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間道?淺談體育公民權(Sports Citizenship)

拖肥工廠 於 20/11/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近來關於球員國籍及身份(Identity)最熱鬧的話題,相信是戴偉浚這位年青球員參與中國U21足球隊訓練一事。依筆者觀察,球迷們大致可分為兩類:一派大肆攻擊其忠誠,戴偉浚一方面因傷退隊,另一方面卻能參與中國U21操練,這種自相矛盾的態度自然引起球迷不滿,尤其現在港中矛盾正盛,戴偉浚此舉只會招來更深敵意;另一方面,有球迷指出中國U21現正由名帥希丁克執教,雖然戴偉浚無緣港隊比賽,但能在名帥麾下訓練,定對其職業生涯有所裨益。筆者無意介入「猶戴」及「名帥光環」的論爭,只希望引入體育公民權(Sports Citizenship)的概念以釐清代表隊選擇球員應有的原則。至於戴偉浚加入中國U21足球隊是否合理,則交由各位讀者自行判斷了。

首先,我們要定義何謂Sports Citizenship。筆者認為廣義的體育公民權是指那些因從事體育競技而入籍某地區的運動員,不論其能力如何,也不論其是否因滿足入籍條件而選擇入籍。例子有很多,香港的一眾入籍兵,甚至乎迪亞高哥斯達也是因從事體育競技而在當地滿足入籍條件,繼而入籍及被代表隊挑選成為其中一員。挾義的Sports Citizenship則是因該運動員能力出眾,及在當地從事體育競技一段時間,在尚未滿足入籍條件下被「特事特辦」地賦予該地公民權。例子有俄羅斯的馬里奧費南迪斯(Mário Fernandes)(祖籍巴西),馬里奧費南迪斯本是巴西公民,其家人亦毫無俄羅斯血統,而且其本人只略懂俄語,並不符合俄羅斯的入籍條件(入籍俄羅斯必需掌握流利俄語),但普京簽署總統法案,「格外開恩」,讓馬里奧費南迪斯於2017年入籍俄羅斯,最終他於同年上演俄羅斯國家隊的處子秀。諷刺的是,他於今屆世界杯射失十二碼,連累球隊被克羅地亞淘汰,普京大概已經後悔給他俄國國籍吧。
(Source: kalersangbad.com)

定義雖簡單,但世事往往複雜,國籍的來源便是一大問題。在東亞地區,擁有多重國籍人士相對較少,且政治環境較為穩定。相反,西方在近代頗有波動,單是蘇聯及南斯拉夫解體便令不少人不知何去何從,而且難民及移民數目亦不少,他們的後代的身分認同又是如何?專研體育公民權的專家Gijsbert Oonk以六大範疇將一地公民權擁有者作分類,茲列如下。

1)本地出生者、父母(或祖父母)其中一方為當地居民者或由政府根據出生權利而給予其公民權者。因這個範疇而獲得一地的公民權的人最為常見。

2)殖民地公民權(Colonial Citizenship)。該人於一地的殖民地出生,父母亦與宗主國毫無關係,但該人卻選擇代表宗主國參與運動比賽,亦因此而獲得宗主國的公民權。葡萄牙球王尤西比奧便是因此代表葡萄牙而非其出生地莫三比克(Mozambique)。由於殖民年代早已結束,故此現在愈來愈少人因這理由代表宗主國出賽。

3)社會/經濟公民權(socio-economic citizenship)。用一個更顯淺的字眼來表達,便是投資/技術移民。上述的廣義體育公民權便是其中一項技術移民,於當地工作(為當地球會效力)滿若干年便能申請入籍,正式成為當地公民,例子可參考上文「廣義體育公民權」的部分。

4)失去/吞併/新增/分開/交疊了的國家的公民。一些國家在歷史長河因不同原因而滅亡,或是合併/分開,也有些國家的屬地和他國有爭議或是重疊,在這些地方出生的運動員可選擇代表替代了出生國的新國家,或是代表一個完全不相干的國家(通常是中立國,如瑞士)。前者的例子多不勝數,如前曼聯球員簡察斯基便曾代表前蘇聯及其後出現的俄羅斯。後者的例子則有格列沙加(Granit Xhaka)及沙基利(Xherdan Shaqiri),格列沙加於瑞士出生,但其生父乃是前南斯拉夫政治犯,格列沙加本人亦傾向代表新成立的科索沃國家隊;而沙基利更是於現時隸屬科索沃的領土出生,完全有資格轉籍代表科索沃。難怪早前二人在比賽中高舉代表阿爾巴尼亞(阿爾巴尼亞裔人佔科索沃境內絕大多數人口)的雙頭鷹手勢以宣洩對塞爾維亞暴政的不滿以及FIFA在處理轉籍上的不公。
(Source: Daily Express)

5)「買來的公民權」(citizenship for sale)。這裡的「買」不一定是以金錢作交易,更多的是以才能作交換,放在運動場上即是上文所指的狹義體育公民權,在此不贅。

6)常駐居民(Travelling loyalties)。這類人士只有一地的居留權,連公民權也沒有。在以前的球場上卻有不少此類人士代表該地出賽,如一代球王迪史堤芬奴(Alfredo Di Stefano)在阿根廷出生,但卻在哥倫比亞及西班牙效力當地球會期間「順道」代表哥倫比亞及西班牙出戰國際賽。然而國際足協早已修例禁止這種情況再發生,這類代表已成歷史。

討論運動員代表所屬國際隊伍作賽,並不是單純的以愛國/不愛國,名帥光環,或是對別國的恨意便能作解釋,運動員選擇代表國際隊伍是有一套規則可守的。至於某運動員符不符合此等規則,相信大家套用上述理據作分析後自有答案。

延伸閱讀:Gijsbert Oonk and Gijs van Campenhout. “Who Belongs to the Nation?
Sport, Migration and Citizenship Changes”.
https://www.eur.nl/sites/corporate/files/Who_belongs_to_the_nation__Sport__Migration_and_Citizenship_Changes.pdf


歡迎大家讚好本專欄,一齊傾下拖肥經:https://www.facebook.com/toffeefactoryhk/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