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中鋒的普及、逆足球員的流行、三後衛的復興

世界足球 於 04/01/2014 發表 收藏文章
偽中鋒

雙箭頭或許在2013年捲土重來,但偽中鋒已經不再是一個特點了,甚至再也不能引起注意。當然,美斯依然是偽中鋒的大師級人馬,他在巴塞隆拿回後、拉邊和串連球隊的攻勢,擾亂對手的盯人結構。這個體系的成功需要球員間的互相了解,阿根廷國家隊已經證明了難度非常高。他們以希古恩作為傳統的中鋒球員,因此美斯幾乎一定是右側的球員。

在美斯缺陣之下,尼馬在一場聯賽中飾演過偽中鋒,然後重回左側的位置,由法比加斯在接下來三場比賽出任這個角色。法比加斯的踢法與美斯大相徑庭:他似乎不像是那種與中場球員換位的前鋒,他也不會像美斯那樣利用衝刺和盤球製造機會,他踢得就像一位進攻核心,不過他不是高波及傳中的支點,而是把地面球彈給隊友。
智利則有另一種踢法,不過如果漢拔圖蘇亞素重返國家隊,情況就不一樣了。在世界盃外圍賽的大部分比賽中,智利把山齊士放在右邊,華加斯則在左邊,兩人都伺機切換到中鋒位置。擔任傳統進攻中場的華迪亞或馬提費南迪斯踢得很高效率。與其說偽中鋒,倒不如說根本就沒有中鋒球員。

其他不用中鋒的嘗試產生不同的效果。韋斯咸對路蘭的試驗似乎只能恫嚇熱刺,路蘭的踢法較為傾向法比加斯那種,但他的踢法並沒有特別令人想起法比加斯及美斯。然而,泰拉拔在代表富咸出戰曼城的比賽中擔任這個角色踢得很好,他踢得非常像一位傳統中鋒:也許可以稱作偽中鋒。
逆足球員

偽中鋒的出現自然造就了逆足翼鋒的湧現,逆足翼鋒是在位置分類上確立了地位的另一種球員。這個角色的確已經廣被接納,以致匈牙利科學院語言及文學研究部在今年創造了tükörszélső這個詞語來形容它。左腳球員踢右邊的位置或右腳球員踢左邊的位置這種概念似乎十分正常,這一代湧現的球員可以適應在以往被認為是「錯邊」的位置。以唐辛為例,他是左腳球員,但他在右邊似乎踢得自信得多。

逆足邊鋒裡還有一個小分類,他們並不是真正的翼鋒,而且被放在翼鋒上的前鋒,利用對手邊閘內側的空間。雖然C朗的踢法自成一格,但他可能就是屬於這個分類,尼馬也是。如果巴爾繼續在右邊踢球,他也是這類球員(山齊士及華加斯這對組合同屬這一類,因此這對組合的踢法非常獨特)。
當朗尼在曼聯的4-3-3裡踢翼鋒位置的時候,費格遜也會提到他可以輕易找到空間進攻。畢竟他只須墜後些少就可以處於4-2-3-1當中的翼鋒與邊閘、邊線與兩位防中之間的空隙(可以回想羅賓奴在2010年世界盃八強巴西對荷蘭的比賽中於這個空間大放異彩)。他又可以在這裡利用慣用腳內切,攻擊邊閘的弱點。

反制逆足邊鋒的最佳辦法或許是起用逆足邊閘。賓尼迪斯在2007年於利物浦首創了這種踢法,他安排當時踢右閘的艾比路亞在左側對抗美斯,擊敗了巴塞隆拿。有跡象顯示這種措施已經變得越來越常見,例如右腳球員班士利以及艾斯派古達在今季經常都出任左閘位置。基歷治更是一個異類,他是一位經常出任左閘位置的右腳球員,當他在代表曼城出戰富咸的比賽中踢右閘的時候卻表現得像缺水的魚一樣。逆足邊閘的缺點體現在進攻層面上:右腳球員難以在左邊後上進攻,反之亦然。這意味著除非比賽策略極端保守,否則要保留進攻寬度的球隊實際上是不能在同一邊起用逆足邊閘與逆足翼鋒。
三後衛

在五十年代末至六十年代初,四後衛在防守翼鋒、防止防線變形及利用邊閘壓前來製造額外威脅方面呈現明顯的優勢,三後衛因此而絕跡。至八十年代,由於球隊不再以翼鋒進攻,三後衛再度流行起來。在面對雙箭頭的時候,三後衛當中的兩人盯防著雙箭頭,另一人負責補位。不過,隨著單箭頭變得越來越普遍,球隊只需要一位後衛來盯防單箭頭,三後衛漸趨末落。

三後衛在現今以各種各樣的方式重新復興。在意大利,翼鋒依舊稀少,所以邊閘不需要經常正面對抗對手,中路的搶奪通常都非常擠擁,翼衛提供了一種不用讓中路球員分神看顧邊路而保持攻擊寬度的方法。
球隊也可以利用三後衛在防守上的優點,額外的中堅可以提供額外的保障。侯城在不急於進攻的時候所用的三後衛體系踢得特別成功。阿士東維拉在今季也會這樣運用三後衛。

三後衛還有第三種用法,這種方法是出自全攻全守足球的基本原則:中堅比對手的中鋒多一人,多出的一人作為自由人後上到中場。簡單來說,這可以使球隊迅速投入人手到前場,有利於壓迫及搶控球權,這是這種踢法最重要的作用。有時候,慣於踢三後衛的球隊可以順利地適應它的演變,甚至運用防線額外兩人的靈活性來對抗踢單箭頭的球隊。這種情況之下,球隊擁有腳下技術不俗的中堅就變得重要了。
原文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偽中鋒  逆足球員  三後衛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bryanpoon10
    bryanpoon10 於 05/01/2014 評論 NO. 1

    clichy is left footed!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