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腩的味道——阿塞拜疆篇

寸咀足球組 於 28/10/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歐洲國家聯賽已經完成四輪賽事,四級聯賽中較多組別仍未完全分出高下,例如本篇《魚腩的味道》系列的主角阿塞拜疆,該隊在D 級聯賽第三組四戰一勝三和,暫列小組次名。別以為阿塞拜疆是歐洲小國,這個伊斯蘭國家的經濟實力在全球平均水平之上,更積極利用足球展示國家軟實力,經典例子莫過於2012至2014年球季在馬德里體育會的球衣廣告,推廣阿塞拜疆的「火域」(英文:The Land of Fire;阿塞拜疆文:Odlar Yurdu)文化形象,廣為全球接受。阿塞拜疆循序漸進發展足球,歐洲國家聯賽是否等同收成期?就讓寸咀哥分析一下。
阿塞拜疆(世界排名:107;ELO:1413;歐洲足協國家隊系數:14,231)

背景
阿塞拜疆同樣是前蘇聯加盟共和國,是高加索地區的小國,影響力不及鄰國格魯吉亞與世仇亞美尼亞。由於阿塞拜疆人普遍是中等偏矮身材,阿塞拜疆一直是前蘇聯頂級聯賽的陪跑份子,然而尼菲治在1960年代曾經成為聯賽季軍,總算有點交代。前蘇聯解體後,阿塞拜疆順理成章在1994年加入歐洲足協,先後參加六屆世界盃外圍賽與六屆歐洲國家盃外圍賽均無功而回,2014年世界盃外圍賽位列小組第四名已是歷來最佳成績;不過,阿塞拜疆是歐洲韌力較佳的弱旅,偶爾神來之筆往往迫使對手使出真功夫,因此該隊的世界排名低見第170位後,過去廿多年來一直保持上升趨勢,2014年7月一度高見第73位,基本上到達躋身洲際大賽的最低排名門檻。近代阿塞拜疆足球發展重回正軌,有賴管治權力變革,逐步解決青訓資源不足的流弊;另一方面,阿塞拜疆與亞美尼亞的積怨甚至嚇怕了國際足協與歐洲足協,於是兩國從不在世界盃外圍賽與歐洲國家盃外圍賽同組,這個心結一日未解,對阿塞拜疆足球發展是種無形阻力。
印象
上段提到尼菲治在1960年代曾經左右前蘇聯頂級聯賽大局,陣中的主將自己引起前蘇聯國家隊的注意,例如主力射手Anatoliy Banishevskiy 雖然祖籍俄羅斯血統,卻被視為阿塞拜疆史上最偉大球員,也是前蘇聯參加1966年世界盃決賽週、1968年與1972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的主力。1966年可說是阿塞拜疆在足球界影響深遠的一年,另一位尼菲治名將Tofiq Bahramov 雖然早年因傷提早退役,卻成功轉型為球證,更是1966年世界盃決賽週揭幕戰與決賽的旁證之一,也是分組賽瑞士對西班牙一役的球證;Bahramov 在分組賽判罰瑞士入球無效固然惹來爭議,他在總決賽英格蘭對西德一役示意英格蘭名宿Geoff Hurst 射成三比二的入球有效,至今依然議論紛紛,所以老一輩的英格蘭球迷一直視Bahramov 為大恩人。前蘇聯解體後,阿塞拜疆未算出產太多成功球員,情況與哈薩克一類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相似,能夠衝出海外的球員只屬少數,其中第一代國家主力射手Gurban Gurbanov 是箇中異數,除保持國家隊入球紀錄外,退役後在阿塞拜疆球壇的影響力更有增無減。另一方面,阿塞拜疆隊長、六屆阿塞拜疆足球先生Rashad Sadygov 於2017年退出國家隊,雖然仍在卡拉巴克服役,但他身兼阿塞拜疆21歲以下國家隊領隊,似有複製Gurbanov 踢而優則教的打算。
管治
魚腩的味道》系列已經介紹四個前蘇聯加盟共和國格魯吉亞、拉脫維亞、哈薩克與白俄羅斯,各有足球政治特色,分別是拉脫維亞政權的足球參與度不算大。阿塞拜疆是「家天下」政權當道,現任總統Ilham Aliyev 剛好繼承父親之位十五年,亦是阿塞拜疆足球振興的大推手。Aliyev 的強人作風其實是青出於藍,早在1997年獲委任為阿塞拜疆奧委會主席,已經掌握國內主要運動項目的話事權,唯獨足球被首任阿塞拜疆足協主席Fuad Musayev 所把持;Aliyev 跟政壇元老Musayev 不和是公開秘密,加上後者曾經涉及貪污令球證執法偏袒阿塞拜疆超聯球隊森基亞,使大部分超聯球隊跟阿塞拜疆足協決裂,不單使聯賽停頓下來,甚至不肯派出麾下球員代表國家隊出賽,歐洲足協終在2002年4月判罰阿塞拜疆禁賽兩年。當足球困局遇上Aliyev「登基」接任總統,Musayev 難逃下台命運,2003年阿塞拜疆足協選舉由Aliyev 的親信Ramiz Mirzayev 勝出;此後,無論是Mirzayev 病逝後一度補上足協主席的副主席Elshad Nasirov,還是2008年當選足協主席後連任至今的Rovnag Abdullayev,均是Aliyev 嫡系阿塞拜疆國家石油公司的重臣,不過阿塞拜疆在國際球壇打通關係的手法尚算高明,例如阿塞拜疆國家石油公司成為2016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贊助商之一,甚至成為2020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12個主辦國之一,外交官出身的Nasirov 功勞不少。
這次權力轉移對阿塞拜疆國家隊領隊一職同樣影響深遠,Musayev 時代先後掌帥的Ahmad AlasgarovKazbek TuaevAghasalim MirjavadovVagif SadygovAsgar AbdullayevIgor Ponomaryov 均是尼菲治體系的人物。到Aliyev 大權在握後,阿塞拜疆足協對領隊任命持更開放態度,自然為球隊發展打開新出路,例如2004年任命巴西傳奇右閘Carlos Alberto Torres 掌帥,對阿塞拜疆的足球思維已是一大衝擊;第一代阿塞拜疆國腳Shahin Diniyev 於2006年走馬上任後,更積極起用新秀與任用歸化球員,球隊成績漸有改善;然而真正振興阿塞拜疆國家隊的人物,不得不提德國名帥Berti Vogts 與克羅地亞名宿Robert Prosinečki。Vogts 的處事風格不求討好大眾,只求做好本份,他在2008年6月正式接受任命後,一直把自己的速練模式帶入阿塞拜疆,雖然經常成為阿塞拜疆傳媒的批評對象,2011年更發生被記者投擲厠紙事件,可是這年阿塞拜疆足協決定跟Vogts 續約,說穿了就是看到這位名宿作風保守卻有成效,起碼球隊的場上紀律大有改善;2014年10月,阿塞拜疆在2016年歐洲國家盃連敗三仗,Vogts 引咎辭職,說起來阿塞拜疆足協也是仁至義盡。Prosinečki 的足球理念跟Vogts 大相逕庭,他試圖把阿塞拜疆變成擅打快速反擊的奇兵,可是未竟全功,面對強隊還是原形畢露,所以阿塞拜疆足協在2017年底確認不跟Prosinečki 續約,亦非無因。當然,Gurbanov 踢而優則教,帶領卡拉巴克一躍成為阿塞拜疆超聯新霸主,更創下該國首次打入歐聯分組賽的歷史,足以說服阿塞拜疆足協對國家隊領隊人選不假外求。
人腳
Gurbanov 身兼卡拉巴克與阿塞拜疆領隊,背負全國期望,可是當卡拉巴克也走上起用大量外援延續聯賽霸業之路,可想而知阿塞拜疆的足球人才有限;Gurbanov 把卡拉巴克常用的4-2-3-1陣式移植至國家隊,也算聊盡人事。事實上,阿塞拜疆跟土耳其民間交往頻繁,Vogts 主政時想到從德國土耳其裔球員中發掘帶有阿塞拜疆血統的混血兒,可謂扭盡六壬,可是像Ali Gökdemir 般的人才因家庭理由提前退役,要再找人才補充實力的難度更大。Gurbanov 的選將要求同樣偏向年青化,惟門將一環未敢大舉改革,32歲的克斯拉門將Kamran Aghayev 接住隊長一職,雖然把關技術不算突出,惟他近年先後在土甲、葡超與捷甲發展,積累的經驗隨時大派用場,尼菲治門將Salahat Aghayev 唯有繼續屈就當副車。Gurbanov 也徵召了卡拉巴克第三門將Shahrudin Mahammadaliyev,此子歷來為該隊出戰18場超聯賽事未嘗一敗,逾六成賽事力保不失,但他能否成為下一代正選門將接班人依然存疑。
Gurbanov 始終是攻優於守的領隊,常用防守技倆跟「泊大巴」殊途同歸,可是阿塞拜疆沒有太多高大中堅可用,中路主將兼尼菲治隊長Ruslan Abishov 近期在球會被打入冷宮;另一中堅Elvin Yunuszade 約滿卡拉巴克後,近日才在另一本土球會沙巴落班;於是,Gurbanov 只有重用卡拉巴克中堅組合Badavi HuseynovRahil Mammadov 鎮守中路,另徵召今季在薩姆加耶特冒起的Bakhtiyar Hasanalizade 作為後備。相對而言,阿塞拜疆的二閘人選相當充裕,卡拉巴克右閘Maksim Medvedev 在Gurbanov 上任備受重用,搶去尼菲治右閘Mahammad Mirzabeyov 的正選席位;亞歷山德里亞右閘Pavel Pashayev 可以兼任左閘,近期已取代卡巴拉一對左閘Urfan AbbasovTamkin Khalilzade 的正選地位。既然Gurbanov 不會貿然改變常用的4-2-3-1陣式,他亦極少把二閘推前擔任防守型翼鋒,如何擅用手上的二閘?阿塞拜疆在歐洲國家聯賽分組賽第四輪對馬爾他一役下半場,以Khalilzade 代替表現失準的Mammadov,值得參考。
阿塞拜疆的雙防守中場同樣沒有身形優勢可言,勝在截擊力強,而且長短傳俱有一定功架;雙防守中場位置基本上是現役或前卡拉巴克成員的天下,截擊力強的 Gara Garayev 已經穩佔一席,另一席則是巴西裔歸化球員Richard Almeida;過去《歸化交叉點》系列不只一次介紹Almeida,近年Gurbanov 刻意把這位進攻中場改造成為墮後中場指揮官,而且他控制進攻節奏的能力遠勝本土球員,寸咀哥也相信卡拉巴克後悔讓Almeida 以自由身轉會至艾斯坦拿,難怪Gurbanov 不得不重召此子。Gurbanov 對中場人選要求較嚴格,例如Joshgun Diniyev 也是卡拉巴克的一員,表現未符預期即被打入冷宮,於是替補席位輾轉回到沙巴爾中場Rahid Amirguliyev,畢竟這位前卡拉巴克成員國際賽經驗較為豐富;另一選擇是在俄羅斯青訓系統成長的Emin Mahmudov,這位死球專家已在尼菲治奠定中場核心地位,長遠而言值得重用。若說Almeida 墜後令阿塞拜疆中場實力更強,進攻中場如今卻不甚突出,Gurbanov 愛用沙巴進攻中場Javid Imamverdiyev 後備上陣收局,暫時未見佳作,何不重召今季從卡拉巴克轉投薩姆加耶特的老將Afran Ismayilov 或卡巴拉的Javid Huseynov?尼菲治新星Namik Alaskarov 也是正宗進攻中場人選,Gurbanov 卻傾向將此子調至翼鋒,領隊倒不如再給阿高干的Eddy 一個機會。
上段提到阿塞拜疆缺乏高大中堅,偏偏兩翼與前鋒原來不乏身形較高大的人選,Gurbanov 其實有必要微調陣容,平衡一下球員身高的分佈。至於正選進攻中場的問題,Gurbanov 往往反其道而行,派出可鋒可翼的人選串演,近期的人選就是該隊近年得分主力Dimitrij Nazarov;Nazarov 在奧厄擔任前鋒為主,腳下功夫平平,傳送亦非其強項,串演兩翼切入中路攻門可以理解,惟串演進攻中場未免楚材晉用,寸咀哥的結論是Gurbanov 希望盡用卡拉巴克的翼鋒組合Araz AbdullayevMahir Madatov;Abdullayev 踢法刁鑽,跟Nazarov 互補恰到好處,21歲的Madatov 反而有點被盛名所累,技術縱然不俗但進度一般。Gurbanov 的進攻部署其實頗有心思,以普斯辛蒙斯達前鋒Rufat Dadashov 在前線衝刺掩護隊友後上,可是Dadashov 在德國越戰越勇,卻在國際賽陷入五年入球荒,顯然是力有不逮;沙巴爾前鋒Ruslan Qurbanov 較宜墮後串演進攻中場,在前場掛帥作用不大;Ramil Sheydayev 雖說是近年俄羅斯青年軍入球率最高的前鋒,今季他改投森馬拉尚且是大後備,昔日先後被辛尼特與特拉布宗棄用並非偶然。Sheydayev 與Madatov 長遠是阿塞拜疆的得分主力,可是兩人的狀況不足以「救近火」,Gurbanov 眼前有兩個選擇,一是重用尼菲治左翼Rahman Hajiyev,令鋒線踢得更多樣;二是重召卡巴拉前鋒Rauf Aliyev、克斯拉前鋒Vagif Javadov 或真格拿拜列治前鋒Deniz Yılmaz,Aliyev 與Javadov 跟Dadashov 一樣是Vogts 重用的射手,嚴格而言實力已經見底;Yılmaz 畢竟是拜仁慕尼黑青訓出品,參與反擊的攻門意識跟阿塞拜疆本土球員有明顯差別,可惜他近期仍在養傷,未必趕及復出。
阿塞拜疆在歐洲國家聯賽D 級聯賽第三組的形勢相當微妙,跟小組榜首科索沃首戰互交白卷,然後淨勝法羅群島三球,兩戰馬爾他僅能迫和對手,就算在第五輪分組賽主場擊敗法羅群島,第六輪作客科索沃是非勝不可。科索沃是2018年世界盃外圍賽「最肥美的魚腩」之一,為何只需一年時間已經大有進展?下篇《魚腩的味道》自有分曉,敬請留意。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b]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阿塞拜疆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