罰球規例極需改革

世界足球 於 08/04/2014 發表 收藏文章
足球是全球最受歡迎的運動。不過,謬誤把足球現行的罰球條例撕成碎片,彷彿這還不夠難以忍受,這些條例背後的邏輯含糊不清,有損於足球比賽。

現時有關罰球方面的球例存在很多缺陷及謬誤。舉例來說,這些球例放任球員在場上的不稱職行為,把一個罰球射入自家球門不算作有效入球,對手只可以得到一個角球。為何要寛容此等愚昧的行為?射門打在後衛身上彈入球門,毫無責任的後衛得不到憐憫,為何笨拙到把罰球攻入自家球門的球員卻得到優待?同樣地,為何門將用手拿下回傳不被吹十二碼?禁止門將用手接下回傳早在22年前就開始實施,但訂立這條規則的立法者顯然認為門將是正在演變當中的角色,他們需要幾個世代的時間轉變思維,因此給予間接罰球的處罰已經足夠。當然,這進一步表明球例對這個場上最受溺愛的角色有習以為常的偏袒(無法解釋的是,門將有六秒持球這個不可剝奪的權利,他們是場上唯一一個享有此項權利的位置。在這六秒之內,其他球員只能看球,就像一場皇家婚禮當中被迫搖旗吶喊的民眾) 。
在罰球的球例當中,最糟糕的是球例的效果與原意相反:受害者反受害。罰球根本就不好,獲得罰球意味著進攻方要犧牲一位球員。當對手犯下惡行而令一支球隊獲得罰球,或者對手膽怯地把球合法地踢出邊線而令他們獲得角球或界外球的時候,實際上進攻方要在踢少一人的情況下重新發動攻勢。以角球來說,進攻方最多只能投放九名球員在禁區內,而防守方卻可以有​​十人在禁區內。進攻方所缺者正是開角球那位球員,他獲得控球權,但卻被迫馬上把球踢出去,因此他其實是被閹割了一部分的自由行動,於是造成以不當行為應對不當球例的現象。

有時候可以看到一些頭腦精明的球隊想方設法規避這種限制。其中一個著名的例子發生在2009年1月曼聯在奧脫福球場迎戰車路士的比賽中,曼聯在當時獲得一個角球,開這個角球的朗尼把球傳出,然後衝入場內,當作已經把角球開出去,於是他的隊友傑斯從容不迫地走過去把球控著,然後運球到接近禁區的位置傳中給C朗頭槌破網。這一手把車路士的後衛耍得暈頭轉向,但卻騙不過球證,球證吹走了這個入球。至少瑞士球證對此會有更深刻的體會。在兩年前,效力巴素利的柏特歷(Mladen Petric)及拉傑迪(Ivan Rakitic)就是用相同的把戲攻破草蜢的大門。不過,這些罕見的例子正好說明了要把正當的權益歸還給正當的一方是十分重要。
允許罰球自傳是一個顯然易見的解決辦法。這可以使球員從角球及罰球的情況下直接帶球,他們不必再傳給遠處的隊友或者呼喚隊友過來接應短傳。準許球員全面運用控球權,而不是強迫他們馬上放棄控球,這樣一來正當的權益和娛樂性都可以得到保證。

曲棍球在2012年開放了罰球自傳的規定,主要原因是減低曲棍球比賽的停頓時間,令比賽更加流暢。足球也可以從中得益,而且足球的確很需要改例。如果被侵犯的球員可以親自操縱罰球,他甚至可以向對手報復。Rob Lee在1998年被蘇斯克查奪走入球的機會,如果他可以馬上發起進攻,蘇斯克查就不會那麼自鳴得意了。當然,存在於十二碼的那個惡名昭彰的漏洞也是十二碼規則必須修改的原因。現時的罰球規條保障愚蠢及流氓的行為。不管是什麼時候,球例都必須要修改。

原文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Kerry Hui
    Kerry Hui 於 08/04/2014 評論 NO. 1

    點解guardian會出埋呢啲膠文,九唔搭八

  • 天空之天
    天空之天 於 09/04/2014 評論 NO. 2

    都唔知你想講咩!或想改邊條球例。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