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化交叉點——身分要清楚

寸咀足球組 於 29/03/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上篇《歸化交叉點——二零一七總結:仍然陸續有來》留下有關Leon Bailey 歸化案例,本篇寸咀哥將跟大家仔細審視這宗鬧劇,因為這宗奇案的一大重點是Bailey 的養父Craig Butler 與牙買加足總素有積怨。當然,這宗奇案的發展或對2018年世界盃決賽週構成一定影響,然而審視前應先關注四宗實在影響2018年世界盃決賽週的歸化案例。
歸化交叉點——二零一七總結:仍然陸續有來》提及多個在2018年必須留意的歸化名字,如今已有兩位被潛在「封殺」,而且跟馬德里體育會巴西左閘Filipe Luís 最近因傷提早收季不無關係。隨著Luís 篤定缺席2018年世界盃決賽週,巴西縱有Marcelo 穩佔正選左閘,Luís 缺陣令常規替補人選突然從缺,引發新一輪競爭;在正常情況下,祖雲達斯的Alex Sandro 補上呼聲較高,次選不外乎摩納哥的Jorge 或利華古遜的Wendell,不過巴西領隊Tite 另有想法,決定考核薩克達的Ismaily。前文提到Ismaily 已經符合歸化烏克蘭的資格,而且他在薩克達陣中愈見重要,按理烏克蘭足總不敢放緩游說工作;有趣的是,Tite 在巴西友賽俄羅斯與德國期間未有換入Ismaily,令烏克蘭存有一線希望。自Tite 出掌巴西以來,巴西保住Taison,但Marlos 已經成為烏克蘭的進攻主力,究竟Tite 是否真心需要出擊力的Ismaily?恐怕Ismaily 也要認真考慮清楚,因為從巴西長遠規劃來說,Jorge、Wendell 可以作出十年或以上的貢獻,這方面Ismaily 已經吃虧了。
那邊廂,Luís 缺陣代表馬德里體育會更重用Lucas Hernández 擔任左閘,此時法國領隊Didier Deschamps 徵召此子入伍,時機相當理想。曼城的Benjamin Mendy 與巴塞隆拿的Lucas Digne 預計在4月中下旬傷癒復出,能否回復最佳狀態成疑;Deschamps 亦不算滿意Layvin Kurzawa 的防守,也沒有徵召馬賽的Jordan Amavi 參與對哥倫比亞與俄羅斯的友誼賽,擅守的Hernández 踢了兩場友誼賽後,確有機會以黑馬姿態入選,始終Mendy、Digne、Kurzawa 與Amavi 的風格是大同小異,而且Hernández 也可兼任替補中堅。另一方面,西班牙終於徵召被冷落多時的Marcos Alonso,增強左閘深度,而且西班牙失落兄長也可轉而游說胞弟Theo Hernández,寸咀哥相信此個案離定論之期不遠。
Deschamps 另一個從善如流的決定是徵召西維爾前鋒Wissam Ben Yedder;事實上,Ben Yedder 值得入選的原因不止是其在球會的表現相當穩定,此子先後五度拒絕祖家突尼西亞的邀請也不忽視,畢竟突尼西亞終於重返世界盃決賽週,Ben Yedder 加入必成球隊進攻核心。在法國的進攻三叉戟中,Antoine GriezmannKylian MbappéOusmane DembéléAnthony Martial 已是常規成員,餘下兩個席位取決於兩大考慮,一是Olivier GiroudAlexandre Lacazette 應否二選其一,二是里昂進攻中場Nabil Fekir 及馬賽一對翼鋒Florian ThauvinDimitri Payet 之間的取捨;Ben Yedder 勝在走位刁鑽兼有射術,對法國的忠誠可昭日月,只是他在哥倫比亞一仗的表現不足以獲Deschamps 保證入選。更重要的是,突尼西亞足總已在2017年10月宣佈確認放棄游說Ben Yedder,若此子打算改變初衷,相信波折難免。
至於今屆世界盃主辦國俄羅斯,表現持續混沌,不過領隊Stanislav Cherchesov 在試陣上屢敗屢戰,最新力作是徵用俄超升班馬艾卡馬特中場主力Anton Shvets。Shvets 是烏克蘭與格魯吉亞混血兒,生於烏克蘭,童年回到格魯吉亞,在第比利斯戴拿模接受足球訓練,10歲移居俄羅斯,先後效力莫斯科中央陸軍與莫斯科斯巴達青年軍,2010年改投薩拉戈薩。此後,Shvets 主要代表薩拉戈薩B 隊出戰西丙賽事,2014年夏季以自由身轉投維拉利爾B 隊,雖是隊中常規成員卻逐漸失勢,最終在2017年夏季以自由身加盟艾卡馬特,反而一戰功成。Shvets 本身已經符合成為西班牙公民的資格,然而他在俄超一吐烏氣,接受Cherchesov 的邀請亦是人之常情。Cherchesov 依然堅持俄羅斯採用3-5-2陣式迎戰,令中場肩負為後防藏拙的壓力;Alan Dzagoev 仍是該隊中場進攻泉源,中場爭奪重任落在Denis GlushakovAleksandr Golovin。由於Cherchesov 跟莫斯科火車頭隊長兼國家隊老將Igor Denisov 仍有宿怨未解,直接影響俄羅斯中場的整體實力,辛尼特中場Aleksandr Yerokhin 擅攻不擅守,領隊愛將Roman Zobnin 在莫斯科斯巴達淪為後備,假如Cherchesov 繼續冷落莫斯科火車頭另一防守中場Dmitri Tarasov,踢法硬朗的Shvets 確有可能「水鬼升城隍」。
回說當時得令的Bailey,近期焦點當然是他有可能符合代表英格蘭出賽的資格;對此,寸咀哥重新檢視他的情況與相關法規,結論是英格蘭足總要為Bailey 轉籍未必符合相關法規,因為英格蘭支持者別高興得太早。事實上,Bailey 在牙買加土生土長,在法理上Bailey 視作牙買加公民是正常不過;同時,Bailey 的養父宣稱他的外祖父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是英國空軍,可是這位先祖並非生於英格蘭,而Bailey 是獲收養但無血緣的後人,所謂英格蘭血緣背景在法理上並不成立。Bailey 從小在養父的足球學校Phoenix All-Star Academy 接受訓練,跟毫無血緣關係的胞兄Kyle Butler 成為重點培育對象。2011年,Bailey 的養父帶著兩兄弟到中歐尋找機會,結果加入奧乙球隊列弗寧青年軍。
可是,Bailey 的養父深信兩兄弟留在奧地利發展得益不算大,2012年一度安排兩兄弟到阿積士與亨克青年軍試腳;當時Bailey 的養父一度飛往墨西哥以免逾期居留,Bailey 則被「託孤」在亨克,於是亨克想到為Bailey 的養父安排工作,使他成為Bailey 在比利時的合法監護人,豈料此舉被比利時勞工部揭發,這對無證父子無奈離開,就算曾向標準烈治叩門,對方為免犯法只有放棄。及後這對父子不時往返歐洲與牙買加,即使阿積士對時年15歲的Bailey 相當感興趣,國際足協規定所有球員必須年滿18歲才可簽下正式勞工合約,這支荷蘭傳統勁旅只有放手。
此時,Bailey 在歐洲已經薄有名氣,然而牙買加對此子的冒起不以為然,Bailey 的養父對於兩個兒子不受國家隊重視更耿耿於懷,可說是積怨的遠因。另一方面,Bailey 的養父決定讓親生兒子留在列弗寧,Bailey 則安頓在斯洛伐克球隊特倫辛;Bailey 在特倫辛青年軍表現突出,只是球隊明白此子只是過客心態,最終還是回到亨克,因此特倫辛於2015年夏季出售Bailey 予亨克,不過是收回應得的寄存費。至此,Bailey 已經斷續在歐洲逗留三年多,然而他的養父必須為這段飄泊日子負責。如果Bailey 的養父堅信自己一對兒子在牙買加的發展沒有將來,他理應直接讓一對兒子留在奧地利,甚至為兩人爭取加入奧地利青訓系統的機會,增加自身跟牙買加足總討價還價的本錢。在球會事業發展來說,列弗寧是薩爾斯堡紅牛的衛星球會,薩爾斯堡紅牛與RB 萊比錫是姊妹球會,理論上Bailey 與胞兄可沿這條路線爭取登陸德甲。
儘管Bailey 的養父懂得向亨克報恩,故事的發展證明他錯判了養子在牙買加國家隊的形勢,因為此子在2015年3月代表牙買加23歲以下國家隊出戰開曼群島後,總不能說Bailey 不受國家重用,別忘記這仗Bailey 以自由球建功,確實打出名堂。Bailey 到2016年起才算在亨克大放異彩,側擊傳送與死球本領令人印象深刻,身價隨之急升,最終吸引利華古遜,於2017年1月底把他收歸旗下。表面上,Bailey 進軍德甲是得償所願,實際上他錯失了在國際賽「變節」的大好機會,因為比利時法例容許連續合法居滿三年的海外人士申請歸化,再住滿兩年又符合國際足協對歸化球員的要求。換言之,Bailey 在比甲多留三季,他可以搖身一變成為比利時歸化國腳,Bailey 急於轉投利華古遜等同斷送「變節」良機。
Bailey 在利華古遜表現大放異彩,早晚為他帶來更多的名利,同時父子也愈見喜歡公開批評牙買加足球水平欠佳。另一方面,前牙買加國家隊領隊Winfried Schäfer 於2018年1月表示自己曾多次邀請Bailey 成為大國腳,卻被Bailey 的養父從中作梗,誰是誰非真是天曉得。對於Bailey 的養父向牙買加足總發出談判最後通牒,寸咀哥覺得相當有趣;Bailey 很可能是牙買加足球史上萬中無一的奇才,但球員生涯有限,如果明白何謂「鐵打的衙門,流水的官」,其實時間往往站在牙買加足總的一方,正如該隊已經把焦點轉到曼聯青訓出品、目前從拉素外借至墨超阿特拿斯的Ravel Morrison。換個角度,如果現任牙買加國家隊領隊兼名宿Theodore Whitmore 建議一併徵召Bailey 與兄長Kyle,Bailey 的養父會否改變初衷?請留意Kyle 從未獲牙買加任何級別國家隊徵召,這項對Bailey 的養父可能是意料之外。此外,Bailey 能否成功變節對英格蘭整體實力的效益難料,大家亦不用過分在意英格蘭領隊Gareth Southgate 的官腔,除了英國人的作風不會為沒有把握的機會冒險外,做大事也要身分要清楚。再數下去,德國還有機會吸納Bailey 嗎?如果任何德甲球隊有本事把他留至2026年,使他符合在德國居滿八年的歸化條件,然後此子的表現更上一層樓,加上德國一如既往躋身當年的世界盃決賽週,上述的夢想即可成真。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b]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Now TV 優惠專線 6214-1553
    Now TV 優惠專線 6214-1553 於 31/03/2018 評論 NO. 1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