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辦國家B 隊?英格蘭C 隊的啟示

寸咀足球組 於 31/05/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資深球迷可能看過英格蘭B 隊的比賽,英格蘭C 隊的比賽恐怕連長居英國的球迷也不一定看過;若說英格蘭B 隊是「配角」,英格蘭C 隊雖然說不上是「路人甲」,但該隊跟頂級聯賽的關連並不明顯,自然不受主流球迷關注。為何英格蘭C 隊跟復辦英格蘭B 隊有密切關係?
英格蘭C 隊於1979年成立,最初稱為英格蘭非聯賽代表隊(England Non-League),通常徵召非聯賽球隊的23歲以下球員,這個機制也是英格蘭足總在1974年取消職業與業餘球員分家的另一結果。前文《復辦國家B 隊?英格蘭青年軍的啟示》提到早年英國奧運隊由業餘球員組成,當中不少成員也是英格蘭業餘代表隊的成員(England Amatuers),其中熱刺與車路士名宿Vivian Woodward 是箇中典範;Woodward 的正職是建築師,效力熱刺與車路士只為興趣,然而他把興趣變為成就,除為英國贏得1908年倫敦奧運與1912年斯德哥爾摩奧運金牌,更同時保持英格蘭國家隊與英格蘭業餘代表隊的入球紀錄。可是,第二次世界大戰職業足球發展起飛,職業與業餘球員的水準差距日漸擴大,像Woodward 般以業餘或半職業身分傲視球壇變得遙不可及;他的英格蘭業餘代表隊入球紀錄始終未受挑戰,國家隊的入球紀錄終在1958年被打破,其實見證了職業與業餘球員分家的結果。
另一方面,英格蘭已有一個成熟的聯賽系統,更有地方球隊組成錯綜複雜的非聯賽系統;前者是職業球員天下,後者雲集業餘或半職業球員,聯賽球隊的學徒球員就是夾在兩者中間的「灰色地帶」,他們更成為英格蘭業餘代表隊的生力軍。1960年,後來的英格蘭國家隊領隊Terry Venables 以車路士學徒身分入選英格蘭業餘代表隊,創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紀錄,先後效力英格蘭學界隊(England Schoolboys)、業餘代表隊、23歲以下國家隊、國家B 隊與國家隊。不過,Venables 最終成為職業球員,所以他無法代表英國參加同年舉行的羅馬奧運。
前文《復辦國家B 隊?英格蘭青年軍的啟示》也提到英國奧運隊必須得到英格蘭、蘇格蘭、北愛爾蘭足總一致同意才能參賽,可是四方勢力各有盤算導致意氣之爭,不單破壞英國參加奧運足球項目,也大幅影響英格蘭業餘或半職業球員踏上國際足球的機會。英格蘭C 隊由效力英格蘭聯賽系統第五級或以下聯賽球隊(即非聯賽球隊)的球員組成(不包括從第四級或以上聯賽球隊外借至非聯賽球隊的球員),此舉為英格蘭業餘或半職業球員作出可行的合理補償,道理跟英格蘭足總為使非聯賽球會有機會參與英格蘭足總盃,先後於1969年與1974年創辦英格蘭足總錦標(FA Trophy)與英格蘭足總瓶(FA Trophy)如出一轍。易名為英格蘭C 隊前,該隊曾稱為英格蘭全國聯賽代表隊(England National Game XI)與英格蘭半職業代表隊(England Semi-Pro),更準確反映1986年英格蘭聯賽與非聯賽系統接軌,因為非聯賽球隊升班至第四級聯賽後,隊中的英格蘭C 隊成員將失去代表資格;反之,第四級聯賽球隊降至非聯賽系統,隊中合資格球員可以代表英格蘭C 隊出賽。
英格蘭C 隊首任領隊是Howard Wilkinson,上任後首項任務是帶隊出戰每年一度的四國足球邀請賽(Four Nations Tournament)。四國足球邀請賽於1979年首辦,最初由英格蘭、蘇格蘭、荷蘭業餘代表隊以及意大利丙組21歲以下代表隊進行單循環對決;雖然四國巡迴賽於2008年停辦,英格蘭除是七屆冠軍後,更從未在賽事中敬陪末席。Wilkinson 在任三年間不單領軍捧走其中兩屆四國足球邀請賽冠軍,日後更帶領列斯聯帶上高峰,由英乙聯賽冠軍一躍成為英超成立前最後一屆英甲聯賽冠軍;1997年,Wilkinson 成為英格蘭足總技術總監,在Glenn HoddleKevin Keegan 被免職後的真空期署任英格蘭國家隊領隊,隨後亦一度執掌英格蘭21歲以下國家隊。
Wilkinson 離任後,英格蘭C 隊歷經四任領隊,包括Keith Wright、時任利物浦青年軍領隊John Owens、查爾頓青年軍領隊Steve Avory 與現任領隊Paul Fairclough。Fairclough 於2003年上任,如無意外將打破首任英格蘭全職領隊Walter Winterbottom 執教英格蘭國家隊十六年的紀錄;Fairclough 主政初期一度兼任班列特領隊,後來更三度署任該隊領隊,卻無損他出掌英格蘭C 隊的表現,包括在四國足球邀請賽累計取得四冠一亞一季成績。2005年,Fairclough 帶隊參加歐洲挑戰盃(European Challenge Trophy),初次參賽即捧盃而回;後來賽事改稱國際挑戰盃(International Challenge Trophy),英格蘭C 隊在他麾下亦三奪亞軍,加上近年英格蘭C 隊跟其他國家的23歲或21歲以下國家隊友賽表現不差,難怪英格蘭足總對Fairclough 信任有加。那邊廂,英格蘭國家隊在同一時期已先後任命了六位主帥,信任度高下立見。
英格蘭球員素來不乏連番越級挑戰成功的卧虎藏龍,然而早期成功打進英超的前英格蘭C 隊成員不多,其中包括第一代英格蘭C 隊成員Eamonn O'Keefe。O'Keefe 是英格蘭足球史上的奇情人物,曾經效力希拉爾,是首位登陸沙特阿拉伯聯賽的歐洲球員,更得到班主及沙特阿拉伯皇室成員垂涎其美色,最終幾經辛苦逃回英國,勞煩英格蘭足總介入解決其合約問題;後來,O'Keefe 加盟非聯賽球隊摩斯利,成為時任領隊Wilkinson 的愛將,到Wilkinson 執掌英格蘭C 隊時得到提攜,此子更在首屆四國足球邀請賽為英格蘭射入奠勝一球,最終跟第一代英格蘭C 隊門將Jim Arnold 同樣得到愛華頓的青睞。由於O'Keefe 的父親生於愛爾蘭,愛爾蘭足總於1981年成功協助他轉籍,此子改披愛爾蘭戰衣上陣亦有入球進帳;不過,O'Keefe 在愛華頓站不住陣腳,最終成為浮沉英丙與英丁的一員。
1980至1990年代尚有多位前英格蘭C 隊球員成功打入英格蘭頂級聯賽,包括阿仙奴前鋒Alan Smith、前車路士前鋒Paul Furlong、前列斯聯後備門將Mark Beeney、前阿士東維拉中堅Shaun Teale、李斯特城名將Steve Guppy、為西布朗射入九十九球的Lee Hughes,以及前富咸射手Barry Hayles,其中,Smith 是極少數先後代表英格蘭一隊、B 隊與C 隊的球員,前文《復辦國家B 隊?英格蘭的啟示》亦提及他曾代表英格蘭出戰1992年歐洲國家盃;資深球迷知道Smith 於1982年6月加盟李斯特城後,與英格蘭一代射手Gary Lineker 合力協助升上當時的英甲,加盟阿仙奴後更成為兩屆英甲神射手,卻可能遺忘他出身於非聯賽球隊奧爾夫徹奇,在加盟李斯特城前已經入選英格蘭C 隊,不過未有上陣,至今仍是成就最高的前英格蘭C 隊成員。
另一方面,Guppy 是唯一曾經代表英格蘭一隊、B 隊、C 隊與21歲以下國家隊上陣的球員,當然他的冒起跟北愛爾蘭名帥Martin O'Neill 帶領韋甘比升上聯賽系統有關。很多球迷記得Guppy 在李斯特城的功績,但未必注意到他曾經在紐卡素坐冷板,然後被賣至維爾港,然後由O'Neill 把他帶到李斯特城以至些路迪;可惜的是,Guppy身處英格蘭中場人才鼎盛的年代,就算他的踢法相當刁鑽也難以上位。至於其他登上頂級聯賽的英格蘭C 隊成員,Hayles 於1994至1995年球季在史提芬納治初露鋒芒,同年徵召至英格蘭C 隊。後來,Hayles 在富咸越戰越勇,2000年接受開曼群島國家隊徵召參加世界盃外圍賽,可惜國際足協裁定他不符合資格代表開曼群島;2001年,Hayles 投向牙買加國家隊的懷抱,可是兩年來未有取得入球,2005年起不再獲牙買加徵召。1980至1990年代的前英格蘭C 隊成員中,還有彼得堡名將Ken Charlery 選擇認祖歸宗,這位前鋒最終代表加勒比海島國聖盧西亞出戰國際賽。
踏入廿一世紀,越來越多前英格蘭C 隊球員打入英超,包括前狼隊翼鋒Michael Kightly、曾效力侯城與保頓的 中堅Sam Ricketts、前新特蘭與史篤城中堅Danny Collins、前富咸第二門將David Stockdale、曾代表伯明翰、黑池與昆士柏流浪上陣的前鋒DJ Campbell、前水晶宮左閘Dean Moxey、前卡迪夫城右閘John Brayford、前侯城與般尼翼鋒George Boyd、曾短暫效力般尼茅夫的進攻中場Lee Tomlin、前諾域治前鋒Steve Morison、今季從般尼轉投屈福特的前鋒Andre Gray,以及今季從侯城改投史雲斯的左中場Sam Clucas,他們的故事均少不了Fairclough 的提拔之恩。其中,Stockdale 於2004年10月入選時才剛滿19歲,2011年獲時任英格蘭領隊Fabio Capello 徵召,雖然未有機會上陣,卻證明此子的努力沒有白費,只是英格蘭第三門將席位競爭異常激烈,就算Stockdale 轉投白禮頓後表現不錯,剛季他卻放棄了跟球隊一同升上英超的機會,重返國家隊的機會愈見渺茫。
另一方面,由於英格蘭C 隊參加的賽事並非國際足協正式賽事,越來越多球員因應自己的事業發展方向選擇國際賽出路,例如Boyd、Craig Mackail-Smith 及後代表蘇格蘭國家隊出賽;Ricketts、Collins 與Morison 代表威爾斯;Steve Jones 代表北愛爾蘭;Junior AgogoAndy Yiadom 代表加納;Clayton Donaldson 代表牙買加;Shwan Jalal 代表伊拉克;James Comley 代表加勒比海島國蒙特塞拉特;以及Reece Styche 代表直布羅陀,充分證明英格蘭C 隊對國腳級人才供應鏈的貢獻比想像中更大。例如Agogo 協助加納奪得2008年非洲國家盃季軍,Yiadom 在2017年非洲國家盃代表加納上陣兩場,Donaldson 在2016年百週年美洲國家盃分組賽更悉數正選上陣,昔日英格蘭C 隊正是他們走進洲際足球舞台的踏腳石。
英格蘭C 隊相中的人才往往是可一不可再,難免變相向英國輸出人才,惟沒有英格蘭B 隊架構承接C 隊中進步良多的球員,就算是二流人才也會不斷流失;當大家驚嘆Jamie Vardy 突飛猛進時,有否想過此子效力夏利法斯城或費列活特時得到英格蘭C 隊徵召,然後效力李斯特城時又有機會進入英格蘭B 隊,可以更快確認此子是非池中物,更早讓他躋身大國腳行列?同一道理也適用於英格蘭第十級聯賽起步的Charlie Austin 與第六級聯賽起步的Dwight Gayle 身上。
恢復英格蘭B 隊制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前英格蘭C 隊成員中又有哪些值得升格為正式大國腳?目前來說只有Gray 值得討論。沒有人肯定李斯特城仍可高價出售Vardy,Austin 累計轉會費約為1,125萬歐元,這個金額竟然還及不上般尼向賓福特羅致Gray 的轉會費,令人嘖嘖稱奇,當然屈福特引入此子時出價更進取。Gray 在英格蘭第六級聯賽起步,起步點高於Vardy 與Austin,也不像Gayle 般是大球會青年軍棄將出身;2011年聖誕節,Gray 到夜店慶祝期間被人襲擊,臉上留下四吋疤痕,從此洗心革面專注足球,2012年夏季正式轉投盧頓城後表現惹人好感,最終入選英格蘭C 隊,兩年間上陣六場射入兩球,對Fairclough 來說已是難能可貴;Gray 的爆發力極強,又有遠射本領,跳到英冠的表現猶如重演當年Vardy 大爆發的故事,加上般尼近年有Austin 與Danny Ings 兩個成功例子在前,外界一直相信此子的潛力不比前兩者差。Gray 在屈福特跟隊長兼牙買加鄉里Troy Deeney 競逐正選前鋒席位,結果兩敗俱傷,成為英格蘭大國腳的機會可能渺茫一點,投效牙買加未嘗不可,起碼Deeney 已經兩次拒絕牙買加邀請,令Gray 面對少一位有實力的對手。

無論英格蘭在2018年世界盃決賽週的成績如何,寸咀哥期望英格蘭領隊Gareth Southgate 支持恢復英格蘭B 隊制度,因為英格蘭實在有足夠條件長期營運令人羨慕的B 隊。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b]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