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荷恩怨 從二戰說起

國際球壇上有不少著名的宿敵對決,如巴西與阿根廷、英格蘭與蘇格蘭、日本與韓國等,而本周末的歐洲國家聯賽將會上演一場宿敵大對決,由荷蘭主場迎戰德國,到底兩國何解會成為一對宿敵呢?
一切要緣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於二戰初期,荷蘭一直保持中立國地位,但面對邪惡的納粹德軍,保持中立並不會使自己獨善其身,反之更只會加速自己的滅亡。果然,於1940年5月14日荷蘭在近乎零防禦下被德軍輕易地成功入侵,自此,荷蘭便被納粹德軍控制著。在納粹德國佔領下,荷蘭的猶太人和其他被納粹德國佔領的國家的猶太人一樣,是納粹德國的迫害對象,但被殺率卻比其他國家例如比利時、法國高,可能與有不少荷蘭人掉轉槍頭,投向親納粹德國的荷蘭國家社會主義運動(Nationaal-Socialistische Beweging)有關,當中包括戰前曾為國家隊上陣過50次的門將雲達梅倫(Gejus Van Der Meulen),這位曾經的國家英雄,瞬間變成了賣國賊(戰後更因此被判監禁8年)。直至1945年納粹德軍宣佈投降為止,總共有超過21萬名荷蘭國民(包括荷蘭的猶太人及其他少數民族)於戰爭中遇害。
德國戰敗後,以首都柏林一分為二,分裂成東德及西德,東德於足球史上成就不及西德,後者於戰後經濟處於蕭條,但日耳曼大軍卻於1954年瑞士世界盃殺入決賽,面對著當時擁有當代球王普斯卡斯的勁旅匈牙利,於被世人看淡下,以3-2一舉擊敗匈牙利,成功贏得國家史上首個世界盃冠軍,震驚全球;相反,當時的荷蘭於實力上遠不及西德,甚至自1938年後,再未晉身世界盃決賽週。2年後,西德於杜塞多夫主場與荷蘭進行一場友賽,為戰後雙方首次碰頭,荷蘭於賽事中先開紀錄,不久後再下一城;雖然西德於較後時間追回一球,但最終還是荷蘭取勝。當時看台上的荷蘭球迷歡喜若狂,有不少更激動得大哭起來,畢竟對他們來說,這場較量已絕不止一場友賽那麼簡單,意義上已超越一切比賽競技,故荷蘭雖然於足球甚至軍事上的成績遠不及西德,但這場勝仗能夠為荷蘭人民出了一口氣。
70年代荷蘭足球憑著自家發明的「全能足球」於國際球壇冒起,成為當時一股新勢力,國內班霸阿積士更於70年代初連奪3屆歐聯前身的歐洲冠軍球會盃冠軍(1971-73),隊中靈魂告魯夫更3度獲選為歐洲足球先生(1971、1973、1974),令荷蘭再度進入世人目光之中。1974年於西德舉行的世界盃,荷蘭順利晉身決賽週,憑著當時嶄新的十上十落全能足球,於賽事中過關斬將,更技術性擊倒衛冕冠軍的巴西,殺入決賽,惡鬥主辦國兼死敵西德。當屆賽事球隊的中場雲漢尼根曾於若干年後的訪問中曾指:「當時在想,比數多少不重要,最重要是贏,那怕只是1-0都已經足夠。我恨德國人,他們殺害了我的家人,我爸爸、姊姊、2個兄弟,都被他們奪走了性命;每次面對德國人我總會有種不安感覺。」可惜事與願違,雖然荷蘭於開賽不足2分鐘便由中場尼斯堅斯操刀由告魯夫搏得的12碼建功而領先,但最終還是被西德憑畢列拿及「轟炸機」梅拿的入球,以2-1反勝,成功於自己國土上捧起世界盃,可憐荷蘭敗於敵人腳下。兩軍之後亦曾於1978年阿根廷世界盃次圈分組賽上碰頭,於沒有兩大傳奇球星碧根鮑華及告魯夫在陣下,雙方以2-2賽和;當時西德前鋒路明尼加曾於賽前表示,各大傳媒的大肆報導及吹噓下,加上對手極重的復仇心,令球隊承受著巨大壓力;而荷蘭最終亦再次殺入決賽,但於加時被東道主阿根廷以3-1擊敗,再次功敗垂成。
踏入80年代初,兩國於足球路上開始各走極端,西德繼續其穩步上揚的表現,曾奪得1980年歐洲國家盃冠軍,以及兩奪世界盃亞軍(1982、1986);反觀荷蘭則步入足球的冰河時期,自1980年歐洲國家盃分組賽出局後,球隊面臨青黃不接的問題,一眾74及78年世界盃亞軍成員如尼斯堅斯、海恩、立普、加賀夫兄弟等,都相繼引退,而年青一輩又未能及時接班,使球隊於1988年歐國盃前,便再沒有晉身過國際大賽的決賽週,故雙方於分組賽對碰的賽事亦成了1988年歐洲國家盃前的最後一場於大賽合演的賽事,而這場比賽雙方合演了一場激烈的賽事,西德門將舒麥加與荷蘭後衛史提芬斯於場上爭執、荷蘭中場連尼·加賀夫差點打盲西德的蘇斯達,結果西德憑阿羅夫斯連中三元,以3-2擊敗對手,並最終成為該屆賽事冠軍。
不過,到80年代中期起,荷蘭球壇教父米高斯重新執掌國家隊,以一班於80年代初冒起的年青球員如高文兄弟、雲拿堡、雲斯捷、雲達、及最重要的「荷蘭三劍俠」古列治、雲巴士頓、列卡特,配合一班當打球員如門將雲布基倫、後衛雲迪基倫、中場禾達斯、前曼聯中場穆倫等,令荷蘭足球重振雄風,更勇奪1988年於德國舉行的歐國盃冠軍,其中於4強反勝東道主西德,更令舉國上下歡喜若狂,其中門將雲布基倫更表示已等待了這場賽事14年,小時從電視上看到納粹德軍佔領荷蘭時所作所為的畫面,賽前於其腦海浮現,他慶幸有生之年能把對德軍的憤恨於球場上化為力量擊敗對手,並把這場勝利獻給在戰爭中倖存的上一代。而出生於蘇里南移民家庭的古列治,雖然其祖輩沒有經歷過被納粹德軍的統治與欺壓,但也從歷史中明白事件,把這份勝利喜悅獻予所有老一輩的荷蘭國民,並樂見他們的激動情緒及喜樂的眼淚。賽後發生一段小插曲,朗奴·高文與西德的杜恩互相交換球衣後,隨即用它來抹背甚至屁股,被德國方面認為是一種侮辱行為而譴責。雖然荷蘭是於決賽擊敗蘇聯而奪得冠軍,但當時絕大部分荷蘭國民都認為4強淘汰西德一戰,於他們心目中就是一場決賽。
之後的1990年世界盃歐洲區外圍賽,雙方被編入同一組,兩場對碰的賽事,都以和局收場;到了決賽週,雙方於16強碰頭,最經典畫面莫過於荷蘭中場列卡特與西德前鋒禾拉發生爭執而雙雙被逐,而列卡特更數度向禾拉的頭部吐口水;結果西德以2-1淘汰對手出局,最終更勇奪當屆賽事冠軍。1992年歐國盃,雙方於分組賽碰頭,結果今次荷蘭以3-1擊敗對手,但兩軍都非最後冠軍,荷蘭於4強與丹麥戰至互射12碼被淘汰,德國(當時東西德已合併)則於決賽敗於丹麥腳下。之後雙方要到2004年歐國盃分組賽上才再於大賽上碰頭,雙方以1-1握手言和;一直到2012年歐國盃分組賽,雙方才再於大賽中碰頭,同樣地,兩軍又再被編入同一組,結果荷蘭以1-2敗陣,更於分組賽3戰皆北下出局,而德國則戰至4強被意大利淘汰。本周六的歐洲國家聯賽,雙方將作6年來的首次對戰,相信將有一番惡鬥。
隨著時間流逝,當年曾經歷過戰爭的荷蘭人都已成為現時荷蘭陣中球員的祖輩,甚至有不少已離開人世,致使現今一代的荷蘭球員並不完全明白當年祖先的切膚之痛,加上近年荷蘭愈來愈多新移民,令兩軍自千禧年後的對戰少了以往的激烈味道。近年亦有不少荷蘭球員於德國聯賽效力,像以往曾效力漢堡的雲達華治、拜仁慕尼黑的馬卡爾,現時效力拜仁慕尼黑的洛賓、雲達不來梅的卡拉臣等,可見現時兩國已非當初般強烈對立,但可以肯定的是,兩軍於當今球壇仍是一對宿敵,至少雙方球迷仍是互相嘲諷,故兩軍對戰定會激烈。

Source:
https://www.independent.co.uk/sport/football/news-and-comment/james-lawton-a-holland-v-germany-final-fate-may-hand-the-dutch-a-chance-to-settle-old-scores-2019226.html

http://www.goal.com/en/news/1717/editorial/2011/11/15/2757235/they-murdered-my-father-brother-i-hate-them-the-rivalry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德國  荷蘭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