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前的今天,一名影響後世足球的重要人物離開了⋯⋯

3年前的今天,有一名影響了後世足球發展的重要人物離開了這個世界,而這名重要人物,正是荷蘭足球教父告魯夫。
告魯夫1947年4月25日出生於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的一個工人階級家庭;由於受到父親的影響,自小熱愛足球的告魯夫於10歲時加入了阿積士青年軍,並展現出其天賦。17歲時於阿積士出道,於球隊主帥「全能足球之父」米高斯的帶領並為其度身訂造的戰術下,告魯夫展示出超連的球技,並憑著出眾的腳法和創造力,迅速成為了球隊的核心,於效力球隊的9年間,為球隊於所有賽事中上陣了325場,取得了驚人的265個入球,並為球隊奪得6次荷甲聯賽冠軍(1965-68、1969-70,剛好是2次的「3連霸」)、4次荷蘭盃冠軍、連續3屆的歐冠盃冠軍、1次洲際盃冠軍,其中於1972年歐冠盃決賽中梅開二度,帶領球隊以2-0擊敗意大利的國際米蘭,除了成功勇奪該屆賽事冠軍,更被認為是全能足球成功擊破意大利引以為傲的十字聯防之戰役,亦令告魯夫成為了當時歐洲灸手可熱的球星,更2度榮膺歐洲足球先生及荷蘭足球先生殊榮。之後,告魯夫決定加盟西班牙傳統勁旅巴塞隆拿,追隨於那裡任教的恩師米高斯,並破了當時轉會費的世界紀錄,隨即成為魯營球場的傳奇,首季即為球隊勇奪失落了14年的西甲聯賽冠軍,其中代表作就是為球隊於聯賽作客班拿貝時,取得個人首個「西班牙國家打吡」的入球,更甚的是於比賽中完完全全把皇馬後防玩弄於股掌之中,帶動球隊作客以5-0大勝對手,取得球隊史上作客班拿貝的最大勝仗;及後亦為球隊奪得西班牙國王盃冠軍,期間再一次榮膺歐洲足球先生。效力巴塞5季後,告魯夫輾轉投身過北美聯賽,亦曾效力過當時的西乙球會利雲特,及後於球員生涯後期重返母會阿積士,效力的2個球季裡為球隊連奪2屆聯賽冠軍及1次荷蘭盃冠軍。滿以為能夠於母會再踢一季後光榮引退,卻換來球會管理職拒絕給予新約,令告魯夫一怒之下加盟死敵飛燕諾,而這名老將亦寶刀未老,於33場聯賽取得11個入球,且於中前場與當時的21歲年青新星古烈治合作得絲絲入扣,助球隊重奪分別失落了10年及4年的聯賽及荷蘭盃「雙料冠軍」;球季結束後,告魯夫宣佈以37歲之齡高掛球靴,結束了20年的職業球員生涯。
真正讓告魯夫成為人所共知的球星,是於代表荷蘭出戰國際賽的時期。自1966年9月為荷蘭對匈牙利的歐國盃外圍賽上陣作國家隊處子戰後,告魯夫迅即成為球隊的重心球員;當恩師米高斯執掌國家隊並領軍出戰1974年世界盃,告魯夫成為了整個全能足球戰術的核心,更以隊長身分帶領球隊出戰,配合尼斯堅斯、立普、海恩等一班具實力的隊友,發揮得絲絲入扣,沿途過關斬將,包括於複賽階段接連殺敗阿根廷及衛冕冠軍的巴西,晉身決賽,面對東道主西德時,更於開賽後不足2分鐘便於還沒有一個西德球員接觸到皮球下,由告魯夫搏得12碼,並由尼斯堅斯操刀先開紀錄;但之後卻被畢列拿及梅拿的入球反勝,屈居亞軍,但已叫不少人眼前一亮。告魯夫於1977年宣佈退出國家隊,而於1978年世界盃舉行前,晉身決賽週的荷蘭希望告魯夫「出山」助球隊一臂之力,正當人人以為能夠於該屆賽事再次一睹這位球王帶領荷蘭以全能足球挑戰冠軍之際,告魯夫卻拒絕參賽。當時有傳告魯夫與時任荷蘭主帥夏普不咬弦,又有說是基於不滿暴君維達拿(Jorge Videla)統治阿根廷時漠視人權,而拒絕前往該地參加比賽;到30年後,告魯夫才透露箇中原因:「要參加世界杯,就要有200%的專注。當時,有人來到我家,用手槍指著我的頭,並綁著我的妻子,小孩則在房間裡⋯⋯有時候,生命比任何東西都來得重要。之後有至少4個月時間,我們受到警方保護,連小孩上學時都要受到嚴密保護⋯⋯」有傳那班人是由阿根廷軍政府派人前去恐嚇告魯夫,好讓球王拒絕參賽,以減低荷蘭奪冠的機會;結果,告魯夫只能眼白白看著球隊殺至決賽,力戰至加時敗於主辦國阿根廷腳下,繼1974年後再一次屈居亞軍。
告魯夫踢而優則教,1984年決定以37歲之齡高掛球靴後,於翌年執起教鞭,跟隨恩師米高斯的步伐,重返母會阿積士擔任領隊,以球員時代所執行的「全能足球」為球隊的戰術藍本,並先後提拔了雲巴士頓、雲達、柏金等年青球員成球隊骨幹,帶領球隊成功奪得2次荷蘭盃冠軍及1次歐洲盃賽冠軍盃冠軍,頓時成為歐洲最受人注目的少帥。1988年夏天,告魯夫離開阿積士,並接受球員時代曾於那裡有過輝煌歲月的西甲勁旅巴塞隆拿的邀請,重返這支加泰隆尼亞球隊執教。於巴塞執掌的時期,告魯夫建立起以荷蘭後衛朗奴·高文、丹麥中場米高·勞特立、保加利亞射手史岱捷哥夫作為3線的重心,再配以一班西班牙甚至球會青訓球員如蘇比沙列特、巴格路、哥迪奧拿、沙連拿斯、佳高查、碧格列斯坦等,是為巴塞第1代的「夢之隊」(簡稱「夢一」),後再加入巴西前鋒羅馬里奧、羅馬尼亞的「東歐馬勒當拿」赫傑等高質外援,於執教的8年間打破了死敵皇馬的壟斷,為球隊奪獎無數,取得了4屆西甲聯賽冠軍,而且是於1990-94年連續4年所奪得,及1屆西班牙國王盃、1屆歐洲盃賽冠軍盃、以及於1992年奪得的球會史上首個歐冠盃冠軍,合共奪得11個國內外賽事冠軍,一度成為當時球會史上最成功的領隊,只是後來被哥迪奧拿所打破。
告魯夫對於採用全能足球這套戰術十分堅持,並把之發揚光大,曾表示於其帶領的球隊中,門將就是球隊進攻的第1點,相反前鋒就是防守的第1點,故基本上場上所有隊員都要同時擔當進攻及防守的任務,而於這個戰術體系中,對球員的技術及體能有著頗高的準則及要求。因此,儘管於1996年後便再沒有正式執教任何球隊,但告魯夫的足球哲學對後來的不少著名球員和領隊有著莫大影響;間其曾效力的球會阿積士及巴塞的青訓體系多年來仍沿用著其訓練系統;西班牙國家隊於2008至12年間連奪2屆歐洲國家盃冠軍及1屆世界盃冠軍,巴塞於2000年代至今大部分時間稱霸歐洲球壇,均被認為是採用了沿自米高斯、告魯夫一脈相承的足球戰術。另外,身為荷蘭人的告魯夫對於青訓甚為重視,認為球隊要做到歷久不衰,就要不斷出產具質素的年青球員,故青訓對於一間球會十分重要。早於70年代,當告魯夫還效力巴塞之時,便已向時任球會主席紐尼斯建議投放大量資源於球會青訓上,而於1979年成立的巴塞青訓營拉馬西亞則是紐尼斯按其建議所興建的,此後拉馬西亞為巴塞出產了不少球星,包括哥迪奧拿、沙維、恩尼斯達、美斯、碧基、布斯基斯、泰亞高等;其中哥迪奧拿正步告魯夫後塵,同樣踢而優則教,把這套控傳踢法繼續發揚光大,成為一代名帥。
當然,告魯夫並非聖人,其有如藝術家的脾氣,其實亦不易相處,與之有過節的大有人在,例如雲高爾便是一個例子,2人於阿積士管理層中的合作不歡而散,更要對薄公堂。2015年10月,有傳日吸20支煙的告魯夫確診患上肺癌,2016年3月24日,這位一代荷蘭球王病逝,享年68歲。雖然沒有像巴西球王比利及阿根廷球王馬勒當拿般曾奪得世界盃冠軍,但從未帶領荷蘭奪得國際大賽冠軍的告魯夫於無論於球技上、於球隊的重要性、以至對球壇的影響力,絕不下於前2者,故「球王」之名絕對配得。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