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可以同工同酬?!

寸咀足球組 於 22/03/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若嚴選一個足球生態圈難以即時解決的流弊,男女同工同酬相信是較被忽略但相當棘手的議題。2019年3月,球壇發生兩宗大事,提醒各位要重新審視這個全球有關的議題;第一宗是28位美國女子國家隊成員以集體訴訟形式入稟洛杉磯地方法院,控告美國足協因無法做到男女球員同工同酬,構成性別歧視;第二宗是西甲女子聯賽馬德里體育會對巴塞隆拿移師至馬德里體育會主場萬達大都會球場舉行,吸引60,739名球迷入場,刷新女子職業足球單場賽事的入場觀眾紀錄。這兩件事看來風馬牛不相及,實際上跟審視本篇的議題有莫大關係。
先說美國女子國家隊成員控告美國足協一事,美國是個興訟成風的國家,隨手拈來一宗訴訟案例也讓人「大開眼界」。美國不時出現由性別平等衍生出來的訴訟,運動員、教練、管理人員與體育機構對簿公堂亦是司空見慣,因此美國女子國家隊成員懂得從同工同酬角度切入爭取權益,寸咀哥既不感意外,也肯定她們在打有把握的仗。如果大家對美國足球有一定認識,應該記得傳奇女門將Hope Solo;儘管Solo 在場外的行徑頗受爭議,外界一直相信她是美國女子國家隊爭取同工同酬的大旗手,例如2018年初Solo 要求美國奧委會介入調整美國足協的性別不平等處事方式。今次28位美國女子國家隊成員聯手興訟是否受Solo 推波助瀾,暫時不應武斷,反而更值得留意提出訴訟的理據。
男女球員同樣穿起國家隊球衣代表國家出賽,廣義上已經符合「同工」,惟狹義上仍有可以爭議之處,起碼現有可援引的案例上,「同工」的定義已經延伸至以球員身分履行的其他任務或責任,例如參與宣傳或公益活動。在此,原訟人提出一個有趣的論據:美國女子隊的歷史成績較男子隊出色,而且持續至今,因此對美國女子隊履行責任的要求不比男子隊低,因而吸引更多公眾注意,女子隊也需要參與更多宣傳或公益活動。這項論據或許有點牽強,刻意放大男子隊在2018年世界盃外圍賽出局亦有欠道德,然而這項論據在普通法制度下言之成理。
另一個值得爭議之處是同工同酬的數字問題:例如美國是2011年女子世界盃亞軍,該屆賽事利潤達7,300萬美元,參賽球隊分紅13%;男子隊入圍2010年世界盃決賽週,該屆賽事利潤高達40億美元,參賽球隊分紅9%。男女子世界盃級數相同,全球關注度有差異,產生的利潤亦有天淵之別,按照利潤為本的分紅原則,男子隊收入較高其實是市場結果,然而女子隊的分紅比例較男子隊為高,男子隊也可以抱怨制度不公。真正的同工同酬是待遇金額與佔比完全一樣,現實卻是男女子足球產生的門票與其他收入差距太大,達致同工同酬難度不少,這方面北歐有兩個例子值得參考,一是2018年冰島政府已經正式立法實行男女同工同酬,二是同年10月挪威足協宣佈男女子隊成員同工同酬。當然,北歐是性別平等的先進地區,它們可以(暫時)降低眼前的利益考慮,美國女子國家隊也肯定借用這些實例支持訴訟,不過足球男女同工同酬真是可行嗎?國家隊層面可以通過行政手段實現,球會層面的難度更大。
職業足球是市場導向,入座率是量度指標;由於男女子足球賽事的普及程度不一,觀眾數目之差以倍數計,球會若同時參與男女子聯賽,往往安排女子隊使用男子預備組的主場,以便控制成本,惟代價是入場人數有限。本篇開首提到馬德里體育會女子隊在萬達大都會球場迎戰巴塞隆拿女子隊,其實是絕無僅有,因為馬德里體育會女子隊通常跟馬德里體育會B 隊與今季西乙「升班馬」馬亞達洪達共用山楂嶺球場;山楂嶺球場全場滿座時容納3,376人,相當於萬達大都會球場的入座率4.99%,就算兩個球場票價一樣,馬德里體育會女子隊的盈利能力如何,大家心裏有數。既然門票收入與球員收入掛勾,職業男女子球員的平均薪酬差距甚至較一般工種更嚴重,西班牙、英格蘭一類成熟足球市場也不例外。根據2018年初的數據,英超球會男子隊球員平均年薪折合約350萬美元,同一球會女子隊成員的年薪往往不及男子隊的一半,像曼城、利物浦、阿仙奴、熱刺一類財政實力較強的隊伍,女子隊成員的年薪甚至不及男子隊的四分之一,不單可以想像足球男女同工同酬有多難,更能夠預視女子足球員站出來爭取平等權益時,反動能量有多大。
不過,馬德里體育會與巴塞隆拿攜手刷新女子職業足球單場賽事的入場觀眾紀錄後,足以證明女子足球的市場增長潛力不容忽視,也為日後拉近男女足球員收入差距帶來希望。萬達大都會球場設有67,703個座位,2017至2018年球季馬德里體育會的平均入場人數是53,101人,平均入座率為78.43%;2018至2019年球季,萬達大都會球場才首次實現全場滿座,惟平均入座率不增反減。馬德里體育會女子隊對巴塞隆拿女子隊一役共有60,739名現場觀眾,入座率為89.71%,遠高於萬達大都會球場的平均入座率,換言之馬德里體育會可以考慮把女子隊所有重要戲碼移師至萬達大都會球場,提升球隊收入,巴塞隆拿亦可以照版煮碗善用魯營球場。當然,西班牙足球的社區根基異常鞏固,男女鄉里到場支持愛隊是常事,但職業足球可持續發展就是需要支持者可持續消費,女子隊既無例外,也要努力開源。
時至今日,每逢舉行大型足球賽事,現場直播的電視台不時捕捉球迷真情流露一刻,其中不乏熱情的女球迷。女球迷的美態固然令比賽現場生色不少,惟女性願意進場觀賽,足球經營者更需要滿足她們的需求,擴大消費者基礎。女球迷追捧型男球星也是人之常情,重點是一經愛上便願意消費,她們的消費模式跟追捧影視明星如出一轍,惟這不是所有女球迷的共同點。早在學生年代,寸咀哥已經見識過「技術型」女球迷,個別更投身女子足球行列,如今足球經營者還未完全開發這個「技術型」女球迷市場,是「捉到鹿但不懂脫角」。
把男性球迷傳導至女子足球市場其實不容易,例如2019年女子世界盃將於2019年6月初至7月初在法國舉行,同期的洲際賽事包括美洲國家盃、非洲國家盃、美洲金盃,以及歐洲國家聯賽決賽;寸咀哥本身也不可能同時兼顧四項洲際男子足球大賽,要分配時間跟進女子世界盃更難,更遑論對女子足球興趣一般的主流球迷。因此,女子球壇縱然偶有美麗面孔,只要男性球迷欠缺觀賞女子足球的動機,自然跟美女「緣慳一面」。更重要的是,男子足球市場的自然增長率很低,球迷的消費力也跟經濟環境息息相關,如果足球經營者還不肯趕上發展女性經濟的順風車,增加資源加快女子足球市場化,除了實現男女同工同酬遙遙無期後,恐怕也錯失「搵大錢」的好機會。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