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化交叉點——由日本開始,再到東南亞

寸咀足球組 於 30/03/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卡塔爾的確為球員帶來歸化亞洲的機遇,但寸咀哥在《投奔卡塔爾篇》已分析了歸化卡塔爾的利弊。對南美、非洲甚至歐洲球員而言,雖然氣候、宗教與機會仍有利他們歸化亞洲,但實力不足的話只有退而求其次,正如吉爾吉斯自2013年起吸納來自加納的David TettehDaniel TagoeElijah Ari與喀麥隆的Claude Maka Kum為歸化國腳,但四人至今仍未明顯加強這個足球弱國的競爭力。
若亞洲國家要善用歸化球員,實在值得向日本借鏡,因為兼收並容絕不代表有殺錯、冇放過,而這支新一代亞洲霸王冒起也經過最少兩代足球人努力的成果,其中一位功臣正是歸化球員、巴西進攻中場Ruy Ramos(拉莫斯•瑠偉)。瑠偉於1977年以20歲之齡加入東京綠茵的前身讀賣隊,是最早進軍日本的巴西援兵,以超班馬姿態帶領球隊在當時屬半職業的日本甲組聯賽稱霸,更捧走亞冠盃前身亞洲冠軍球會盃。享受日本生活的瑠偉於1989年成功入籍日本,但他未必想過當時的國家隊領隊横山謙三於1990年徵召其入伍,寫下日本歷史新一頁。

讀賣盛世使日本球迷廣泛接受瑠偉歸化,國家隊也希望引入讀賣模式改善成績,那當然不止起用當年讀賣的主力射手武田修宏,還有從巴西學藝歸來的球王三浦知良。這三位猛將加上同於1990年入伍的中山雅史成為日本的新一代進攻主力,而瑠偉的重任正是負責穿針引線,他們更協助日本勇奪1992年亞洲盃,令該國足球大為振奮,為1993年正式展開的日職聯先聲奪人。日職聯一舉成功也造就森島寛晃名波浩前園真聖等中場球員上位,瑠偉也於1995年完成他的歷史任務,退役後留在日本成為足球管理人。
由於無法晉身1994年世界盃,加上1996年衛冕亞洲盃失敗,使日本足總關注青訓出品似乎火候未夠,但三浦知良與中山雅史兩大巨星已達頂峰,而主力中鋒高木琢也傷出使鋒線不得不重用新星城彰二,在欠缺具身形與經驗的前鋒下,接手國家隊帥位的岡田武史留意到平塚比馬(湘南比馬前身)的巴西射手Wagner Lopes(呂比須)與三浦知良未來接班人中田英壽的合作絲絲入扣,於是這位在日本低組別聯賽令人聞風喪膽的射手於1997年底成為日本歸化國腳,並協助日本躋身1998年世界盃。

呂比須只效力日本隊兩年,以後備上陣居多,也搶不了城彰二的正選位置,只是兩人在1997年的國際賽入球量不俗才教日本放心;現實是兩人的實力俱不足以應付大賽,呂比須值得慶幸的是助攻中山雅史射入日本在世界盃決賽週第一球,繼任領隊Philippe Troussier發現冷落西澤明訓是一大錯誤,而柳澤敦久保龍彥高原直泰也陸續冒起時,呂比須也難逃被棄用的命運。退休後的呂比須踢至優則教,今年更成為巴西甲組球隊戈亞斯的領隊,且看他能否藉領隊身分再創事業高峰。
就在呂比須於國家隊退場的一年,清水心跳的年輕巴西左翼Alessandro Santos(三都主)成為日職聯最佳球員;三年後,日本與南韓合辦2002年世界盃,領隊Troussier不敢怠慢,馬上於3月招攬這位歸化球員入伍,為進入第一輪收成期的日本加強火力。由於Troussier安排Shinji Ono出任左中場,三都主在該屆世界盃只上陣兩次,首仗是後備上陣助攻得手,讓稲本潤一為日本迫和比利時,次仗是十六強對土耳其被Troussier安排串演前鋒但無功而回。

不過,巴西名宿Zico接任領隊後,他決定將三都主改造為翼衛,從此成為日本左閘的必然正選,既是2004年亞洲盃奪標功臣,又是2006年世界盃大軍主力之一。世界盃失利雖使Zico黯然下台,但Ivica Osim
接掌日本後初期仍起用三都主,不過喜歡試陣的Osim卻愛用右閘駒野友一串演左閘,讓當時外借至奧超薩爾斯堡紅牛的三都主大感無奈,加上岡田武史在2007年底回朝執掌國家隊後對新星長友佑都委以重任,狀態大不如前的三都主自然回歸無望。此子在日本足球的地位不下於瑠偉,其中關鍵在於其比賽統計數字足以反映對國家隊的實質貢獻;他效力國家隊五年間共代表日本上陣82次,且每年也有入球(共入7球)與助攻(共21次),在歷代日本國腳中屬表現最優異的一群。今日三都主已經重返家鄉繼續足球生涯,稱得上衣錦還鄉。
同樣慎重選擇歸化人才的尚有巴林,多年來只有祖籍尼日利亞的前鋒Jaycee John Okwunwanne成為例外。此子像不少未獲歐洲球會垂青的年輕非洲球員般到中東掘金,但他在2004年選擇到足球水平稍次的巴林找機會,迅即在巴林聯賽大放光芒,入球率接近每場一球,使爆冷成為2004年亞洲盃殿軍的巴林大為心動,於2006年把年僅21歲的Okwunwanne吸納為歸化國腳,與本土射手Ismail Abdul-Latif組成強勁鋒線,論入球率也能與拍擋並駕齊驅,在國家隊的入球率接近每場零點五球。Okwunwanne比其他歸化亞洲外援的優勝之處是能夠在歐洲聯賽立足,若非他效力比甲穆斯克龍(柏路韋斯前身)時不幸遇上球會破產被迫輾轉重歸中東,他的成就可能更高。

那邊廂,新加坡體育發展一直停滯不前,因此該國於1993年頒佈《海外體育優才計劃》(Foreign Sports Talent Scheme)吸引體育專才歸化新加坡;該計劃到2000年更延伸至足球,使新加坡共招募了多位歸化國腳。然而該國在2004年、2007年與2012年三奪東盟盃外,足球成績其實進步不大,歸化強兵的成效值得商榷。2001至2002年間,新加坡吸納了國內聯賽兩大射手Mirko GrabovacEgmar Goncalves成為歸化球員,可是來自克羅地亞的Grabovac在30歲歸化後效力國家隊七年未入一球,於2008年無法通過體能測試後更索性放棄新加坡國籍回鄉,實難以相信他是五屆新加坡聯賽神射手;來自巴西的Goncalves在32歲歸化,總算為新加坡取得入球,但2006年後便離開新加坡告老還鄉。
猶幸新加坡選對可任中場或中堅的英格蘭球員Daniel Bennett,在此子從英乙域斯咸重返新加坡正式歸化後成為國家隊的核心成員。Bennett不單是東盟盃六朝元老,也是唯一協助新加坡三奪此項錦標的歸化球員,更是歷來代表新加坡上陣次數最多的球員;現年37歲的Bennett已經淡出國家隊,但仍在球場上馳騁。此後,新加坡先後收編了尼日利亞前鋒Agu Casmir、中場Itimi Dickson與中堅Precious Emuejeraye歸化加強實力;雖然Casmir的入球觸覺、Dickson的盤扭技術與Emuejeraye的硬朗攔截在新加坡捧走2004年與2007年東盟盃中各有貢獻,但他們的紀律問題令人頭痛,因此三人尚在當打之年卻已成為國家隊甚至球會棄將。
2006年,新加坡領隊Radojko Avramović決定徵召已入籍兩年的塞爾維亞防守中場Mustafić Fahrudin入伍加強中場實力。Fahrudin以傳球與盯人防守見稱,在效力國家隊七年間成為專用十二碼劊子手,在2007年與2012年東盟盃決賽均射入關鍵十二碼,絕對是關鍵人物。自他於2013年退出國家隊後,新加坡防線明顯不穩,Fahrudin在中後場的作用可見一斑。
另一方面,Avramović也希望為新加坡引入更可靠的射手,於是在2007年大膽召入已屆37歲、終於成功申請入籍的波斯尼亞前鋒Aleksandar Đurić。Đurić在前南斯拉夫內戰時代曾歷盡艱辛爭取參加1992年巴塞隆拿奧運單人獨木舟賽,韌力十足;本屬左中場的他與Grabovac及Goncalves幾乎是同一時期登陸新加坡聯賽,初期表現雖較遜色,但轉任前鋒即見後勁凌厲,最終成為新加坡聯賽歷史上入球最多的射手。Đurić的國家隊生涯也不是一帆風順,亦非隊中的必然正選,但他在五年間為新加坡上陣53場入24球,更以42歲高齡在2012年東盟盃取得入球更創下最年長球員入球的世界紀錄,嚴格而言更令新加坡足總尷尬,因為它們當年拒絕了Đurić的《海外體育優才計劃》申請。
既然新加坡是華洋雜處之地,中國球員歸化新加坡當然可行,而曾經參與新加坡聯賽的新麒便以全內地球員班底應戰,可是參賽三年後因財政問題退出,但這阻不了兩位內地成功歸化。出身上海市青訓系統的進攻中場施佳懿是新麒的神射手,其出色表現令他成為《海外體育優才計劃》的成功申請者,於2005年正式歸化,年僅22歲便成為國家隊主力。施佳懿與Fahrudin同樣是2007年與2012年東盟盃奪冠功臣,兩人加上Bennett在中路組成攻守骨幹,成就新加坡足球的小中興。施佳懿雖像其他歸化球員般不再是現任新加坡領隊Bernd Stange屬意的人選,但至今依然是國內一線球員,當年歸化的決定大致上做對了。
至於出身中超長春亞泰的衝刺型前鋒邱禮則有不同遭遇。2005年,邱禮藉著外借至新麒出國發展,及後在聯賽表現漸入佳境而得到國家隊青睞成功歸化,偏偏遇上國際足協修例要求歸化球員必須在歸化國居住最少五年,結果他要等至2010年才可正式為新加坡上陣,那時他已經29歲。終於歸隊後,領隊Avramović也盡量讓邱禮上陣以加強鋒線的壓迫性,也挑選他參加2012年東盟盃;可是,他跟球會關係一般,不單在Stange接掌國家隊後失寵,新加坡聯賽最新實施每隊不得多於五名逾30歲球員政策也直接打擊他的職業生涯,因為他想不到自己竟在新加坡被逼下崗。
近年加入收編歸化球員行列的尚有印尼,該國除積極拉攏荷蘭與印尼混血兒認祖歸宗外,也吸納來自尼日利亞的Greg NwokoloVictor Igbonefo,然而真正有所作為的只有烏拉圭射手Cristian Gonzáles。這位與Álvaro Recoba同期出身的球員已在印尼球壇打滾接近12年,是該國最受球迷歡迎的外援,以非回教徒而言屬一大異數;他在2010年底正式放棄烏拉圭國籍,以34歲高齡成為印尼歷來首位歸化國腳,在首11個月的國家隊生涯射入11球,更是另一異數。不過歲月催人,即將39歲的Gonzáles在國際賽上很難從年輕對手身上偷雞,但在國際賽已交白卷逾三年下仍需繼續肩負領軍重任,印尼足球人才凋零可見一斑。

那麼海外球員歸化香港又是什麼光景?這是《歸化交叉點》系列的壓軸篇,不日刊出,因為是時候重溫歐洲的歸化故事了。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
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歸化  日本  印尼  新加坡  巴林  亞洲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