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處逢生—保連奴

美斯朝著他走來。

去年六月,巴西隊在澳洲和阿根廷踢了一場友誼賽。巴西隊剛獲得了一個罰球機會,保連奴和韋利安還有另外一個隊友站在球的旁邊。罰球並不是要由保連奴主射,他只是誘餌。

在這個時候,美斯突然徑直走過來看著他說:“怎麼樣,到底來不來巴塞?”

就這樣,毫無徵兆的蹦出一句話,他說完轉過身走開了。

保連奴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如果你想要我,我就去!”

保連奴很少會在比賽的時候分心,但是從美斯跟他說話到韋利安開出罰球那一刻,他滿腦子都是在想“美斯是認真的的嗎?他為什麼要那麼說?天啊,到底發生了什麼?”

當時保連奴正在為中超聯賽的廣州恆大效力,沒人相信巴塞會對他感興趣。保連奴覺得美斯在開玩笑,試著讓他分心,但那只是場友誼賽,需要這樣做嗎?
比賽結束以後,保連奴把自己的球衣遞給保安讓他交給美斯,保安從阿根廷隊的休息室出來,把美斯的球衣遞給保連奴。

保連奴不禁想:等等,這是真的嗎?


但是當他在澳洲的巡迴比賽結束後,返回到中國後,就完全沒有聽到任何轉會的消息。整整一個月過去了,保連奴把這事給忘了。當時他在中超享受著踢球的樂趣。而從七月份開始,保連奴便開始聽到各種巴塞想要他的流言。

保連奴打給他的經紀人:“老大,看在上帝的份上, 能不能告訴我這到底是不是真的?我快瘋了!”

他的經理人說:“嗯,這事有點複雜。有可能,也有可能不成。”

於是保連奴發短信問尼馬:“兄弟,這是真的嗎?你有沒有聽說什麼,我真的快急瘋了。”
但是當時尼馬自己也在轉會的水深火熱中,所以他也不確定。

大家都知道現在的轉會是怎麼樣的一個過程,完全不能相信任何東西,需要考慮的事情和因素有很多。保連奴當時是真的很享受在中國的時光,他和妻子過著很舒適的生活,他在場上表現也很好。在巴塞轉會傳言開始之前,他一直很心滿意足。

球員轉會期在八月就要結束了,保連奴漸漸覺得沒有什麼希望了。那個週末恆大正要踢中超比賽,他家裡還有從巴西來玩的朋友們。

那個晚上,保連奴的經紀人打電話給他:“合同敲定了,但是你得來巴塞羅那簽字。”

他當時實在不敢相信:“真的?巴塞要付轉會費嗎?你沒騙我吧?”

“沒有騙你,是真的。但你明天一定要飛過來。”

哦對了,這是凌晨四點發生的事。

保連奴說:“我明天到不了啊,我有朋友從巴西來。而且現在已經凌晨四點了。”

“兄弟,我們說的可是巴塞!讓你的朋友們跟你一起來。就坐下一趟航班,趕緊的!”

就這樣,保連奴打包了行李,去機場的路上他坐在車裡望著窗外,腦海裡想著… 美斯!


保連奴總覺得,如果你覺得他的巴塞轉會故事夠瘋狂,那你根本還不了解他。那轉會就如他的人生中的第十個章節,他的整個故事比這瘋狂多了。
其實,保連奴在19歲的時候,完全放棄了足球。

大概有一個月,保連奴都在家裡抑鬱不安。那是2008年的夏天,美斯正在幫助巴塞贏得三冠王,而他正在家裡的沙發上發愁他這輩子能幹什麼。當時他剛從立陶宛還有波蘭踢完球回到聖保羅家裡,但那是個讓他很受傷的經歷。

保連奴剛到立陶宛的時候還比較順利。他在維爾紐斯踢球,那是一個像在電影裡面出現的中世紀小鎮,和在巴西完全不同,而他也語言不通。那個小鎮非常的寧靜,直到有一天,保連奴正在鎮上和另外一個巴西隊友羅德尼走著,突然間有一群人走過來對他們挑釁,然後…

直到今天說起這件事,保連奴還是非常的氣憤:那群人開始衝著他們模仿猴子的動作。

保連奴與友人當時沒有礙著任何人,只是想要去麵包店而已。

那是保連奴人生中第一次經歷那樣的種族歧視,而不幸的是,那並不是唯一的一次。有時在大街上,有人會故意挑釁,那些人會叫他們各種不好聽的名字。在比賽的時候,對方球隊的球迷會發出猴子的聲音而且向他們扔硬幣。那是一種令人噁心的感覺,難受極了。

保連奴知道他和友人乃在異鄉生活,所以嘗試著去接受,繼續生活下去。但是沒有人應該被這樣對待。那個賽季之後,保連奴離開立陶宛去了波蘭,但是那段經歷已經對他傷害很深,他也感到很孤獨。保連奴為了能給家人一個更好的生活在17歲的時候離開了家,但是兩年後回到家的時候,他卻對足球感到失望至極。

於是他對父母,前妻,和經紀人說:我不踢了。

他的前妻應該算是拯救了他的足球生涯。

她說:“放棄踢球?那你還會幹什麼?你連換電燈泡都不會!”

“我可以學啊,能有多難?”

“但是你對得起你的父母嗎?對得起他們為你做的一切嗎?”


她說的對。從保連奴五歲開始就在Zona Norte的街上踢著球,他的母親從那時開始就一直陪著他。小時候,他喜歡踢球喜歡得晚上都睡不著覺,他會盯著牆想:天啊,我已經等不及到早晨了,就又可以踢球了。


自從歐洲回來,保連奴就失去了對足球的興趣和熱愛。但是他也知道,如果他放棄足球,會讓父母非常傷心,所以他想再試一個賽季。於是他從最底層重新開始,在巴西的第四級別的聯賽的Pao De Acucar 隊踢球。他時常坐八個小時的大巴,在40度的高溫下比賽。那個時候保連奴對自己說:你根本沒希望了,應該去學學怎麼蓋樓房之類的,因為足球根本不是你的路。 ”

但是慢慢的,隨著每天的訓練和比賽,保連奴的消極思想漸漸消失了,找回了樂趣。他從第四聯賽踢到乙級聯賽,然後到甲級聯賽的哥連泰斯。

也是在那裡,他遇到了一個改變他一生的人,一個像父親一樣的人 : 教授泰迪。 (巴西隊隊員們都稱泰迪為“教授”)每次說起他保連奴都很激動,因為他們之間的心靈相通遠遠不止於足球。泰迪能看著保連奴的眼睛,就知道他好還是不好,無需言語。

保連奴有一個不為人知的故事,可以讓大家知道他和教授之間的關係。哥連泰斯2011賽季成績很好,他們贏了巴西聯賽以後,球員們開始收到一些報價,國際米蘭想要簽下保連奴。

而且令人抓狂的是,經紀人告訴保連奴他得在15分鐘內答覆國際米蘭!當時他們正要訓練,而保連奴衝進教練的辦公室說:“教授,我不知道該怎麼辦,這可是國米,世界上最好的俱樂部之一。”

泰迪說:“聽著,這是你自己的決定。當然我想要你留下來,但這是你自己的選擇。你去休息室想好後出來訓練。如果你要留下,就比一個拇指向上的手勢,如果你要離開,就比拇指向下。這樣我就知道了。”

稍後,保連奴打電話告訴經紀人他的決定,經紀人不停的問:你確定嗎?

“是的,我確定。”

保連奴走出休息室去訓練,泰迪看見了他,保連奴故意等了幾秒鐘,想增加一點戲劇化,然後比了一個拇指向上的手勢,告訴教練他要留下。

泰迪長呼一口氣說:“我還以為你要離開呢!”


保連奴在那裏為泰迪效力了四年,那是他生活和職業生涯的黃金年代。後來當保連奴在熱刺的第二個賽季遇到低谷期的時候,很多人都對他失去了信心,只有泰迪一直相信他。

保連奴當時對球隊,教練團隊還有球隊老闆並沒有任何不滿,但那確實是我職業生涯中很困難的一段時期,有些時候他甚至不想離開倫敦的公寓,無法上場踢球讓他感到非常的焦慮。對於一個足球運動員來講,無法上場比賽,如魚離水,無法呼吸。不知道為什麼,保連奴就是沒能成為普捷天奴戰術中的一部分。保連奴覺得可能是因爲自己不太符合他的戰術哲學吧,但是他們並沒有任何的爭吵。有一天,保連奴見了球隊老闆並且告訴他,如果他們接到一個和他們當初引進自己的時候差不多價格的報價,那他想要離開。球會對此非常的理解。

那個夏天,熱刺收到廣州恆大的報價,於是保連奴想:為什麼不呢?

他的朋友們都覺得他瘋了。

他們給保連奴發信息:“中國?你要在中超踢球?”

他答覆道:“是的,中國! 爲何不可!”

丹尼爾艾維斯有句話幫助保連奴度過了低谷。他說:“我們只是在雨中踢球的孩子。如果碰到不順的時候,又能怎樣呢?是世界末日嗎?不是的。那我們就去別的地方踢球好了。”

保連奴在世界各個地方踢了一輩子球,若你問他學到了什麼,那麼就是學會享受。真正地享受你做的事情,就是當你在晚上睡不著的時候也會盯著牆想:天啊,我已經等不及到早晨了,就又可以踢球了。

當你真正享受踢球的樂趣的時候,才會發揮得好。如果你每天都很低落沮喪,就算是在世界上最好的球會踢球,又有什麼意義?人們都說在保連奴轉會到恆大的時候,他的職業生涯就此結束了。但是你想想,曾幾何時,當他在巴西坐著長途大巴在第四聯賽踢球的時候,根本沒人知道他是誰。他感覺這世界上根本沒有他的一席之地,無人知曉。

所以說,保連奴要去中國為史高拉利效力,有什麼不好嗎?他是真的很興奮,真的。


當然,那個時候,他對自己能再次征戰世界杯沒有任何希望,他也完全沒有想到有朝一日能加盟巴塞。保連奴想的,就只是每一天都好好踢球。 2016年當泰迪被任命為巴西國家隊主教練的時候,保連奴是實在很為他高興,因為他確實值得得到那個職位。當他們還在科林蒂安的時候,保連奴經常跟他說,“教授,你總是談論哪個球員有多麼當之無愧。其實,我知道如果哪天你被任命國家隊主教練,你才是真正的當之無愧。”

但是,保連奴並沒想到泰迪會召他入隊。

有一天,泰迪派他的兒子馬特烏斯到中國來看保連奴踢球,恆大當時成績很好,贏得了很多獎座,保連奴覺得他們就是對自己在中國的生活很感興趣,想知道“保連奴在中國到底怎麼樣?”當馬特烏斯抵達的時候,保連奴告訴妻子“芭芭拉,你一定,一定要確保他能按時到賽場看球。有時候很堵車,而且去球場的路線也比較複雜,但是我一定得讓他看到我比賽。”

偏偏,那天怎麼都截不到的士,他們後來竟然打了一輛三輪摩托車到達球場。那天比賽,保連奴沒有想要使勁表現。就像平常一樣踢球,因為他知道泰迪和其兒子很清楚他的。

那場比賽以後保連奴等了又等,但沒有抱太多期望。幾個星期以後,他被召集到國家隊備戰世界杯外圍賽訓練營。

所有媒體都在說:“泰迪為什麼會召喚保連奴? 他只是在中超踢球!”

泰迪給了他一個能向全世界展現自己的機會,他不再是那個無人知曉的保連奴。保連奴多次在外圍賽中證明了自己的價值所在。在足球比賽中,每一秒都有可能發生很多事情。也許保連奴並不是最具技術的球員,但是他總是能在至關重要的關頭發揮作用。在場上,你必須要有隨機應變的能力,你要全神貫注,抓住每一個機會。

泰迪在訓練的時候經常說一個笑話,他會看著這些出色的球員,比如尼馬,古天奴,捷西斯,馬些路,說:“在進攻的時候你們還是要時刻準備好,雖然我們知道每一次反彈後球都會飛到保連奴那裡。”

他們總是說球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樣找到保連奴。

保連奴反駁道:“ 不是這樣的,教授!你不是總說要當之無愧麼,所以我要時刻準備著要進球!”

保連奴入選國家隊世界杯名單的時候,那是一個不僅僅對他個人,更是對他的家人來說的激動時刻。


很多局外人會說:“哇,保連奴從中超踢到了巴塞(並代表巴西踢世界杯)。真是個令人難以置信,奇蹟般的故事。

在保連奴眼中,這不是什麽奇蹟。

保連奴人生中最令人焦心的時刻發生在他簽約巴塞之後。當時,他的妻子芭芭拉正懷著雙胞胎,預產期在十二月聖誕節前。但是十月份的一天,她說她疼的不行了,叫保連奴馬上送她去醫院。她不是一個因為小事情就去醫院的人,所以保連奴知道事情肯定很嚴重。

醫生做了一系列檢查之後,芭芭拉就被直接送進了急症病房。他的雙胞胎瀕臨早產,但是當時只是懷孕期的第28週,情況非常危險。醫生希望芭芭拉再堅持至少兩週才生產,那樣嬰兒的肺才能長好。

保連奴當時打電話給在巴西的父母:“會發生什麼?他們能生存下來嗎?”

他真的很害怕。

但是保連奴的妻子像個勇士般堅強。她就那樣堅持了7天,14天,20天…

很多個夜晚,保連奴都在她病房的椅子上過夜,但是第二天他還要繼續踢球比賽。 10月30號那天,巴塞在歐聯要對陣希臘的奧林比亞高斯,他沒法選擇,還是踏上了飛機去比賽。

那天晚上,保連奴接到妻子的電話,他們的女兒索菲亞和兒子佩德羅,出生了。
她堅持了21天。保連奴不停的哭,他真的很想見證他們的出生。但是最重要的是他們已經平安的降臨到這個世界上了。

他們在醫院的新生兒保溫箱待了兩個月,因為出生時還未夠健康強壯。那時保連奴意識到,足球是微不足道的。大家都在說他在巴塞表現得有多出色,但是對他個人來說,那是個很煎熬的時期。有時在準備訓練的時候,他的腦海裡想的都是他在醫院裡滿身是導管的孩子們。

保連奴實在感謝他的妻子,在他眼中,她才是真正的英雄。而自己?他只是踢足球而已。而妻子卻為了孩子的生命而堅持奮鬥。當孩子們處於危險的時候,母親們有著無與倫比的力量。

終於在12月23號,索菲亞和佩德羅回家了。

那是保連奴收到的最好的聖誕節禮物。

人們聽到他的故事,總會說:“你是如何從中超踢到巴塞,然後到世界杯的?你能解釋一下嗎?”

保連奴自己也不知道。足球是項跌宕起伏的運動,時常出乎意料。在很大程度上,保連奴認爲自己現在還是到達中超前的水平。從中超到巴塞確實很不可思議,但是並不算是個奇蹟。不是什麽生死攸關般的大事,這就是足球而已。

在保連奴眼中,真正的奇蹟,是每天當他回到家裡,無論比賽結果如何,孩子們都能看著他,用閃耀的眼神說:嗨,爸爸。



資料來源: The Players' Tribune

如喜歡我的文章,請讚好本專欄的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leicesterfanpage/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anguskywong
    anguskywong 於 16/07/2018 評論 NO. 1

    “我們只是在雨中踢球的孩子。如果碰到不順的時候,又能怎樣呢?是世界末日嗎?不是的。那我們就去別的地方踢球好了。”

快捷鍵:←
快捷鍵:→