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箭頭的復興

世界足球 於 07/01/2014 發表 收藏文章
雙箭頭的復興

在大約十年以來,頂級球隊踢雙箭頭取得成功似乎令人難以置信。邏輯上,踢雙箭頭就相當於放棄對中場的控制。在戰術革新方面,國家隊足球總是落後於球會足球,就算是這樣,4-2-3-1陣式在2008年歐國盃已經成為預設陣式。不過,雙箭頭似乎在今季重新流行。曼城的尼格度及阿古路是一對射手組合:縱使他們可能不是經常都在彼此的身邊,但也不能說他們其中一人是在被視為4-2-3-1當作進攻中場。相似地,利物浦對蘇亞雷斯及史度列治的運用收到很好的效果。馬體會的迪亞高哥斯達及韋拿與巴黎聖日耳門的伊巴謙莫域及卡雲尼也發揮得很出色。雖然祖雲達斯不是踢四後衛,而是踢三後衛,但洛蘭迪及迪維斯這對箭頭踢得不錯。
雙箭頭成功的部分原因是防守球員甚至忘記如何應付雙箭頭。當兩位中堅面對單箭頭的時候,一人負責盯防,另一人負責補位,這樣的防守機制十分簡單。二對二的時候,負責補位的球員可能是一位邊閘,甚至沒有人補位,現代邊閘通常要與對手的翼鋒單打獨鬥及伺機後上助攻。除此之外,很多球隊的其中一位中堅擔組織核心的作用。當一位中堅主守的同時,另一位則在他身後,從後場向前傳球。如果有另一位中鋒需要盯防,這個職能就會受到制衡,所以雙箭頭也是有效的防守策略。

雙箭頭的缺點是令中場的人手緊絀,這是今季的曼城偶爾都要面對的問題。面對踢雙中場的球隊,起用三位中場的球隊似乎一定有可能獲得控球權。雖然額外的中場球員是一個優勢,但對手可以通常陣式的變換來緩解這種優勢,4-4-2依然是最簡單和最牢固的防守結構。無可否認,鶴臣轉彎抹角地暗示英格蘭與多蒙特的陣式沒有本質上的分別,他的言論被很多人嘲諷。多特蒙德在控球時的陣式是4-2-3-1,但在無球而且不壓迫對手的時候,他們迅速退防,形成兩條緊密的四人防線。如果三線之間毫無空隙,他們很難遭到滲透。

當曼城在主場以4-4-2迎戰拜仁慕尼黑的時候,他們被視為瘋狂進攻而受到輕蔑,但當鶴臣在英格蘭用4-4-2卻被視為愚蠢和保守。這個陣式可攻可守,陣式畢竟是中性,對陣式的運用影響它的攻守能力,這也正在轉變當中。

往日的雙箭頭通常是陶錫及奇雲基謹、哈特利及麥哥斯、昆尼及奇雲菲臘斯這種高速度組合或者杜格利殊及伊恩胡禮、比士利及連尼加、舒靈咸及舒利亞這種傳射組合。現今的雙箭頭更加易變,由於有更多能力全面的球員可傳可射,既可衝鋒,又可以拉邊及墮後,使供給的路徑更難以預測,也使雙箭頭更難以應付。
壓迫及控球

Tiki-taka在去年開始失去光澤,人們對西班牙那種毫無意義的控球感到厭倦,但它的變種卻在這一年冒起。更準確地說,這也許是在世界盃上具備控球箝制特點的西班牙踢法的一個變種。巴塞隆拿及皇家馬德里在歐聯四強被拜仁慕尼黑及多蒙特擊潰是這種變化的象徵,但這種改革是程度上的轉變多於風格的轉變。拜仁及多蒙特都強調壓迫、高位防守及快速的攻防轉換。與西班牙模式的分別在於他們的速度更快、更講究力量及更願意傳容易傳失的直線。

壓迫不一定要配合安穩的傳球,修咸頓或許是最佳範例。根據Whoscroed.com的數字,他們是英超中場均鏟球次數排第三的球隊,這個數字體現了他們的迫搶十分兇猛。即使他們最近的表現不穩,他們在聯賽當中的控球率也排在第二位。不過,修咸頓與其他球隊並列為聯賽長傳最多的球隊,傳球成功率僅第十。他們奪得控球後迅速向前傳,高控球率並非透過控球在腳而得,而是有效地取得控球權所得。

在英超的控球數據裡有一個有趣的事:阿仙奴在今季的控球率是54.7%,排在第九位,第十位是47.9%的史篤城。每場比賽也有不同和異常的情況,但這表示英超從中分為兩派:九間球會以控球為主,其餘十一間球會則傾向退守和承受壓力。
原文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雙箭頭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