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型球會的典範-烏甸尼斯

世界足球 於 05/09/2014 發表 收藏文章
試想像一支球隊的陣容:漢丹奴域(Samir Handanović)把守大門;後防上是伊斯拿(Mauricio Isla)、賓拿迪亞(Mehdi Benatia)、沙柏達(Cristián Zapata)、艾沙莫亞(Kwadwo Asamoah);中場線有恩拿(Gökhan Inler)、大衛比沙路(David Pizarro)和蒙達利(Sulley Muntari); 鋒線就有阿歷斯山齊士(Alexis Sánchez)、古亞達度(Juan Cuadrado)和迪拿達利(Antonio Di Natale);同時,後備上還有簡達華(Antonio Candreva)、伊亞昆達(Vincenzo Iaquinta)、加利亞雷拉(Fabio Quagliarella)隨時準備上陣比賽,莫達(Marco Motta)、盧高域(Aleksandar Luković)、贊古奴夫斯基(Marek Jankulovski)也在等待上陣機會。就算和今季意甲冠軍的兩大熱門祖雲達斯和羅馬相比,這支由近年來效力過烏甸尼斯的球員組成的球隊,也毫不遜色。
 
烏迪內在傳統上最出名一直是釀酒,而非足球。不過,近年來,這裡唯一職業球隊,烏甸尼斯令這座小城市有了和羅馬、米蘭、都靈這些大城市一較高下的本錢,他們靠的就是精明的管理手法,有天份的年輕球員,再加上出眾的商業計劃。普素(Giampaolo Pozzo)在1986年買下烏甸尼斯,當時這支球隊正深陷假球案的泥潭之中。之後的一段時間,烏迪內斯成為意甲和意乙之間的升降機,直到90年代中期才在意甲企穩陣腳。從1995年之後,烏甸尼斯就再無降班,並在19年間11次殺入歐洲賽,考慮到這支球隊的規模和資源,有這戰績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這樣的成績要歸功於「烏甸尼斯模式」。他們以廣佈全球的球探網絡、有連續性的計劃、眼光獨到的選材這三點為基礎,普素家族能夠在一段長時間內讓烏甸尼斯在成績上超出預期,他們低價簽入球員,利用球員的天賦在場上取得成績,幾年後再以高價賣走圖利。過去的十年之間,烏甸尼斯的球探遍佈全球,到處都有他們熟悉的球會和經理人,現在球隊擁有超過100名球員的擁有權就是證明,同時他們的轉會收益已經超過2億鎊。

普素家族運營烏甸尼斯的思路非常清晰。在入主球會的早期,他們就已經開始實行這種廉價簽入、高價賣出的營運策略,柏根寧(Antonio Paganin)和奧蘭度(Angelo Orlando)在效力烏甸尼斯幾年後,就被國際米蘭簽走,這就是最好​​例子。不過,這種營運模式也需要球隊在頂級聯賽中企穩陣腳才會有效。在意甲踢球是很多年輕球員的夢想,所以為了可以加盟意甲球隊,他們可以接受很低的薪水。烏甸尼斯的選球員範圍主要集中於非洲國家和除了巴西、阿根廷以外的南美國家,這幾個地方是足球天才的盛產地,同時缺少發達的國內聯賽和電視轉播。

這種營運球隊的方法不僅​​在財政上收穫豐富,在場上的成績也足以令人驚訝。烏甸尼斯在1997、1998、1999連續三年殺入歐霸盃,之後在2000年奪得圖圖盃。 5年後,史巴列提(Luciano Spalletti)帶領一支由漢丹奴域、贊古奴夫斯基、蒙塔利、大衛比沙路和伊亞昆達組成的烏甸尼斯殺入歐聯,他們差少少就可以殺入淘汰賽,可惜同組的雲達不萊梅在最後一輪的比賽中5-1大勝對手,憑得失球差力壓烏甸尼斯晉級。之後幾年間,烏甸尼斯一直徘徊在意甲中游位置。 2010年,古杜連(Francesco Guidolin)第二次接掌球隊,他曾在1998/99球季執教過烏甸尼斯,並在當時取得了意甲第6位的佳績,不過這次古杜連重返後,就更進一步。他帶領由伊斯拿、山齊士、古亞達度、沙柏達組成的球隊取得意甲第4位,同時有參加歐聯外圍賽的機會。
在和阿仙奴的兩回合交手中,球隊傳奇迪拿達利在次回合射失一個至關重要的十二碼,令烏甸尼斯未能佔先機;隨後對手攻入兩球,令烏甸尼斯未能殺入小組賽階段。不過這並沒有阻擋這支由眾多年輕球員組成的烏甸尼斯進步,2011/12球季,他們取得意甲第3位,可惜由於意大利聯賽的排名系數降低,他們未能獲得直接殺入歐聯小組賽的機會。雖然在外圍賽中再次落敗,但在意甲中連續取得高排名也是難能可貴,尤其是他們在前一個夏天賣走了恩拿、山齊士、沙柏達和柏比(Simone Pepe)。烏甸尼斯在那年的轉會中淨收4000萬鎊,但仍在聯賽取得高排名。在2013年再次獲得歐霸資格後,上季他們陷入降班危機,這種感覺對他們來說已經有些陌生。最終古杜連仍帶領球隊有驚無險地護級成功,烏甸尼斯高出降班區12分。不過並不能阻止這位59歲的教頭在季尾被離職,雖然普素家族全力支持古杜連,但烏甸尼斯球迷認為球隊在他麾下無法再進一步了。

在上季某些時候,有些球迷甚至把矛頭指向普素家族,他們指責球隊的心思不在烏甸尼斯,而只是把烏甸尼斯當成踏腳石的球員來建隊的方針。烏甸尼斯的營運模式是良好財政的保證,但球迷似乎未能夠忍耐場上的低迷成績。但不要忘記,烏甸尼斯只是一支小城市球隊,不可能每季​​都在國際米蘭、AC米蘭、羅馬和拿玻里這些豪門之上。上季,在死忠球迷中,古杜連的人望不低,但他恐怕反而是被自己過去的功績所累。因此,前國米領隊馬斯干尼(Andrea Stramaccioni)可能是時候改變球隊。這位領隊唯一的執教經歷就是把國際米蘭帶到意甲第9,令國米15年來首次無緣歐洲賽,估計選他主要原因是他提拔青訓能力。由於烏甸尼斯的營運方式仍非常有效,所以留在意甲就是最基本目標;如此來看,任命馬斯干尼不得不說是一個大膽的選擇,因為這名38歲的領隊還只能算是新手。
古杜連也沒有離開球隊,他現在擔任顧問的角色。哥倫比亞前鋒梅利爾(Luis Muriel)、門將施古費特(Simone Scuffet)以及隊長迪拿迪達也決定留隊,尤其繼續擁有迪拿達利至關重要,每年夏天,烏甸尼斯做完球員買賣後,他總會起到定海神針的作用。今年簽入的年輕球員有禾格(Molla Wagué)、荷爾貝治(Melker Hallberg)和阿歷斯沙柏達(Alexis Zapata);與此同時,佩利拿(Roberto Pereyra)、杜辛巴斯達(Dusan Bašta)、比歷克(Steve Beleck)分別轉投祖雲達斯、拉素和費倫天拿。雖然已連續在意甲征戰20季,但烏甸尼斯的經營方法依然無變。

如今,歐足聯有財政公平競技政策來管理球會的財政,令烏甸尼斯更無理由去作出改變。事實上,在很多球會眼中,像普素家族一樣,低價簽入球員,然後在一隊或衛星球會(例如屈福特和格蘭納達)中鍛煉他們,之後高價賣出的做法,是在新政策下獲得收入的主要來源。不過相比起其他想模仿的競爭對手,烏甸尼斯有兩個優勢:由於烏甸尼斯可以提供給這些年輕球員足夠的上陣機會,所以他們球隊規模較小,但可以吸引很多新星;反觀大球會,無辦法給予這些年輕球員可以像烏甸尼斯一樣有更多的上陣時間。另一方面,他們亦開始翻新球場,他規劃出了一個理想中的未來計劃,到那時更多的比賽日收益,足以令球隊能夠把好球員多留幾季。

目光回到當下,對於新球季,烏甸尼斯的大部分球迷的期望就是能夠護級成功,就算排在第17也無關係,只要能夠留在意甲就可以。近年來球隊屢次與歐聯擦身而過的佳績,可能只是曇花一現,很難再次重演;而且杜古連淡出,馬斯干尼仍然欠缺經驗,看起來烏甸尼斯難免要經歷一段過渡期。在球會內部,烏甸尼斯沒有不切實際的想法。只要普素家族繼續掌權,烏甸尼斯這種在全球搜羅球員,然後把他們打磨到可以賣出高價的運作模式就不會變。如果在球隊現有陣容中,能出現下一個山齊士、古亞達度或是賓拿迪亞,烏甸尼斯的球迷就完全不用擔心。

原文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烏甸尼斯  意甲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