,要他們緊密合作難免會因他們各持己見而產生爭執。而當洛佩茲即使在球會在冬季被禁買入球員仍決定替換教練實在不明智,因為新教練加迪爾手上可用的就只有比爾沙當初親手挑選的球員,加迪爾根本無法改變球隊的策略以扭轉局面。除此之外,當一向主張嚴勵紀律的比爾沙被辭退,自由度曠大的一眾年輕球員就開始作出不專業的行為。另外,允許比爾沙大灑金錢從南美購入球員亦是洛佩茲的一大失誤。里爾在商界上的吸引力大大不如曼聯,里爾的強項就如大部分法國球會一樣在於青訓。卡巴耶(Yohan Cabaye)、迪保治(Mathieu Debuchy),甚至夏薩特(Eden Hazard)等球員都是出身於里爾青訓系統。洛佩茲選擇不向這方面投資實在是他最大的敗筆。


里爾最後會否被降班,還要看DNGC的決定。但即使里爾決心留在法甲,班主洛佩茲亦要以售賣球員的方式籌集八千萬歐元,並向DNCG證明自己有能力還債。雖然里爾現時的情況未及當年伊維恩(Evian TGFC)般被降班至業餘聯賽,並最後宣佈破產,但洛佩茲必需要有足夠商業智慧及一點運氣才能將球會帶出困境。
【Budweiser發光打氣杯 陪你嗌足六十四場!】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