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要足球仝人重新學習

寸咀足球組 於 31/07/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2019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肆瘧全球逾半年,若以首個確診足球員案例King Udoh 為起點,病毒已經為球壇帶來接近半年的影響。寸咀哥早已對這位雷焦安納及祖雲達斯青訓出品有印象,因此《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專頁很快跟進這件事,最新消息是意丙球隊皮亞尼斯已跟這位尼日利亞與意大利混血兒解約。雖說意大利是今次疫情的重災區,單是確診意甲球員已經數以十計,惟意大利足總於6月初決定提前中止2019至2020年球季意丙及以下組別賽事,皮亞尼斯亦不符合參與升班附加賽的資格,Udoh 不獲留隊未必代表球員本身是新冠肺炎重症人士,更大可能是球隊的財務決定。
換個角度,隨著歐洲大部分頂級聯賽於2020年5月中起陸續重開,不少在暫停賽程前或復賽前新冠肺炎檢測結果呈陽性的球員,最終順利復出,個別球員如Paulo Dybala 的表現依然具說服力;又如外界擔心森多利亞因確診者眾致影響護級本錢,復賽後球隊的表現只能以「跌跌碰碰」來形容,不過確診者之一Manolo Gabbiadini 接連攻下關鍵入球,結果森多利亞提前護級成功,似乎新冠肺炎康復過來,就可以做回一條好漢。這次意料之外的賽程變更,並非所有歐洲聯賽的好漢都能夠立即上馬;環顧歐洲足協55個成員國,阿塞拜疆、比利時、波斯尼亞、塞浦路斯、法國、直布羅陀、哈薩克、盧森堡、馬爾他、荷蘭、北愛爾蘭、北馬其頓、聖馬力諾、蘇格蘭、威爾斯決定提前中止2019至2020年球季,本身沒有職業聯賽的列支敦士登亦取消了列支敦士登盃賽程。或許普羅球迷比較在乎英超、西甲、意甲、德甲能否重啟今季餘下賽程,現實是為數不少的球員無奈為下季早作準備,這正是球員需要學習適應的新形勢。
新冠肺炎蔓延全球,所有人急需從生活中反省,並學習適應新生活,球壇亦不例外。在重新學習上,怎計都要自身檢點,特別是疫情期間不時有球員違反家居隔離令,無論是陪女友風流快活也好,貪玩到公園踢球也好,甚至疑似召妓也好,一方面反映個別球員的危機意識不足,另一方面證明熱愛自由往往演變成過於不羈,對己對人均是弊多於利。當然,各大聯賽賽會以及球會為求順利復賽,在檢測、隔離等措施上把關嚴格,成績有目共睹,起碼在聯賽重開的頻密賽程中,並無新增球員確診個案,但皇家馬德里重奪西甲冠軍後讓一隊成員放假一星期,眾將順利歸隊報到,唯獨前鋒Mariano Díaz 在例行檢驗時發現對新冠肺染呈陽性反應,究竟是皇家馬德里的人事管理太有愛,抑或這位多明尼加前鋒不自愛?如果新冠肺炎啟發各球會提升球員品格審查的標準,說不定有相當數目的球員不合格。
疫情之下有人輕視病毒,亦有人嚴陣而待,例如尼日利亞名將John Obi Mikel 不滿土超未有迅速跟隨其他歐洲國家聯賽般暫停賽事,寧願跟特拉布宗提前解約;可是羅馬尼亞翼鋒Gheorghe Grozav 與左閘Iasmin Latovlevici 的遭遇大有不同,兩人在暫停賽事期間選擇回國陪伴家人,卻被匈甲球隊基斯華達即時解約;斯洛伐克翼鋒Róbert Mak 亦有類似下場,土超球隊高耶毫不留情清理這位新加盟球員。此後,上述球員的下一站各有不同,Mikel 與Latovlevici 至今仍然待業,Mak 會否重返母會斯洛雲仍是未知之數,Grozav 則得到另一匈甲球隊迪奧斯捷爾賞識。他們得到球會合理對待嗎?個別案例值得商榷,但球會希望做好內部品格管理的話,對於愛家的成員總要有一點體諒。
同樣道理,Jérôme Boateng 因為愛子心切擅自離家違反家居隔離要求,結果回程時發生車禍致東窗事發,事後被拜仁慕尼黑懲處。跟Gonzalo Higuaín 得到祖雲達斯正式批准回國探望病母相比,Boateng 的行為值得受罰,惟後者跟上述多個例子不同,本身效力拜仁慕尼黑多年,為球隊贏盡殊榮,球會對其家庭狀況總會略知一二;Boateng 寧願犯規也要關顧家人,其實給球會一記當頭棒喝:就算管理做到所謂以人為本,難得一見的全球大疫症令很多看似完善的制度暴露不足之處,即使球隊上下被迫從速適應疫情,球隊管理層無可避免要學得更快、更好。
至於新冠肺炎對球壇仝人最清晰的提醒,莫過於健康管理。2020年3月中,西班牙業餘球隊波爾塔達阿爾達(Atlético Portada Alta)青年軍領隊Francisco García 因新冠肺炎病逝,享年21歲;隨著醫學界努力不懈研究病毒特性與病例,大眾開始明白像García 一樣的長期病患者,抵抗2019新型冠狀病毒更易有心無力。疫情期間,英年早逝的球員還有莫斯科火車頭二隊卡贊卡莫斯科的中堅Innokentiy Samokhvalov阿特蘭大中場Andrea Rinaldi ,以及羅馬青訓出品Joseph Bouasse,三人的死因分別是心臟病或腦動脈瘤爆破,而且他們既無違反居家隔離令,亦沒有近親確診,理論上跟新冠肺炎無關,然而新冠肺炎嚴重影響球會日常運作,球會的醫療團隊難以近距離密切監察球員的健康狀況,到球員病發時更易搶救不及。人類無法圓滿預防不幸事件,但疫情未退說明自求多福根本是動態管理自己的身心健康,是否敗於2019新型冠狀病毒並非重點。
不幸的是,新冠肺炎激起全球新一浪種族歧視問題,例如法國醫學專家Jean-Paul Mira 與Camille Locht 曾在電視節目中討論應否在非洲進行2019新型冠狀病毒疫苗測試,到祖籍塞內加爾的前馬賽主席兼知名球員經紀Mababa Pape Diouf 因新冠肺炎病逝後,「魔獸」Didier Drogba 不單在社交媒體發文感謝Diouf 的提攜之恩,更聯同Samuel Eto'o 等非洲傳奇名將發聲,向歧視說不。疫情與歧視加起來可以引發無可限量的不滿情緒,特別是5月開始美國爆發「Black Lives Matter」反歧視黑人運動後,球壇不乏勇於發聲的人,因此像塞爾維亞翼鋒Aleksandar Katai 的妻子Tea Katai 在社交媒體失言,連累丈夫被洛杉磯銀河即時解約,結果絕不意外,因為球會需要完善管理支持者(及消費者)期望;稍後Katai 還可以重返貝爾格萊德紅星保住生計,已是不幸中之大幸。
回到健康管理一環,停賽與復賽是球壇應對新冠疫情的營運決定;暫停固然是不情不願,復賽也要看是否合理合情,畢竟2019新型冠狀病毒傳染性極高,在疫情未全退下恢復大型活動,需要加倍小心。前段提到歐洲足協共有16個成員國取消2019至2020年球季餘下賽程,然而阿塞拜疆、波斯尼亞、哈薩克在5月25日給歐洲足協的回覆中,均表示有意完成今季餘下賽程,可惜國內疫情嚴峻致無法復賽;北愛爾蘭則是賽會與球員多番商討後無法達成共則,唯有取消今季賽程。當歐洲各國新冠肺炎爆發時間及趨勢不一,歐洲足協不單遇上統一賽期的挑戰,也要找出萬全的復賽方式,歐聯與歐霸賽程的新安排大致合理,只是歐洲足協的取態是參考成員國做法多於扮演先行者。 那麼,白俄羅斯足總無懼疫情,如期進行白俄超賽程又是否恰當?截至7月30日,白俄羅斯共有67,665宗新冠肺炎確診個案,名列全球第37名;白俄超曾於5月初及7月初取消兩場賽事,其中7月初斯盧茨克對比斯特戴拿模的賽前檢測中,比斯特戴拿模有多名球員確診,白俄羅斯足總的「活在當下」政策是否恰當,就是見仁見智。
相比之下,荷蘭、法國等當機立斷取消賽事,算得上因事制宜嗎?荷甲賽季提前完結但取消頒發聯賽冠軍,業界阻力不大,就算阿爾克馬爾因得失球差不及阿積士而屈居第二亦無怨言,因為兩隊早已表明不想復賽;多個歐洲國家借鑑荷蘭取消頒發聯賽冠軍的決定,唯獨法國足總照樣確認巴黎聖日耳門為法甲冠軍,同時延期舉行法國盃及法國聯賽盃決賽,可謂別具理據。巴黎聖日耳門剛於法國盃決賽小勝聖伊天,後者不論決賽戰果也穩奪下季歐霸分組賽席位,這場決賽還有必要嗎?本文發表之時,巴黎聖日耳門即將在法國聯賽盃決賽迎戰里昂,後者不論決賽戰果也穩奪下季歐霸外圍賽第二圈參賽資格,這場決賽還有必要嗎?寸咀哥實在不知道法國足總有否偏袒巴黎聖日耳門了。
另一方面,2019至2020年法甲球季提前中止亦引起兩場訟訴:里昂表面上以西甲可以復賽為由要求推翻今季最終排位,實際上是千方百計尋找直入下季歐霸分組賽的機會圖盧茲與艾米恩斯則要求推翻降班結果,最終里昂的奸計未能得逞,法國最高行政法院(Conseil d'État)卻判圖盧茲與艾米恩斯禁止降班,然後把2020至2021年法甲球季的最終安排發還予法國足總安排;更可笑的是, 法國聯賽賽會於6月23日召開會員大會,表決2020至2021年法甲球季的參賽隊伍數目,結果維持20隊方案的得票率高達74.49%,換言之圖盧茲與艾米恩斯無法留班。如果閣下覺得法國足總是無事生非,寸咀哥同意閣下仍然有常識。
那麼,疫情未退下有條件復賽,是否保證學得更快、更好?如果歐洲各國像德國般處事嚴謹的話,應該可以排除大部分風險,否則難免手尾。白俄羅斯固然是個實例,前段提到皇家馬德里又有成員感染也反映了西班牙的不足之處;細看最新疫情,西維爾同樣有球員中招,惟最新重災區是西乙「升班馬」富恩拉巴達,共有28位職球員確診,聯賽閉幕戰對拉科魯尼亞被迫取消,富恩拉巴達因此無法躋身西乙升級附加賽,拉科魯尼亞亦篤定下季降至西丙。西甲及西乙復賽大致順利完成,加上復賽前有一個月準備時間,西班牙累積兩個半月的防疫管理經驗還是失守,即是學習有待改善。對付新冠疫情,施行嚴厲政策始終較能收效,例如奧甲球隊林茨偷步復操被奧地利足總扣減聯賽積分,最終埋下痛失首奪奧甲良機的伏線,雖說林茨的舉動沒有引發新冠病毒傳播,惟該隊違規是不爭的事實,加上奧地利足總及後扣減林茨的罰分,處理手法的確公道。此刻歐洲絕大部分聯賽已經完成賽程,8月的焦點自然是歐聯及歐霸淘汰賽,一方面未完成的十六強賽程在原訂場地展開,另一方面歐聯及歐霸淘汰賽八強至決賽賽程分別集中在葡萄牙與德國舉行,且看歐洲足協的把關能力如何,別忘記10月及11月還要補辦2020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附加賽。
復賽後還有一點需要適應,就是球場冷清的場面,不單是賽事氣氛差一點,球會收入亦大受影響。保持社交距離是通常有效阻慢2019新型冠狀病毒傳播的方法,可以說一日病毒未除,球場恢復人山人海的日子尚遠,後備席上的職球員亦要分隔。我們見過德甲把後備席搬上看台以符合社交距離規定,也見證了慕遜加柏為球迷製作紙牌放在觀眾席,遠在南韓的FC 首爾甚至在觀眾席佈置吹氣娃娃,破格的後果少不了付出代價,凡此種種帶來什麼啟示?簡單而言,足球受得住熱、抵不住冷。《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專頁曾經提及奧格斯堡前鋒Florian Niederlechner他在科隆一役射失十二碼後辯稱是沒有現場球迷打氣導致失準,這個解釋聽起來很可笑,細想下去未必太可笑,因為Niederlechner 的說法點出了足球是人與人之間的情感聯繫,熱愛足球的朋友不能忘記這個初衷。
觀看現場直播的官能刺激及不上現場觀賽,畢竟球迷跟球員存在一點隔膜,然而擴增實境技術已經相當成熟,只要提升擴增實境與串流的相互結合,娛樂效果或許追得上現場觀賽帶來的滿足感。美中不足的是,現場既可以跟相熟的朋友觀賽,也有萍水相逢的球迷即場互動,除非閣下特別享受一個人觀戰的樂趣,否則這些無價的經歷值得回味,特別是疫情蔓延時。寸咀哥不知道新冠肺炎在何時滅絕,卻肯定長期趨勢是人與人之間保持安全距離,換言之新冠肺炎隨時令球場站位成為歷史,就算是座位佈局亦要重新安排,廂房座位亦不例外。球場座位隔盟改動後,門票訂價會有何變化?老實說挺難估算。新冠肺炎破壞全球經濟基礎是不爭事實,球會可能因為主場座位減少而提高票價,但銷情欠佳時自然要割價促銷,為作客球迷而設的門票銷情或許較昔日更淡;此外,足球是貼地的大眾娛樂,而且安在家中或使用手機觀看電視直播的消費亦不昂貴,球迷在觀賞選擇上退而求其次絕非難事,於是球會把門券及直播通行證打包成為套餐推銷未嘗不可。至於場內其他消費,前文《足球創新,不止用腳》介紹的場內手機點餐服務之類,絕不會被新冠肺炎難倒,反而是執行細節需要重新調整,例如製作與運送流程採用更嚴格衛生標準;有趣的是,常人玩得興高釆烈時顧不了什麼衛生準則,戴著口罩看球賽就是掃興之最,到球場容許解除口罩隨意享樂時,說不定成為下一場疫症爆發的遠因。

球壇仝人從疫情中深刻總結經驗,才是有百利而無一害。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