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訓三訓曲] 紐卡素的未來:紐卡素青訓學院——兼論培育本土球員的困難

喜鵲誌 於 05/02/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紐卡素青訓不振,是大部分紐迷的共識。的確,十年以來,能夠經得起歲月考驗而屹立於一隊,甚至是英超的,似乎真是屈指可數。不少人歸咎於歷代領隊漠視青訓,亦有人認為是紐卡素青訓力度不足。不論誰是誰非,青訓青黃不接卻是不爭的事實。適逢農曆新年,在古時,這是一個意味着春天正式來臨的日子。既然如此,筆者想利用這個機會,帶大家看看我們的「春天」——青訓。究竟紐卡素近年在青訓上遇上甚麼困難?而十年來曇花一現的青訓球員又何去何從呢?未來的日子,又有甚麼值得期待的新星呢?這農曆新年,筆者將會一一向各位道來。

[青訓三訓曲] 紐卡素的未來:紐卡素青訓學院——兼論培育本土球員的困難

為紐卡素尋找下一位Geordie向來是項大挑戰。至於有多難?Ben Dawson決定坐下來,並向我們詳細解釋,究竟青訓是怎樣一回事。

(Sean Longstaff正試圖擺脫佐敦軒達臣(Jordan Henderson)的追截。)

儘管青訓出身的Sean Longstaff只是剛剛在對利物浦(Liverpool)的賽事中才獲紐卡素領隊賓尼迪斯(Rafa Benitez)派遣上陣,完成其個人代表紐卡素一隊的處子戰,但球會的青訓工作並沒有因為Sean Longstaff的上陣而可以暫緩一口氣,相反,他們仍然要馬不停蹄地繼續履行他們的職務:找出下一個具備能力在一隊上陣的球員。

在艾殊利(Mike Ashley)時代下,紐卡素距離前老闆約翰荷爾爵士(Sir John Hall)公布他想紐卡素成為一隊全由Geordies組成,並穿著聞名的黑白間條在綠茵場上馳騁,以及豪言要以破(當時)世界紀錄的1500萬鎊簽下另一位舒利亞(Alan Shearer)這些「大洗」的日子已經愈來愈遠了。

但即便在如此「緊縮」的環境下,替紐卡素發掘下一位本土新星這項任務,在Ben Dawson眼中,卻是前所未有地具挑戰性,即使紐卡素青訓學院近年來如地毯式搜索般在泰恩河畔(Tyneside)各大小比賽場地留意着每個球員,但成效似乎不太顯著。

青訓之所以愈變艱巨,主要是因為現在的潮流已不再是要求青訓只需要成為一個好的足球員就夠,他們需要的是成為那種足以踏上英超,這個全球最多人關注的足球聯賽的一員,並可以和箇中好手爭一日之長短。

至於今季,紐卡素似乎找到了那個「足以踏上英超」的青訓球員了。在第十九周利物浦對紐卡素的英超賽事,對一般觀眾來說,目睹一場4-0的大勝固然是可喜或可悲(視乎你支持哪隊),又或是對部分觀眾來說,錯過了一場有四球入球的比賽固然是有點可惜,但很少人會視之為惋惜。同時,這場比賽對大多數人來說更可能並不意味着甚麼,但對longstaff來說,在處子戰即擺脫雲迪克(Virgil Van Dijk)和法賓奴(Fabinho)兩名利物浦球員,並對着身價高達5300萬鎊的艾利臣(Alisson Becker)起腳並中龍時,這肯定是個永世難忘的時刻。


賓尼迪斯很高興為隊內的青訓球員提供上陣機會,但前提是他們必須達到上場所需的要求及標準 - 這是Dawson及其旗下團隊的日常挑戰。

Dawson說:「環顧全國,我們隊的本土青訓是全國最少的。」

「我們知道這裏(指青訓學院)的任務有多大。」

「我認為這是一個Catch 22的問題[1],因為英超聯賽想成為世界上最刺激及最具競爭力的聯賽。」

「在充足的財源背後,你可以拿着白花花的鈔票到轉會市場上走一轉,然後將那些現成的國際巨星帶到隊中。」

「而我們的工作就是努力培養這類球員。」

「(英超的成功)使得我們的工作變得愈來愈困難。」

近年來,只有杜密特(Paul Dummett)——碩果僅存的一位,是從學院出身,並成為紐卡素一隊常規隊員,而在今季次循環對屈福特(Watford)一仗,更是他代表紐卡素於英超上陣100次的大日子。

然而,即使是杜密特,他也曾面臨過被紐卡素考慮放棄的日子。當時的領隊柏祖(Alan Pardew)曾告訴他,他的實力永遠也不足以令他可以在一隊上陣。

另一個在近年可以從青訓中脫穎而出的Geordie自然就是卡路爾(Andy Carroll),但同樣地,球會當時也曾考慮放棄眼前這位瘦削而略帶點笨拙的少年,幸好有時任前教練卡華(John Carver),正因為他向球會保證,卡路爾將會成為一個兼具身高及力量的左腳將,而這樣獨特的球員是紐卡素一向所希望擁有的,因此球會才選擇留下了卡路爾。結果,時間證明卡華的眼光是正確的。

事實上,當卡路爾初來紐卡素報到時,他是以一名左閘的身份登場。不過,到了2011年,他挾住3500萬鎊的身價轉投利物浦時,他已經成為羽翼已豐,灸手可熱的英格蘭國腳級前鋒。

但,即便如此,能跟從杜密特和卡路爾成功步伐的青訓Geordie仍然是少數。

在學院Gym Room裏頭有一幅畫,畫中有一名身穿紐卡素球衣的年輕球員。這幅畫的意思很明確,彷彿是向每一位會進入Gym Room的青訓球員問道:「Who’s next?」

沿著走廊走下去,會發現隊內每個青年球員的名字都獲釘在牆上,而牆上則列出了他們的專長,以及他們必須改進的技術及範疇。
在賓尼迪斯出任領隊前,紐卡素U23會在訓練場邊隨一隊訓練。

然而,當賓尼迪斯來到聖占士後,他便立刻「剝奪」了U23跟操的權利。背後不是什麼分化、特權這些負面的東西,而是賓尼迪斯希望通過這項措舉來告訴一眾青訓:能隨一隊操練是一種榮耀和肯定,而不是一種本有的權利。

時間回到2016的上半年,紐卡素當時正面臨十年內第二次的降班危機。Dawson回憶道,當時他看見有一位年青球員在見到時任隊長高洛仙尼(Fabricio Coloccini),這位曾榮膺英超PFA Team of the Year的紐卡素近代標誌後,居然沒有絲毫的激動或是敬畏,他就意識到,也許是時候要就一隊及青訓之間的關係作出改變。

今時今日,青訓學院這裏已經有一套明確的「升降制度」予那些年青球員參考。如果該球員表現良好,他將獲得與一隊共同訓練作獎勵。當然,一隊球員如果表現不好,也會有相應的懲罰。拉沙亞(Achraf Lazaar)和路蘭度艾朗斯(Rolando Aarons)的現況已經足以令球員明白到,如果你的表現未如理想,即使你是一隊球員,你也會被貶至與青訓隊共同操練。

當然,這套「升降制度」,最主要的還是希望刺激紐卡素的本地人才成長。

屈指一數,紐卡素的青訓儲備大約可見於青訓學院、學院中心及附屬球隊三處,而人數大約有三百多人:有138名註冊球員和過百名8歲或以下的小童。要在如此少數的幼苗當中找出另一個卡路爾、杜密特或Longstaff,無疑是個艱巨的挑戰。

過去十年,負責紐卡素青訓的相關人員一共為一隊挑選了31位球員,31位他們認為具備能力應付一隊挑戰的球員。同時,又將他們的肖像都掛在學院Gym Room的牆上。

路蘭度艾朗斯,這位從布里斯托城(Bristol City)簽下的小孩,就是這31位中的其中一員,至於牆上另外的30位,不乏一些我們熟悉的名字:沙恩費格遜(Shane Ferguson),達華尼亞(James Tavernier),森美艾美奧比(Sammy Ameobi),積克艾恩域(Jak Alnwick)和阿當岩士唐(Adam Armstrong)……

Dawson說:「在過去10年內,我們一共完成了31次任務(找出下一個具備能力在一隊上陣的球員)。」
「我們時常審視外借制度的效用,以對比究竟對球員本身發展來說,是外借比較好,還是留在我們U23隊內好。」

「這很視乎球員個人。」

「卡路爾早於17歲的時候就在歐協盃對陣巴勒莫(Palermo)時完成其處子戰,但往後兩年,他卻沒有踢過任何一場一隊比賽。」

「所以他外借出去了,但其實我們坊間在評估其外借效益時,更多的是只是關注其數據,以及他們在新球隊的處子戰表現如何。」

「聽起來,這和現在不是十分相似嗎?」

「我們現在討論外借時,也往往圍繞三項範疇討論:誰會被外借?哪間球會想借?以及哪支球隊最適合外借?」

「這就要看你如何去權衡,畢竟一把尺並不適合於量度所有人。」

(卡路爾於2006年在歐協盃對陣巴勒莫(Palermo)的照片。)

自桑拿士(Graeme Souness)上任後,青訓學院就一直有着或多或少的改變。

當時桑拿士認為一隊的訓練場地根本沒有達到該有的水平,同時它也是導致一隊傷患頻繁的原因之一。於是乎決定將一隊訓練場搬離Benton,結果一隊與青年軍的交流就到此而戛然而止。

不過,時至今日,當日桑拿士用來召開新聞發佈會的房間現已變成了U23的更衣室,而更衣室的其中一面牆更遭拆卸,為的就是希望青訓球員可以在Benton看到一隊訓練的情況。

Dawson解釋說,當拉沙亞、路蘭度艾朗斯,甚至是Sean Longstaff在青訓學院訓練時,他們也必須遵守這裏的規矩。

他補充道:「我們的工作方式和為青訓學員創造的環境是非常根深蒂固,不可動搖。」

「你可以感覺到,這裏瀰漫着一份飢餓感。」

「我們重視勤奮、紀律、誠實、謙遜和尊重。」

「這些就是我們每天努力的目標。」

「即使Sean Longstaff在成功後回到來這裏,他也要謹守這裏的規矩,要銘記他是屬於哪裏。」

「同樣地,即使Elias Sorensen和一隊訓練後,他回到來依舊沒有不同。」

「我們告訴他,即使你曾上一隊訓練,這並不代表有什麼改變了,而且我們會向他重申強調我們期待他會有什麼樣的改變。」

「我們的團隊不會讓那些略有小成的球員得意忘形,我們不會讓這些情況發生,因為我們會時刻提醒他們要盡快回到現實——做好自己。」

「這源於日常生活的每個小習慣,而且也是萬事的基礎。」

對於學院的青少年來說,一日之計在於早餐。這不是隨隨便便胡亂地填飽肚子就算。每一份早餐,都是青年軍職員為他們所提供,而每一份早餐都獲職員確保含有足夠的營養和蛋白質。

食完早餐後,他們就會到更衣室更衣,然後在影片室集合。在影片室內,他們會獲告知當天的訓練內容是甚麼,並需要一同觀看之前的比賽(或訓練時)短片,從而了解自己的優劣並改善。

一眾青訓學員也會在學院內接受有關球會藍圖的教育:紐卡素青訓學院旨在從個人、社會、學術和球技各方面出發,令所有球員可以成為一個更完備的人。

Little Benton的課室門上有一句大刺刺的忠告:The only thing more expensive than education is ignorance。(愚昧是惟一比教育更昂貴的東西。)

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保證,當球員步出青訓學院時,他們會成為英超聯賽的超級巨星。

部分青訓,在紐卡素苦無出頭天,結果通過不斷往外闖,終於覓到自己的一片天。以達華尼亞為例,在被時任領隊柏祖忽視後,他通過己身的努力來開辟屬於自己的職業生涯,他不斷通過外借來尋找自己的出路,並最終贏得了登陸格拉斯哥流浪(Rangers)的機會。

部分青訓則不同,他們或多或少都曾在紐卡素見到屬於自己的未來,可惜時不與我,最終都要離隊他投,另覓天地。如今不少紐卡素青訓仍然為自己的足球夢在奮鬥:沙恩費格遜在米禾爾(Millwall),而森美艾美奧比則正在保頓(Bolton)努力,至於阿當岩士唐,則剛剛轉投他的新家——布力般流浪(Blackburn),並且在球隊出任左翼一職。

當然,也有一大部分青訓,在還未來得及在職業賽場上發光發熱就泯然眾人,他們要不就退役,要不就在業餘聯賽中打滾。

因此,當Sean Longstaff在英超踢了「地標戰」後,對紐卡素青訓學院來說,這並不是件需要狂歡的事,相反,他們只會立刻問自己:誰會是下一個?

Dawson說:「對我們而言,我們的挑戰從來都是如何用手上僅有的資源來力臻完美。」

「我不認為(培育青訓)有一條萬試萬靈的公式,但你必須要找到一種有效的方法令這件事成功。」

「就我們手上擁有的來說,我們做得很好 —— 但,我們還可做得更好嗎?」

「當然,這種精益求精的態度本來就是我們每天來這裏的動力和目標。」


註1:Catch 22,是美國作家Joseph Heller的成名作。原意是指由兩個不同的規律或規則而導致邏輯具衝突的悖論,翻譯家黃文範把這種狀況翻譯為「坑人二十二」。如:一個人因為沒有工作經驗而不能得到一份工作,但是他又因為沒有一份工作而得不到工作經驗。然而在這篇譯文卻有自相矛盾、進退兩難的意思。

原文link:https://www.chroniclelive.co.uk/sport/football/football-news/inside-newcastle-uniteds-academy-go-15639599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喜鵲誌
    喜鵲誌 於 07/02/2019 評論 NO. 1

    歡迎大家留言討論!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