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17年認錯不道歉還有何用?

相信但凡意大利球迷都絕不會忘記一個叫摩蘭奴(Byron Moreno)的中年男人,沒錯,就是2002年日韓世界盃時負責於意大利對韓國這場16強賽事執法的球證。最近該前厄瓜多爾籍球證接受國內電視台一個節目的訪問時,親口承認該場賽事充滿著誤判,但卻沒有為事件作任何致歉。到底當中有哪些極具爭議性的誤判?讓我們回帶重溫一下:
上半場以一球落後於意大利的主隊韓國,下半場積極反撲,並於63分鐘換入老將射手黃善洪,以圖加強球隊的攻力。不過,該「3朝元老」上陣後未見有建樹,卻先於前場迫搶防守時,於進攻左路邊線向意軍右閘森保達進行極粗野的飛剷,並明顯剷不到皮球,只剷到森保達的右邊大腿與膝頭之間的位置,令後者未能繼續比賽,要即時由老將迪李維奧入替,而球證對於黃善洪這記犯規卻無動於衷,非但沒有向該韓國老將作出任何警告,更沒有給予意軍罰球。17年後,摩蘭奴終於承認當時應該需要向黃善洪出示紅牌。
下半場傾力反撲的韓國,攻勢愈見加大,但總是未能攻破意軍的大門。79分鐘,黃善洪於左路擺脫意軍守衛傳中至近柱小禁區,當時另一後備上陣球員李天秀入楔,而意軍隊長馬甸尼亦趕到,並試圖飛剷瓦解攻勢,皮球彈中馬甸尼的身體改變方向至較遠位置,而當時正轉身的李天秀一眼也沒有望就起腳施射,但踢中的卻是馬甸尼的頭,雖然後者沒有被踢至頭破血流,但站在不遠距離目睹整個事發經過的球證卻沒有任何表示,讓比賽繼續。最近的訪問中談及此事,摩蘭奴稱當時有很多球員站在自己面前而看不清楚,但從鏡頭所見其距離事發地點之間不存在很多球員,故正常該能夠看得到,除非其視力存在著很大問題吧!
韓國於完場前終憑薛錡鉉成功把握意軍守衛彭路基的失誤而近門射入追成1-1平手,令比賽需要進入加時。韓國於加時階段乘著扳平的氣勢,加上主場球迷的吶喊助威,佔得較壓倒性的優勢,令意軍喘不過氣來。到加時上半場12分鐘,意軍一之反擊,中鋒韋利於25碼左右接應隊友後場長傳,再二傳到禁區,托迪入楔控定皮球推前,被韓國守衛宋鍾國踢跌,此時球證吹停比賽,當眾人以為球證會判罰韓國12碼之際,原來並非如此,反而更吹罰托迪「插水」,並向其出示黃牌,令本已有黃牌在身的托迪「2黃1紅」無辜被逐,令意軍要於餘下時間少踢一人。
因托迪被逐而要以10人應戰的意大利於加時下半場雖處於被動,但仍偶有反擊,其中於加時下半場4分鐘,韋利於前場取得皮球,吸引到4名韓國守衛圍著自己,此時該意大利射手靈機一觸,為正於左路趕上來的湯馬斯送上一記直線傳送,後者成功入楔,取得皮球並單刀把皮球送入網窩,但球證卻因助理裁判早已舉旗示意湯馬斯越位在先,判入球無效;但從慢鏡清楚看見湯馬斯入楔時是完全沒有處於越位之位置的,故這記誤判絕對直接扼殺了意軍的晉級希望,因為不久後便被安貞煥頂入,帶領韓國晉身8強。17年後,摩蘭奴終承認這記應屬合法入球。
17年後,這名前厄瓜多爾籍球證接受訪問時承認部分判決屬誤判,但不少集卻加以否認,為自己作出辯護,例如托迪那記紅牌,摩蘭奴辯稱當時是看到韓國球員先碰到皮球再碰到托迪,之後已即時與助理裁判以眼神溝通,彼此都認為托迪「插水」,故沒有判12碼及給予托迪第2面黃牌是沒有做錯;而湯馬斯那記入球雖被其承認屬誤判,但摩蘭奴仍為自己辯稱當時所站的位置看不到是否越位。不過,摩蘭奴雖承認錯誤,卻拒絕為此向意大利道歉,並斥時任國家隊主帥查柏東尼於球隊10人應戰時不換入任何前鋒放手一搏,是懦夫的行為,也是球隊落敗的主因,似要為自己成意國罪人推卸責任。摩蘭奴於該屆賽事後幾年曾因嘗試走私重達13公斤的海洛英進入美國境內而被捕,更被判入獄26個月。
看過其訪問後,筆者覺得這位摩蘭奴先生簡直厚顏無恥,既已承認誤判,但又拒絕向受屈的球隊道歉,更把責任推落球隊主帥身上,以此混淆視聽及推卸責任,摩蘭奴所作的才是懦夫的行為!主帥是否於臨場調兵遣將方面出錯,絕非這個層面上討論的事,而是當時雙方根本並非處於一個彼此公平競爭的環境下比賽,這才是重點。個人認為,摩蘭奴要道歉的對象不只是意大利,而是世界上億萬個球迷,因為縱然17年過去,很多職球員以至球迷都未能釋懷,特別是當時意軍那個足以挑戰冠軍的當打陣容,卻因非競技層面上的情況下落敗,實在難以接受。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世界盃  意大利  韓國  摩蘭奴  黑哨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