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化交叉點——小心行事

寸咀足球組 於 30/04/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2019年3月22日,2020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B 組首輪賽事,葡萄牙於主場跟烏克蘭互交白卷。今仗的焦點在於雙方各有一位祖籍巴西的歸化新將後備上陣,葡萄牙率先換入布拉加射手Dyego Sousa,烏克蘭緊隨調入薩克達射手Júnior Moraes。有關Sousa 與Moraes 的背景與歸化可能,寸咀哥早在前文《歸化交叉點——二零一八總結與展望——歐美篇》探討,讀者請自行參閱;這場比賽卻引發一項新爭議,令歐洲足協不得不出手調查。為此,寸咀哥等待4月26日歐洲足協例行公佈紀律研訊結果,確認有關尚未審理,才正式發表最新一篇《歸化交叉點》系列文章。今次的爭議圍繞Moraes 是否符合代表烏克蘭上陣的資格,盧森堡足協與葡萄牙足協亦正式向歐洲足協提出上訴,究竟是上訴一方有理,還是被告一方不小心?Moraes 的烏克蘭足球之旅有點曲折,2011年2月登陸當尼斯克,同年7月離隊改投索菲亞陸軍,2012年7月中重返當尼斯克,2015年7月改投基輔戴拿模,2018年7月改投薩克達;國際足協規定合資格歸化球員必須在歸化國家連續居滿五年,烏克蘭足協招攬Moraes 就是考慮他從第二次效力當尼斯克起主要在烏超效力,符合國際足協與烏克蘭政府的要求,烏克蘭總統Petro Poroshenko 亦因應相關法理依據,於3月18日頒佈命令特准Moraes 成為烏克蘭公民。不過,盧森堡足協與葡萄牙足協均指出Moraes 於2017年2月28日至6月30日期間從基輔戴拿模外借至天津權健,連續在烏克蘭居滿五年的說法不成立,因此提出上訴。既然條例寫得清楚,為何歐洲足協至今仍未結案?因為涉及一個此前從未認真審視的條件。
過去《歸化交叉點》曾經批評烏克蘭在球員歸化問題上辦事不力,估不到認真辦事卻衍生新問題。烏克蘭足協表示曾向熟知國際足協與歐洲足協法規的法律專家徵詢意見,才落實邀請Moraes 歸化的決定;如果你馬上認定烏克蘭足協犯下低級錯誤,那是言之過早。Moraes 確實效力天津權健三個月,但他以借將身分暫時離隊,當時仍是基輔戴拿模合約球員;換言之,Moraes 履行僱員責任,按照僱主基輔戴拿模的指示與安排在烏克蘭境外工作,而非過往從當尼斯克加盟索菲亞陸軍般更改僱主,因此他仍需向烏克蘭政府繳稅。對於Moraes 的情況,國際足協現行歸化條例仍未有具體清晰釐定,所以歐洲足協的調查工作更集中在審視相關法律觀點,國際足協也不能置身事外;另一方面,烏克蘭總統換屆在即,新當選的Volodymyr Zelensky 將於6月3日宣誓就任,而烏克蘭將於6月7日及10日均有歐洲國家盃外圍賽賽程,在主場分別迎戰塞爾維亞與盧森堡,新一屆政府如何處理上屆政府留下的問題,值得關注。寸咀哥不肯定歐洲足協會否趕在6月3日前作出裁決,肯定的是若國際足協與歐洲足協對詮釋相關法律觀點存在分歧,或烏克蘭足協不服國際足協與歐洲足協裁決,有可能在國際體育仲裁院(Court of Arbitration for Sport)提出訴訟。假如最終裁定烏克蘭違規,烏克蘭對葡萄牙及對盧森堡的原有賽果作廢,並一律判烏克蘭以零比三落敗;在風頭火勢下,烏克蘭應該留用Moraes 嗎?當前情況實在進退兩難。烏克蘭攻擊線最佳組合仍是Andriy YarmolenkoYevhen KonoplyankaMarlos,惟近年Yarmolenko 極少擔任單箭頭,為引入Moraes 的伏線;烏克蘭領隊「軍刀」Andriy Shevchenko 試過把進攻中場Viktor Kovalenko 移前,一對側擊好手Oleksandr ZinchenkoViktor Tsyhankov 移前排帥的機會較微。「軍刀」徵召Moraes 的主因之一是前場有大量傷兵,球隊在2020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首兩輪賽程也考驗了Roman Yaremchuk 掛帥、Roman Bezus 充當後上殺手的佈置,可惜這對效力比甲的新組合未有太大驚喜。若烏克蘭為免夜長夢多(暫時)棄用Moraes,就是還原鋒線格局,Artem KravetsArtem Besyedin 等傷癒後順利歸隊,但他們不是入球保證,烏克蘭只有見步行步。
球員歸化個案確實有真有假,像牙買加翼鋒Leon Bailey 那類「疑幻似真」的歸化故事,前文《歸化交叉點——身分要清楚》已經說明真偽,在此不贅。談到具爭議性的歸化個案,寸咀哥認為有兩宗個案值得一談。第一宗跟歸化大國卡塔爾有關,特別是該隊以黑馬姿態勇奪2019年亞洲盃,實在技驚四座;有關卡塔爾爆冷奪標的背景與條件,歡迎各位重溫《廿四爭一在亞洲》系列,然而該隊前鋒Almoez Ali 猶如無堅不摧,更刷新亞洲盃決賽週個人入球新紀錄,加上祖籍伊拉克的Bassam Al-Rawi 展示驚人的自由球本領,難免令人生忌。1月30日,卡塔爾於亞洲盃四強重創宿敵阿聯酋,不久阿聯酋足協以Ali 與Al-Rawi 未有連續於卡塔爾居滿五年為由,不符合參賽資格,要求亞洲足協推翻賽果;2月1日,亞洲足協宣佈駁回阿聯酋足協提出的上訴,並對事件不作任何評論。阿聯酋足協「放冷箭」源於Ali 與Al-Rawi 曾經外流。Ali 是卡塔爾國家足球學院Aspire Academy 出品,2014年夏季從歷基韋亞青年軍轉投Aspire Academy 擁有的比甲球隊奧本,2015年夏季加盟奧甲球隊林茨,2016年初則改投同屬Aspire Academy 擁有的西丙球隊利安尼沙,2016年夏季回國歸隊,並順利過渡至新成立的艾杜哈尼,外流歷時兩年;Al-Rawi 則是2016年3月從艾雷恩外借切爾達青年軍三個月,同年夏季外借至奧本預備組一季,2017年夏季歸隊不久改投艾杜哈尼,外流歷時一年三個月。純看上述外流歷史,加上兩人年滿18歲時均在卡塔爾境外球隊效力,阿聯酋足協提出的上訴理據似乎成立,實際上亞洲足協跟卡塔爾政府再三確認Ali 的母親生於卡塔爾,其子符合入籍卡塔爾資格,Al-Rawi 亦有實質證據確認符合國際足協歸化要求;因此,當黎巴嫩、北韓、沙特阿拉伯、伊拉克與南韓均沒有就對卡塔爾的敗仗提出上訴,阿聯酋竟「獨排眾議」,亞洲足協的處理手法已算顧全大局與顏面了。
然而,已知最離譜的不合格歸化球員案早在東帝汶發生。東帝汶脫離印尼獨立後,百廢待興,政府也想利用現有推動體育發展,建立更佳國際形象;足球在東帝汶尚算普及,加上該國以往是葡萄牙殖民地,葡語是法定語言,向葡萄牙或巴西取經是合理想法,於是東帝汶球壇有人建議巴西化。2010年,東帝汶足協成功邀請1970年世界盃冠軍功臣Clodoaldo 執掌國家隊,可是這位巴西名宿沒法將一批東帝汶「土產」點石成金,執教三場後決定離職;這次實驗對東帝汶足協打擊不少,更導致日後有人鋌而走險,通過虛報球員出生地而起用既無東帝汶聯繫、亦非效力東帝汶聯賽球隊的所謂歸化球員參賽。Clodoaldo 離任後,東帝汶足協先後起用四位巴西籍領隊Antonio Carlos VieiraEmerson AlcântaraFábio Magrão 與Fernando Alcântara,而虛報球員出生地問題早在東帝汶參加2011年東南亞運動會開始,上述四位領隊難逃共犯之嫌,特別是絕大部分所謂歸化球員均在前兩位領隊任內入伍,他們有否為東帝汶足協鋪橋搭路,同樣值得懷疑。事實上,東帝汶本土球員以至一定比例的民眾並不認同東帝汶足協取巧,可是國家隊成績的確因此有少許改善,違規行為只會泥足深陷,東帝汶足協找來的所謂歸化球員數目持續上升。
寸咀哥翻查東帝汶國腳紀錄,最少找到19位不合歸化資格的「僱傭兵」,包括門將Emerson Cesario、中堅Wellington RochaCácio Souza、前鋒Murilo de AlmeidaPedro HenriqueMarquinhosAlan Leandro 等,結果東帝汶球員的申訴驚動國家總理,東帝汶足協有見政府介入調查下馬上收手。可是,東帝汶在2018年世界盃外圍賽與2019年亞洲盃外圍賽均有派出不合格歸化球員,亞洲足協順理成章秋後算帳,2017年1月裁定12位球員不符合代表東帝汶出戰國際賽資格,包括巴西中堅Ramon SaroDiogo RangelPaulo Martins、中場Fellipe BertoldoPaulo Helber、進攻中場Rodrigo Souza Silva、翼鋒Juninho、前鋒Patrick FabianoHebertyJairo NetoThiago Cunha,以及葡萄牙翼鋒Jaime Bragança;同時,東帝汶被褫奪參加2023年亞洲盃資格。至於涉事球員,由於他們沒有干犯其他罪行,仍然可以在亞洲足協成員國參賽。「貪字得個貧」,東帝汶就是反面教材。
相對而言,Sousa 已在葡萄牙工作八年,期間沒有長期在境外工作,自然沒有Moraes 的煩惱,然而葡萄牙仍在充裕的進攻人選可用,Sousa 的形勢未許樂觀。葡萄牙領隊Fernando Santos 仍然重用4-4-2陣式,短期內Cristiano Ronaldo 夥拍André Silva 仍是雙箭頭首選組合,不過Santos 在2020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對塞爾維亞一役試用Ronaldo 與Sousa 合作攻堅,後者在領隊心目中的地位似乎不低。如果Sousa 能在前線牽制對方防線與好好把握搶點攻門的機會,他便成功搶走原屬Éder 的席位,只是新星João Félix 橫空出世,對葡萄牙前場分工有一定影響;當前Santos 已經打消Rafa SilvaBernardo Silva 推前串演前鋒的想法,但Gonçalo Guedes 移前的方案仍然生效,另外左翼Diogo Jota 在狼隊掛帥的效果令人喜出望外,若非Sousa 可以充當開路先鋒,恐怕他不入歐洲國家聯賽決賽大軍初選名單,惟Félix 入選最終名單的機會不弱,假如Santos 屬意保留Jota,Sousa 只能感嘆「生不逢時」。
回說值得留意的歸化球員,不得不提希臘成功招攬祖籍阿爾巴尼亞的Fjorin Durmishaj,代替因傷退選的Kostas Mitroglou。此子是柱躉式中鋒自幼在希臘成長,最初效力地區球隊羅德斯,2009年加入彭里安奧斯青少年,一直拾級而上,2014至2015年球季升上一隊後,曾經外借至希甲球隊凱利希與另一希超球隊拉米亞,2017至2018年球季起返回彭里安奧斯,成為常規成員。Durmishaj 算不上背棄祖宗,曾經為阿爾巴尼亞17歲、19歲與21歲以下國家隊效力,也在2017年與2019年歐洲21歲以下國家盃外圍賽上陣;國際足協批准此子歸化希臘基於兩大因素,一是他成年時已經符合成為希臘公民的資格,二是他未有參與歐洲21歲以下國家盃決賽週;從法理而言,第一個因素更加有力,所以Durmishaj 能夠迅速「過戶」,趕及2020年歐洲國家盃外圍賽作客波斯尼亞一役名列後備。
論缺乏優秀射手的問題,希臘可算是重災區;Mitroglou 是新一代希臘鋒線代表人物,惟他在德國足球生態成長,競賽水平更高,融入希臘足球自然事半功倍。有趣的是,強如Mitroglou 亦無法攻下希超神射手寶座,近年希臘本土球員只有Kostas Fortounis 可以打破外援壟斷希超神射手的局面,只是這位進攻中場從凱沙羅頓回流後表現突飛猛進,說起來也是借助德國足球的力量。Durmishaj 取希臘而棄阿爾巴尼亞,是否明智?如果他期望出席2020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希臘在J 組的形勢跟阿爾巴尼亞在H 組的情況差不多,反正兩隊已經沒有從歐洲國家聯賽附加賽出線的機會。若看中長期發展機會,希臘無疑擔心Mitroglou 退役令鋒線後繼無人,Nikos Karelis 兩番出國發展俱無功而還,難予重任;Anastasios Bakasetas 是快速反擊好手,可是傳優於射;今季從PAOK 外借艾杜美圖斯的Efthimis Koulouris 有望成為希超神射手,史特加前鋒Anastasios Donis 在祖雲達斯受訓多年下早已成為盤扭高手,在國家隊較受重用是意料中事,Durmishaj 需要證明自己的本事不止在鋒線衝刺。至於阿爾巴尼亞,該隊引以為傲的防守已經不如前,鋒力不足問題亦加倍浮現,單靠Xhaka 家族的老表Armando SadikuBekim Balaj 在前線衝鋒陷陣,成效尚可卻輕易被對方洞悉;Rey Manaj 將於下季正式從國際米蘭轉投阿爾巴塞特,功架雖好但性格影響發展;Giacomo Vrioni 今季在意乙根本不成氣候,在薩格勒布火車頭表現悅目的翼鋒Myrto Uzuni 成為阿爾巴尼亞進攻新希望。對寸咀哥而言,Durmishaj 利用符合希臘永久公民資格的便利爭取上位,但這場賭博沒有必勝把握,除非Mitroglou 決定提早退出國際賽。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