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足球學歷史 解讀沙加沙基利慶祝手勢】

足字室 於 23/06/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文:蘭斯貝利

昨晚三場世界盃,筆者今屆欣賞的冰島輸給尼日利亞,令D組除了克羅地亞穩奪16強席位外,
另外三隊均有出線的機會。網上一片尼日利亞救美斯的聲音,筆者就認為是教練調動得宜,上仗正選的伊禾比後備上陣,才能成就這場勝仗 (笑)
而E組的巴西及瑞士則把握補時階段絕殺哥斯達黎加及塞爾維亞,令兩戰皆敗北的哥斯達黎加提早出局,三隊爭兩個16強席位。
首先,看到瑞士的沙加能夠與阿仙奴的沙加截然不同,更有一記精彩遠射;而沙基利印證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的法則,他們均成為瑞士歷史上第三及第四位連續兩屆世界盃均取得入球的球員。
最有趣的,沙加是歷史上首位姓氏以X為開頭的球員於世界盃入波!(上屆巴西世界盃創造的紀錄)
強如沙維也做不到,相信日後要打破紀錄的,要靠偉大的祖國了(X字姓氏開頭的人如恆河沙數)
賽後,除了有球迷認為瑞士得益於球證而成功取走三分,其中一個焦點,就是沙加及沙基利入波後的慶祝手勢。

如果你對國旗有一定認識,你或會認得出,
他們做出代表阿爾巴尼亞國旗的「雙頭鷹」手勢。

問題來了,為何被譽為世界第一中立國的瑞士,會有球員做出其他國家的手勢?
接著談談一下歷史了。
① 阿爾巴尼亞的歷史
阿爾巴尼亞位於巴爾幹半島西南部,曾先後成為希臘的殖民地、羅馬共和國一部分、輾轉被奧托曼帝國統治近五百年。
阿爾巴尼亞的國旗上,有一隻黑色的雙頭雄廌,這和他們的抗戰英雄斯坎德培的家族徽章有關。
大家或許對坎德斯培不太熟悉,他可謂是阿爾巴尼亞的民族英雄,
他的父親曾抵抗奧托曼帝國,可惜失敗後被迫臣服,坎德斯培作為人質,卻有接受軍事訓練,成為當時蘇丹(伊斯蘭教中的總督,等同國王)得力助手。
但他不忘自己的民族身份,其後使用黑色的雙頭鷹作為自己的標誌,代表阿爾巴尼亞是「山鷹之國」。
這個標誌後來演變為自1912年起阿爾巴尼亞獨立後至今的阿爾巴尼亞國旗及阿爾巴尼亞國徽標誌。

② 阿爾巴尼亞和塞爾維亞族人的恩怨情仇
這和一個長年爭取獨立,當獨立後又希望得到其他國家承認的科索沃有關。補充一下:
到14世紀為止,科索沃都是塞爾維亞帝國的中心地帶,是故塞爾維亞人視科索沃為該國的發源地。其後塞爾維亞在1389年的科索沃戰爭中被穆斯林的奧托曼帝國擊敗。
第一次巴爾幹戰爭(1912-1913年)結束時,奧托曼帝國將科索沃劃歸塞爾維亞的統治下,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塞爾維亞與周邊國家合併成立南斯拉夫。科索沃亦成為南斯拉夫領土範圍的一部份。
至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軸心國佔領南斯拉夫,科索沃被劃入鄰近由意大利控制的阿爾巴尼亞,這段期間原居此地的塞爾維亞族人受到更大的壓迫,被迫離開家園。
阿爾巴尼亞人就在這時開始在科索沃建立人數上的優勢。後來二戰結束,科索沃重歸南斯拉夫統治,但桃花依舊,人面全非了。

九十年代的南斯拉夫戰爭時期,兩個民族早已建立了彼此對立的狀態。
塞爾維亞族人對阿爾巴尼亞族統治者的不滿,還受到挑釁,大量塞爾維亞民族主義仇恨升至高溫。
其後科索沃人口多數的阿爾巴尼亞族人因不滿米洛舍維奇廢除自治協議的做法,開始公開要求脫離南聯盟而獨立。後來南斯拉夫發生内戰,主張科索沃獨立的阿爾巴尼亞游擊隊與南聯盟兩者互相鬥爭,加上米洛舍維奇在科索沃展開「種族清洗」,令他得到「巴爾幹屠夫」之名。雖然後來美國介入,但期間阿爾巴尼亞軍殺掉不少塞爾維亞人,而塞爾維亞人仍然將過往的歷史銘記在心,對阿爾巴尼亞人心存憎恨。
來到2008年,科索沃宣布脫離塞維亞統治並獨立為一個國家,
塞爾維亞自然也堅決宣佈絕不放棄科索沃的主權。
科索沃住滿阿爾巴尼亞人(超過有90%),不想受塞爾維亞人統治。但科索沃是塞爾維亞人的發源地,怎會想放棄這個地方?
2014年一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阿爾巴尼亞對塞爾維亞。
在上半場末段,一架掛住一張「大阿爾巴尼亞」旗幟的遙控飛機出現在球場上空,在旗上是阿族人聚居的地方,其中領土包括塞爾維亞、科索沃;亦有雙頭鷹標誌,此事觸動了兩國人民神經,終釀成衝突,賽事腰斬。事件結果判塞爾維亞以3-0落敗,同時阿爾巴尼亞取得三分,成為後來出線歐國盃的關鍵。

兩國矛盾,剪不斷理還亂。

③ 雙沙的家庭背景

上述的國家情仇,與沙加及沙基利有何關係?
不說不知,沙基利與沙加的家族均來自科索沃,沙基利於1992年1歲時因戰亂移民瑞士,
在世界盃,他的球鞋上除了瑞士,更有其出生地科索沃的國旗。
2016年,科索沃國家足球隊正式成為國際足協及歐洲足協的會員國,可以參加世界盃及歐國盃比賽,可惜據國際足協的官方聲明,曾出戰2016歐國盃的球員將不能再為其他代表隊上陣。沙基利及沙加只好選擇為瑞士出戰。
假如沙基利是思故鄉,那沙加則是為自己的家庭爭一口氣。
假如你有印象,2016年的歐洲國家盃分組賽,瑞士的格列沙加與阿爾巴尼亞的杜倫沙加雖為親兄弟,但卻各自代表國家而戰。歷史上首次親兄弟代表不同國家出戰歐國盃而且同時正選上陣,由沙加兄弟領銜主演。
在瑞士出生的格列沙加,父母均是阿爾巴尼亞人,其父更曾於科索沃參與反南斯拉夫遊行時被捕坐了三年多的政治監,自然對塞爾維亞沒有好感。
看完後,你或許會明白一點他們為何在入球後,寧願犯上被足協處罰的風險,也要如此慶祝。因為,就係想話比塞爾維亞人聽:我地同科索沃的阿爾巴尼亞人同一陣線!
有人話,足球應不和政治混為一談,
筆者就話,兩者息息相關


假如您欣賞我們的文章,除了訂閱我們的專欄,
仲可以在Facebook Like我們的專頁 - 足字室
https://www.facebook.com/wearesalarymen/?ref=bookmarks
你們的每一個Like,也是對我們一個莫大的支持及鼓勵!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unclevinnie
    unclevinnie 於 23/06/2018 評論 NO. 1

    好文

  • Stevengngng
    Stevengngng 於 23/06/2018 評論 NO. 2

    你錯了 政治同體育的確冇關 只係同人有關 你睇下賽馬有冇咁多政治

  • ryankwok
    ryankwok 於 23/06/2018 評論 NO. 3

    #stevengngng, 你錯了,政治同體育確係有莫大關係

  • Jason514
    Jason514 於 23/06/2018 評論 NO. 4

    有人先有政治同體育 足球比其他運動多涉政治因為觀眾人數同涉及國家/地區比其他運動多好多

  • @michael@
    @michael@ 於 23/06/2018 評論 NO. 5

    根本有關。如無足球場可以點?如冇政府推廣足球何來進步?(睇下香港足球),有人=自然有問題=增加條例=管束規範=爭拗討論=政治立場

  • DOTADOG
    DOTADOG 於 26/06/2018 評論 NO. 6

    即係點呀...唔太明
    阿爾巴尼亞攞盡著數而家又串串貢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